美國商務部上周啟動對中興通訊的制裁令,使中美貿易糾紛的溫度升上了一個新的高度。但事情並未完結。美國媒體報道說,美國FBI已經啟動了對中國另一個電訊巨頭華為的刑事調查,並分析說,這個行動可能比中興問題更為嚴重。如果華為也被制裁,則中國兩大引以為傲的世界第一和第五的「高科技」企業,可能很快都會面臨絕境,甚至破產清算。

雖然中國官方媒體已經明顯放軟了口氣,中國政府因為明白事態嚴重,也已經放低了身段,但事情恐怕仍然不會這麼輕易結束。

本周,現年54歲的陸軍中將Paul M. Nakasone取代了海軍上將Mike Rogers,成為美國國家安全局和網絡司令部司令的職位。他在參議院確認他職務的聽證會上表示,在應對俄羅斯、中共以及其它國家對美國發起網絡攻擊的問題上,美國做得不夠,以至於沒有有效地促使這些國家收斂行為。

恰如中國政府所說,中美關係是現今世界上最重要的兩國關係。雖然中國最近一周不斷放軟身段,但中美關係恐怕將不再是以前「鬥而不破」的局面了。

過去一年來,筆者多次分析過中美關係為甚麼已經面臨「拐點」。除了美國正面臨中國的全球戰略壓力之外,經濟貿易也是一個重要因素。最關鍵的,是美國社會和民間對中國的看法正在全面轉向。美國對華政策的基調,以往由費正清派的中國通政治精英制定,近年這些人明顯式微,接替者往往是曾經直接切身體會過中國風格的人士,比如白宮國安會亞洲事務高級主任Matt Pottinger。

Matt Pottinger曾在北京當了5年記者,不間斷地受中國政府的騷擾不再話下,甚至曾被便衣警察當街一拳打在臉上,也享受過公安警察直接把他按在廁所地上搶走採訪材料的待遇。他後來痛定思痛,投筆從戎,在阿富汗服役4年後回美從政。

兩個月前,本欄曾經斷定西太平洋格局將產生巨大變化。這種變化,主要來自美國對中國大陸中共政府認知的根本變化。上個月,美國通過《台灣旅行法》,美軍正式回歸台灣,軍售也將加強。此後,中國的外交政策發生巨大改變,首先體現在對北韓的政策上,以及對台壓力的持續增加,以及對日本和南韓態度的突然轉變。

下個月,美國總統特朗普即將與金正恩會面。美國的目標明確,北韓必須放棄核武器;而北韓的目標,則是實現韓戰的「正式終戰」,以及獲得美國正式承認,和美建立官方關係,說穿了就是和美國建交。

中美兩國對北韓政策的變化,圍繞的核心是中美關係。看不到這一點,就無法理解東亞大格局的變化趨勢。

中美關係,上世紀70年代初進入拐點,基辛格和尼克遜與毛澤東和周恩來,以及後來老布殊和鄧小平,塑造了過去四十年多的中美關係。此中情由,本欄曾詳細介紹和分析。而我們現在看到的局面,是歷史的另一個拐點。中美貿易戰、《台灣旅行法》、特朗普和金正恩會晤,都只是這種拐點的標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