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四.二五」。1999年4月25日這一天,在北京發生了一件轟動世界的大事:上萬名法輪功學員自發前往北京國家信訪局上訪,希望政府保障民眾的信仰自由權利。時任中共總理的朱鎔基接見了法輪功學員代表,了解了情況後,立即答應了釋放天津被捕的40多名學員、允許公開煉功和出版及閱讀法輪功書籍這3個簡單要求。學員隨即散去。事件得以圓滿解決,朱鎔基之舉也得到了國內外媒體的高度評價。

江澤民的瘋狂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四.二五」後,在時任中共最高黨魁江澤民的授意下,官媒開始釋放要「處理」法輪功的訊號,並透過居民委員會、各級單位、黨組織等系統,蒐集掌握法輪功學員的「名單」。原來,江澤民對於朱鎔基和平解決事件非常嫉妒,當羅干和相關負責人向其匯報法輪功學員上訪經過的情況時,江迫不及待地揮舞雙手,大叫「滅掉,滅掉,堅決滅掉!」令在場人員感到十分吃驚。

江還在4月25日當晚,以中共總書記的身份,給政治局常委及其它有關的領導寫了一封信,在信中,江澤民指控「4 . 25上訪事件」有「幕後」高手在「策劃指揮」。

6月初,江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講話,聲稱「『法輪功』問題有很深的政治社會背景乃至複雜的國際背景。」「是1989年那場政治風波以來最嚴重的一次事件。」不顧其它政治局常委的反對意見,江將法輪功定為×教,並成立專職鎮壓法輪功的「610辦公室」。與此同時,各地煉功點的負責人或聯繫人的電話也被竊聽,甚至被跟蹤尾隨。中共還給各單位下達文件,威脅修煉者不得繼續修煉法輪功,否則一律開除公職等等。

7月20日,一場步步升級的針對法輪功的殘酷滅絕性迫害從此拉開序幕,且迄今仍未停止。根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至少有近5千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數萬人被非法判刑、數十萬人被非法勞教,還有無法統計的人數遭受酷刑、精神、毒打、體罰、經濟敲詐、騷擾等各種各樣的折磨。此外,中共還犯下了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前所未有的罪惡。

顯然,「四.二五」前後發生的事情是江挾中共掀起鎮壓狂濤的主要誘因,而這背後恰恰隱藏著一雙雙罪惡的黑手。他們為了一己之利,製造事端,構陷法輪功,並與嫉妒心強、心胸狹隘、能力低下的江澤民一拍即合,炮製了當代歷史上驚天的冤案。

江派幕後黑手

各方披露的資料顯示,這些黑手中最大的一雙是羅干。原來,法輪功於1992年傳出之後不久,就受到國家有關部門的注意,一些善於投機鑽營者也開始了自己的盤算。1996年,時任國務院秘書長的羅干私自下令公安部門對法輪功進行秘密調查,但調查結果顯示並無任何證據證明法輪功有非法活動。

儘管查無實據,1998年初調任中央政法委書記的羅干極力主張取締法輪功,彼時任總理的朱鎔基否定了這一意見。羅干並不死心,在其內表弟、有中科院「紅色院士」之稱的何祚庥的配合下,開始製造事端。

這個何祚庥曾多次在媒體上公開批判法輪功。1999年4月19日,不少法輪功學員來到天津教育學院反映情況,因為其所屬的雜誌《青少年科技博覽》剛剛刊登了何祚庥寫的一篇攻擊法輪功的文章。

起初,雜誌社的編輯們同意更正,但次日卻改變了態度。隨後來反映情況的法輪功學員越來越多,23日,天津警方進入學院,逮捕了40多人,並宣稱有甚麼問題,可以去北京反映。而這正是羅干構陷法輪功的第一步。

其後,各地法輪功學員聽說後,紛紛前往北京上訪。最初,上訪學員主要聚集在府右街國務院信訪辦周圍,後來因為人多,所以人流又延長到長安街和北海,但緊靠中南海圍牆的人行道上沒有學員,只有警衛和警察。從現場錄像看,學員們秩序井然,並沒有影響交通。

另據現場多名法輪功學員回憶,當天中南海所在的府右街路口,原本設有路障阻止行人進入,但當天上午8時左右,警方突然打開路障,引導法輪功學員來到中南海西門對面。

而這在中共隨後的鎮壓中「 包圍中南海」成為了主要理由。這無疑是羅干構陷法輪功的第二步。

因為據說公安部早在上訪前3天就掌握了相關信息,才有了法輪功學員幾時幾分從何處乘何種交通工具來京的錄像。也只有警察,才能撤掉路障,引導學員來到中南海,形成事實上的「包圍」,為鎮壓製造理由。據說這個主意是何祚庥告訴羅干並由其下令的。二人還勸說「心眼小得不行」的江澤民躲在防彈車裏「實地考察」,使後者妒火中燒,並最終發動了迫害。

主管迫害法輪功的羅干由此更得江的器重,而其在十多年的鎮壓中也是罪惡纍纍。在習近平過去5年反腐中,拿下了不少貪腐嚴重的江派高官,而他們都是積極迫害法輪功者。至於羅干家族的貪腐醜聞雖然一再被曝光,但作為「四.二五」的構陷者和鎮壓的劊子手之一的羅干和其親戚何祚庥,至今仍逍遙法外,這如何對得起那麼多的死難者和被迫害者?

而「四.二五」構陷法輪功的黑手除了羅干、何祚庥,還有公安系統中的具體的執行者,比如當時的天津政法委書記宋平順、公安局副局長武長順,北京公安局國保總隊總隊長張越。這3人中宋平順2007年「自殺」,而後兩人則先後落馬,也已應了善惡有報的天理。天理昭昭,疏而不漏,沒有人可以在做了壞事後可以逃脫懲罰。

或許,如果沒有羅干、何祚庥等人的構陷,未必有甚麼「四.二五」上訪。如果朱鎔基的和平解決為江和中共其他領導人所認同,或許也不會有之後的慘烈。但歷史不能假設,當羅干、何祚庥這樣為了一己私利而製造事端的小人,與凡事都須佔盡風頭的小人江澤民一拍即合後,一宗逆歷史潮流和民眾意願的蠢事就這樣發生了。

它們雖然在彌天大謊的掩蓋下動用龐大的國家機器和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破壞著人們的正信,但真相是無法被掩蓋的,十幾年過去,法輪功真相為越來越多的世人所知曉,越來越多的人選擇了拋棄中共,3億人「三退」就是明證。而構陷者如羅干、何祚庥,迫害發動者江澤民等,不僅在多國被起訴,而且也已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且等待著上天的懲罰。

而「四.二五」也將在歷史中留下永恆的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