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務院的副總理,其分工不是由官方公佈出來,而是由媒體「猜」出來,這是中共的「特色」之一。新一屆副總理的分工至今沒有完全被「猜完」,但基本框架是「猜」出來了。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劉鶴的分工。

並不出意外的是,與習近平關係密切的劉鶴分管商貿、金融,挑起了金融整頓的大旗。這是在王岐山之後,再次由「專業人士」分管這一攤。

王岐山任副總理時,除了分管金融、商貿,還分管質檢、海關、工商管理、旅遊等。劉鶴是否會延續王岐山的分工分管市場監管、旅遊,尚不知曉。但劉鶴比老王多管了塊科技蛋糕,卻已是確鑿之事。

此前中共科技和教育是不分家的,通常由一名副總理或國務委員統管。這次是首次「離婚」。教育仍然作為文教體衛之一劃歸孫春蘭。雖然科技部在此輪重組吃掉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會(原是國務院直屬)和外國專家局(原屬人社部),但其領域偏重的是起飛無力的理論科學,與偏重實用科技的工信部落差仍是相當大。劉鶴能否讓這塊科技陳年蛋糕改變成色,筆者並不樂觀。

值得注意的是,商貿與金融這兩兄弟在以前並不是固定搭配。

1998年換屆,是常務副總理李嵐清分管商貿,副總理溫家寶分管金融。到了2003年,變成了常務副總理黃菊管金融,副總理吳儀管商貿。結果,黃菊在屆中得重病歸西(2007年6月),金融的接力棒就傳到了吳儀手中。

吳儀裸退後,同時把商貿、金融交棒給王岐山。商貿、金融一體化由此形成「定制」。王岐山交棒汪洋後,汪洋雖然在商貿上出頭甚多,但在金融領域的孱弱卻是不爭的事實。從國務院給汪洋配的大管家(國務院副秘書長江澤林,農口出身)來看,汪洋的主業是農林水利。要他在本來就眼生的金融、商貿副業開出一塊新田來,實在有點勉為其難。

表面看,劉鶴的「專業性回歸」不過是延續了王岐山的舊例。但實際上,當前政商環境已經發生巨變,座位還是那個座位,但座位周邊卻已經長出了好幾層的荊棘——位子越來越難坐了。

中共中央財經領導小組升格為中央財經委後,目前還沒有任何劉鶴卸任中財辦主任的跡象(發改委副主任的兼職是辭掉了)。如果劉鶴繼續穩坐這個大位,將意味財經委的權力比財經小組提升了一個量級,因為具體辦事的人從正部級升為副國級,而且還是實權甚大的政治局委員兼副總理,其協調權柄與過去相比,早已不可同日而語。

正是因為多了由習總親管的財經委這座大靠山,在當前「黨政一體化」的趨勢下,劉鶴的權力底座實際已經高過當年的王岐山,甚至有可能「染指」財政部,從常務副總理韓正的地盤分得一塊額外的蛋糕。

但必須正視一點,得其位未必得其能,劉鶴雖然與王岐山當年的分工近似,但其政治能量卻與王岐山不是同一個量級的。王岐山能成的事,劉鶴未必能成。這是看客觀望的搖擺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