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士們唱著最後一句: 朝天闕。心中有著無限嚮往,或許在完成北伐大業後,岳家軍將士們也可隨著主帥岳飛一同歸隱田野,一同歸往天上宮闕……

岳家軍奉命討伐流寇楊么,僅八日就平定楊么的二十萬餘軍隊。

平定楊么後,岳家軍準備進行二次北伐,就在出兵的前夕,岳飛家中傳來了消息:岳母病危!

岳飛聞訊後,急忙帶著岳雲連夜趕回老家,見到夫人李氏,著急著問:「母親怎麼了?」

李氏回道:「只怕過不了今晚。」

岳飛嘆道:「為何不早告訴我?!」

岳飛插圖:素素;
岳飛插圖:素素;

李氏流著淚道:「母親一直不讓我告訴你!她說:這幾年來好不容易將內亂平定,終於可北伐收復河山,怎可為個人的病痛干擾?幾天前母親身體看起來頗硬朗,氣色很好,還做些針線活,怎知她老人家是為了怕家人擔心偷偷用胭脂塗臉,明明疼得不行還勉強自己勞動,直到支持不住了才倒下來。」

岳飛聽了,不由得熱淚盈眶,急赴母親房前,此時岳母姚氏正睡著,岳飛見狀只得低聲叫喚。

岳母姚氏甦醒後,握著岳飛的手說:「兒!你回來了,北伐的事準備得如何?」

岳飛回道:「孩兒不孝,未能及早回來侍奉娘親。」

姚氏說:「自古忠孝不能兩全,我活到七十古稀之年已經夠了,你只管完成北伐,迎回二聖就好!這不只是我的心願,也是我大宋千萬百姓的心願啊!」

岳飛說道:「岳家軍將士已準備就緒,只待命令就可北伐收復故土。」

姚氏回道:「好!這才是我的好兒子,我只怕過不了今晚了! 你是否記得當年我在你背上刺下 『精忠報國』時跟你說的那些話?!」

岳飛回:「孩兒記得。」

姚氏道:「做娘的只願你做個忠臣,讓家鄉的人說:『好個安人,教子成名,盡忠報國,流芳百世!』你收復故土後將我安葬在家鄉,我就含笑於九泉矣!」

岳飛回:「母親放心!孩兒畢生以收復故土,迎回二聖為志。」

姚氏這時緩緩起身,撫著岳飛的臉龐,如同當年岳母刺字,送岳飛出家門那般,手緩緩地指著天空,望著高懸北方的天狼星(六郎星)說:「當年懷你時夢見佛祖座下的大鵬鳥降世下凡,就知你的使命不凡。今日你已成材,你要隨著天狼星的方向北走,像前朝鎮守邊關的楊六郎捍衛中原啊!我的使命已了。」

岳母回憶起當年為岳飛刺字的場景;岳飛想要從軍報效國家,怎奈母親年事已高,熟讀詩書的岳飛明白「父母在不遠行」的道理,所以內心十分猶豫。

母親想告訴兒子自古忠孝難兩全的道理,但又不善言辭,只得拿著繡花針忍痛在兒子背上刺下 「精忠報國」四字。岳飛受母命後留下妻子照顧母親,自己孤身一人投效當時的兵馬大元帥,日後的宋高宗,就這樣開始演繹了一場 「忠」的大戲。

接著岳母哼起了湯陰故里的歌曲小調,岳飛這時也低聲吟唱,岳雲在旁見狀也一同唱了起來,在岳飛父子激昂的歌聲中,岳母姚氏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母喪後岳飛甚為悲痛,數日未進食,也因連日悲泣而眼疾復發終至難以領兵。

岳飛與廬山有著特殊的緣分,他多次遊歷廬山並做詩詞題贈廬山東林寺住持慧海和尚:

湓浦廬山幾度秋,長江萬折向東流。

男兒立志扶王室,聖主專征滅土酋。

功業要刊燕石上,歸休終作赤松遊。

殷勤寄語東林老,蓮社從今著力修。

句中「歸休終作赤松遊」似乎說明著表明在收復河山後,將學作古代仙人赤松子走入修煉,四處雲遊。

母喪後,岳飛將母親的靈柩運到廬山附近安葬,並結廬在母親墓旁守孝。岳飛本想守喪三年但為高宗不允,只能帶孝回軍。

紹興六年岳家軍第二次北伐,牛皋、楊再興一馬當先,勢如破竹,兵臨蔡州。蔡州守將李成一見岳家軍前來便避戰不出,岳飛以奇計佯敗而退,李成中計率兵來攻,於牛蹄澗遭岳家軍伏擊,全軍覆沒。之後岳家軍本欲兵進洛陽,但後援不濟,朝廷又不肯支持,第二次北伐遂無疾而終,只能率部駐防江州。

岳家軍將士們在操練之餘偶爾也會群聚一起吟詩作對,與朝廷中的文官及書院的院生們平時的娛樂並無二致。

一日秋雨綿綿,將士們在庭院中席地而坐吟詞、寫字自娛。只見岳飛沉默不語臨池揮毫,振筆疾書,寫完後憑欄遠眺波瀾壯闊的長江,良久未發一語。

將士們前往岳飛的桌上看著剛寫下的詞句《滿江紅》:

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

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

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靖康恥,猶未雪;

臣子恨,何時滅?

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

壯志饑餐胡虜肉,

笑談渴飲匈奴血。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將士們開始傳唱了起來,開始覺得慷慨激昂,然而唱到後半卻低沉回味,有著出奇的平和,將士們異口同聲地說,要將此曲作為岳家軍的軍歌,每逢行軍作戰或集隊時都要傳唱。

岳飛淡淡說道:我正有此意。我都城臨安在昔日春秋戰國時期為吳國之都,吳國公子季札乃知音之士,他出使魯國觀故國聖樂時,便知從樂中聽出國之興盛與衰亡。現我大宋要收復河山,必要恢復先王盛世之樂,因此我作《滿江紅》一詞為引,也為我一生的志願。

將士們均感同身受,因此隨著主帥岳飛看著滾滾長江向東流逝,唱著《滿江紅》,唱到最後一句: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只覺得內心平靜無比,沒有了在先期黃鶴樓的悲壯情緒,只感覺無比的祥和寧靜,卻有著奮力精進的波瀾壯闊。

不久後雨停了下來,夕陽升起,只見茫茫天際出現了如海市蜃樓般的仙境,其宮殿富麗堂皇,金光萬射美妙絕倫,言語難以形容!!將士們唱著最後一句: 朝天闕。心中有著無限嚮往,或許在完成北伐大業後,岳家軍將士們也可隨著主帥岳飛一同歸隱田野,一同歸往天上宮闕,那才是真正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