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7日18時許,撰文「鴻茅藥酒是毒藥」的廣州醫生譚秦東被取保候審後,從內蒙古涼城縣看守所走了出來。

出來後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身上的衣服從裏到外都扔掉了。

有微博用戶在網上發出譚秦東入獄前後的照片,從照片上看他入獄前後的外貌、神態判若兩人,「進去一個醫生,出來一個民工。」

譚秦東入獄前的照片顯示,他穿著紫色的醫生服,戴著眼鏡神氣的傲視鏡頭,顯示出他作為一名醫生,收入、生活條件應該不錯。

而譚秦東出獄時的照片顯示,其皮膚明顯黝黑不少,眼神呆滯、全身鬆懈,沒有一點精氣神的樣子,十分滄桑。

自1月10日被內蒙古涼城縣警方從家中帶走,到4月17日取保候審,譚秦東已被羈押3個月。網民說:「譚秦東入獄前後對比,判若兩人。這3個月,譚秦東都經歷了甚麼?」 也有不少網民留言說,人的神情、站姿、精氣神沒了;要摧毀一個人,太容易了;別說3個月,進去1個月都能被整慫;毀了個醫生……

是啊,這3個月,譚秦東到底經歷了甚麼?我想這是所有關注這一事件的人都想問的一個問題。

據報道,譚秦東從涼城縣看守所走出來後,澎湃新聞與其進行了對話。在回答「做這件事您(後悔嗎)?」時譚秦東說:「關於寫這篇文章的事我從不後悔,這是一個執業醫生應該做的事,醫者應該以醫術名達天下,『不為良相便為良醫』。近一百天的看守所的日子其實就是一場修行,在這裏面……還是一句話,這就是人生的一場修行吧。」

諸位注意到沒有?在這段話裏,儘管譚秦東沒有明確說他在看守所裏經歷了甚麼,但在兩處都明確強調這段日子是「一場修行」。我們知道,通常只有當人們在某一時段經歷了許多或很大的磨難時,他們才會說這段日子是自己的一場修行。更值得注意的是,在提及「近一百天的看守所的日子」時,譚秦東說「在這裏面……」,這種口氣明擺著是有所顧忌,欲言又止。不難想像,如果這一百天譚秦東在看守所裏經歷的都是好事開心的事,他完全沒必要用這種口氣說話,只有在經歷了許多不愉快的事,又擔心說出來後會給自己惹來新的麻煩時,他才會這麼說,是吧?

另據澎湃新聞報道,在看守所外,譚秦東說,感謝各位媒體的關注,「現在想哭,但忍住,自由真好」,並表示現在想好好吃一頓。試想,如果在看守所裏能吃飽吃好,譚秦東何至於出來後就表示「想好好吃一頓」?如果在看守所裏一切都很正常,譚秦東何至於出來後「Wanna Cry」?

由此不難推測,譚秦東在看守所裏挨整肯定是免不了的,只是用甚麼手段整的,究竟被整到甚麼程度,目前尚不得而知罷了。

其實,即使沒有以上資訊,就從涼城警方僅憑譚秦東的一篇文章就對其實施跨省抓捕的橫蠻做派,以及大陸警方違法辦案屢屢被曝光的各種負面消息來看,也不難想像譚秦東在看守所裏究竟經歷了甚麼。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