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3日周一晚間,北京大學校園內出現三張「大字報」,聲援近日因申請「教授性侵」案信息公開而遭到打壓的北大學生岳昕。「大字報」當晚遭校方清除,但照片卻在社交網絡上迅速傳播、發酵。

周一晚8時左右,北大校園內「紅旗團委」宣傳欄的玻璃上,突然出現三張「大字報」,標題為「聲援勇士岳昕」。文中寫道:「我們這些匿名者敬佩岳同學實名上書的勇氣,更欽慕她臨事不懼的正氣,而有司諸公你們究竟在怕甚麼?岳同學最怕的是,對不起百廿年前的五四先輩,毀了精神上的校慶,而你們最怕的是『出亂子』毀了政績上的校慶,我們於是想問,這到底是誰和誰的鬥爭?這是『兩個北大』之間的鬥爭。」

該「大字報」隨即遭校方清除。之後「北大」成為網絡敏感詞被屏蔽。但是學生及網民仍然用各種方式將事件傳遞出去,甚至利用區塊鏈技術,避開中共政府的「圍堵」。

北大精神開始覺醒?

針對北京大學校園出現「大字報」事件,中國民主黨全委會主席王軍濤對本報記者表示,在中共暴政這些年的輿論嚴控打壓下,北大的精神已經被泯滅得差不多了。北大這些年的沉寂後,重新再有一批新的北大學生站出來,要求學校信息公開,校園再現聲援的「大字報」,在中共管控越來越嚴的當下確實也算難能可貴。

他認為,正因為邪惡的中共統治,導致中共官員乃至整個社會道德急速下滑,甚至喪失做人底線。因此現在大陸各大學校園內,甚至中小學、幼兒園近年來頻頻曝出性侵案。

他表示,根據自己多年的政治學研究,當今的中共已經具備一個政權崩潰前的一切條件,用通俗的話說就是「天要其亡必先要其狂」,因此現在大陸社會亂象紛呈。

學生要求信息公開被威脅

事件源於自殺的北大學生高岩,其生前好友早前受到「#MeToo」啟發,發文重提高岩被性侵事件,並要求性侵的教授沈陽道歉。北大女學生岳昕之後向大學遞交「信息公開申請表」,要求校方公開二十年前的調查報告及資料。

4月23日,岳昕發表了一封致北大師生的公開信稱,自從參與要求信息公開後,自己就「不斷被學院學工老師、領導約談,並兩次持續到凌晨1時,甚至2時。」

校方人員多次威脅她「能否順利畢業」、「做這個你母親和姥姥怎麼看」、「學工老師有權不經過你直接連繫你的家長」。她表示:「頻繁的打擾和後續的心理壓力嚴重影響了我的論文寫作。」

學院黨委書記在4月20日向其宣讀了這次信息公開申請的三點答覆:討論沈陽師德的會議級別不夠記錄、公安局調查結果不在學校的管理範圍裏、沈陽公開檢討的內容因中文系工作失誤也沒有找到。岳昕對此表示,「這樣的答覆令人失望。」

公開信中還寫道:4月23日凌晨1時,輔導員帶著岳昕的母親到她的寢室,強行將其叫醒,「要求我刪除手機、電腦中所有與信息公開事件相關的資料,並於天亮後到學工老師處作出書面保證不再介入此事。」

隨後自己被母親帶返家中看管,母親因遭過度驚嚇,處於崩潰邊緣。她表示,看到母親「嚎啕痛哭、自搧耳光、下跪請求、以自殺相脅,我的內心在滴血。在她的哀求下我只能暫時回到家中。」

她在公開信中表示,「申請信息公開何罪之有?我沒有做錯任何事,也不會後悔曾經提交《信息公開申請表》,行使我作為北大學生的光榮權利。」

她最後在公開信中明確提出「北大外國語學院必須書面保證此事不會對本人畢業一事產生影響,並不會再就此事繼續干擾我寫論文的進程」等五點訴求。

這封公開信在微博、微信平台上發佈之後遭到刪除,但網民使用各種平台持續接力轉發。有網民表示,「刪了就重發,一直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