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中國GDP佔全球17%,但在唐朝時期,我國佔世界GDP比重高達58%,相信在未來100年亦難以復見。如今天下有美國、日本、歐洲經濟列強,當年同樣有東羅馬帝國、阿拉伯帝國(大食)和古印度(天竺)等。2018年大陸佔世界人口比率19%,大唐時約27%但佔GDP逾五成,反映當年中國當之無愧為獨大經濟超級強國。

水陸基建促進貿易

唐代交通發達,領先於當時整個世界。陸路以首都長安為中心,輻射四方,道路系統遍佈全國。水路以東都洛陽作核心,依靠南北大運河通搬往來。玄宗開元年間在黃河天險三門開鑿「開元新河」,使洛陽到長安的糟運船隻繞過急流。全國驛站1,629所,陸驛1,297所、水驛260所,水陸兼驛86所。《通典•食貨•歷代盛衰戶口》記載:「東至宋、汴,西至岐州,夾路列店肆待客,酒饌豐溢⋯⋯遠達數千里不持有寸刃。」此外,商人用於存放商物的邸店因高利潤及位於交通樞紐周邊,得以蓬勃發展。

大陸20年前在基建項目上急起直追,今武漢九省通衢為交通要道,更是長江、漢水交匯處。為配合網購發展商家四下大興倉庫,跟唐代的邸店概念同出一轍。世界各地包括東南亞諸國都在日夜籌劃基建發展。一帶一路的「一帶」即漢代絲綢之路沿線經濟,「一路」即沿海過南海、印度洋到歐洲,貌似唐代從廣州出發遠航至波斯灣、非洲的外貿路線;當年在廣州停泊的商船每年多達4,000艘,盛況空前,聚居在廣州「蕃坊」裏的外國商人上萬。基建和貿易智慧早已根存中華經濟發展歷史!

金融構思夜市經濟

唐朝大城市開發了櫃坊和飛錢等金融服務。前者乃金融機構雛型,客戶憑書貼(類似支票)寄放錢物;飛錢是中國最早的匯兌辦法,商人把錢交給地方官府於京城的「進奏院」,到達目的地後憑券取錢。有效的金融措施激發全國商業活動,造就大唐走向繁榮盛世。

欣欣向榮,處處商機,唐代南北各地商業城鎮拔地而起。發展迅速突破了市坊制度,原本受囿於坊牆的居住區出現了旅舍、餅舖及麵食店等。崇仁坊夜市晝夜喧鬧,一改古時市場朝開晚關、夜晚宵禁的傳統。市內,按生意劃分為行,如米行、絲行等;長安城內分東、西兩市,單算東市就有220行。

除了長安、洛陽外,工商業成就充份體現在蘇州、揚州、成都和廣州等地,杭州和湖州的經濟也得到較快發展。一千多年後,城鎮佈局僅略為變化,而銀行對大部份老百姓來說,主要用途還是存款。至於夢幻中的東市,也許仍能在麗江、大理古城等地體驗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