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北京當局宣佈海南即將建自貿區、自貿港。自中共實行「改革開放」以來,近30年來海南經濟與大陸東部地區相比發展緩慢。 回顧海南在中共統治下的歷史,出現了上世紀80年代的海南走私潮、90年代的商品樓爛尾潮、「六四」後出現的種種問題,及海南高層長期內鬥,均直接導致海南30年來的發展失敗。

有分析認為,若當局不褪去中共這層皮,海南失敗的發展宿命難於打破。

中共在海南建自貿區和自貿港

4月13日,中共宣佈,將在海南建設自由貿易試驗區,並計劃在海南建設自由貿易港。

隨後,當局發出有關支持海南改革的指導《意見》。具體列出海南自貿區和自貿港的時間表,大的時間節點分別是3年之內(2020年自貿區有進展)、8年之內(2025年自貿港製度初步建立)、18年之內(2035年模式成熟)。

該《意見》提到,鼓勵海南發展賽馬運動等,發展競猜型體育彩票和大型國際賽事,即開彩票。

海南的未來會怎樣?會不會如中共所說般獲得快速發展?從海南在中共統治下的歷史就可見一斑。

上世紀80年代的汽車走私潮

海南從80年代最開始的發展,源於鄧小平的一句話。

中共建政後,海南一度隸屬於廣東省,稱作廣東省海南行政公署,島上經濟落後,除國營橡膠農場,沒有像樣的產業。1984年10月1日,海南行政區政府正式掛牌,時任省委書記任仲夷的秘書雷宇任區黨委副書記、行政區政府主要負責人。

1984年初,鄧小平南下,他針對海南說了一句話,「如果用20年的時間把海南的經濟發展到台灣的水平,就是很大的勝利」,此言被當成中央精神傳達。當時雷宇聽後「激動得夜不能寐」。

當時,國務院批轉過一個文件《加快海南島開發建設問題討論紀要》,稱:「海南行政區可以根據需要,批准進口工農業生產資料,用於生產建設;可以使用地方留成外匯,進口若干海南市場短缺的消費品。」不過,這個《紀要》又明文規定「上列進出口物資和商品只限於海南行政區內使用和銷售,不得向行政區外轉銷。」

官媒指,當時雷宇和他的部屬們很自然地想到了汽車。當時雷宇的算盤是:「進口1.3萬輛轉賣到內地,賺2個億(人民幣,下同)就行了。」

此閘門一開,海南汽車走私潮一發不可收拾。

當時報道說,弄到一張批文,倒賣一輛汽車就可以賺個上萬元。一時間,全島人人爭跑批文,個個倒賣汽車。僅半年,全島出現了872家公司,個個直奔汽車而去。甚至部隊也參與了運車出島的大行動,海軍動用軍艦,以調防名義,把汽車全部換上軍用車牌,到湛江卸船後,把軍用車牌拆下,拿回海南繼續運第2批。

自1984年1月1日到1985年3月5日,海南共批准進口汽車8.9萬多輛,到貨7.9萬多輛,有1萬多輛倒出島外。在海南區直屬的94個單位中,有88個倒汽車,連學校幼兒園也不例外。

中共也承認當時的汽車走私潮對中國經濟造成了很大的衝擊。

之後,雷宇被撤職,被貶到廣東的花縣、增城、廣州市等地任職。

中共體制下,海南第一次混亂不堪的發展宣告失敗。

上世紀90年代前後 海南第二次失敗的發展

1988年4月13日,中共正式批准設立海南省、建立海南經濟特區。前廣州市委書記許士傑、前深圳市委書記梁湘任海南首任書記、省長。

港媒報道稱,許士傑、梁湘當時設想比現時的自貿港更大膽,曾建議把海南變成獨立的關稅區,「中國海南」之名單獨加入世貿的前身關貿總協定,號稱「甩出去」,但最終這些理念都沒有成行。

六四學運時,梁湘從海南致電北京支持趙紫陽,反對出兵鎮壓學生。梁湘在其後遭到清算,中共以經濟罪名對他撤職查處。後來,梁湘於1998年12月在廣州去世。

當時,前中共海南省委機關報《海南日報》總編輯程凱曾與許士傑、梁湘來往密切,六四事件中,《海南日報》將《人民日報》的「四二六」社論放到第四版,事後程凱也遭查辦撤職。

據《亞洲週刊》報道,「六四」後,許士傑和梁湘被召去北京匯報洋浦開發方案。不料,翌晨梁湘被隔離審查,主要問題是:一說梁湘在六四事件向中央發電文支持學生,支持趙紫陽;一說洋浦開發計劃喪權賣國。經明查暗訪3個月,查無實據。梁湘在北京被軟禁2個月,回海南後又被「監護」在軍區裏。報紙上公佈:梁湘「以權謀私」被撤省長職務,跟他一起下馬的還有洋浦開發規劃。

港媒報道,當時許士傑在北京揭露了梁湘的「問題」,並把責任全部推給梁湘,隨後便返回海南。梁湘落馬後沒多久,許世傑也被免職,並於1991年7月病逝。

鄧鴻勛在1990年接手許士傑海南省委書記的職務,這也標誌著海南近30年來的第二次發展也已失敗。

從1984年之初的汽車走私潮,到1990年代的地產泡沫的爛尾潮,海南的發展可謂一波三折。當時,海南的GDP總量僅佔全國的0.5%,近半耕地「基本靠天吃飯」。

1988年海南建省之初,中共為鼓勵開發,地價低廉。鄧鴻勛在海南掌權後,1991年,房地產大潮席捲而來,海口和三亞等熱點城市的房價一路攀升,從最初的數百元升至令人瞠目的數千元乃至上萬元。

據報道,當時,海南出現了兩萬多家房地產公司,僅三十餘萬人的海口房地產開發面積就達到800萬平方米,平均房價從1991年的每1400元/平方米漲到了1993年的7500元,地價在一年內從每畝十幾萬漲到六百多萬,大量還是圖紙狀態的房子就已經幾經轉手。

隨著房地產泡沫的迅速擴大,中共當局宣佈終止房地產公司上市、全面控制銀行資金進入房地產業。一夜之間,數百億元被凍結。

據《京華時報》報道,彼時,海南被圈佔而長期閒置荒蕪的建設用地達2.38萬公頃;455萬平方米的空置商品房長期無人問津;工、農、中、建四家商業銀行被佔壓在荒地、空房和爛尾樓上的資金達430多億元。不到700萬人口的海南所積壓房地產竟佔大陸的十分之一。

幾乎同時,大量房地產公司倒閉或者撤出,留給海南的是眾多的爛尾樓。隨著樓市崩潰,連鎖反應開始發生,大量項目因缺乏資金下馬,更多企業退出海南。

有報道形容,當時,除了少數人及時逃離海南,絕大部份因海南房地產而一夜暴富的人突然一無所有,「天涯、海角、爛尾樓」成為海南「三大景觀」。

僅4年後,經濟還未重振的海南又遭遇了亞洲金融危機,經濟狀況又雪上加霜。

海南官場內鬥激烈

海南在過去30年來經濟發展緩慢,其中另一個原因,就是海南的官場內鬥激烈。

台灣《經濟日報》近日的文章形容,海南30年的10任書記和9任省長,他們大部份時間在「惡鬥」,有的是悄悄作對,有的是公開對打,甚至設局誘捕對方的故事都有。

在許士傑、梁湘之後,海南的地方官幾乎全由中央空降。

1990年7月至1993年2月擔任海南省委書記的鄧鴻勛和1989年9月至1993年2月擔任省長的劉劍峰水火不容。據港媒報道,為了搞臭搞倒對手,竟然偷偷給對方安裝竊聽器,導致北京震怒,把2人雙雙革職。

這之後,海南書記換了阮崇武、杜青林、白克明、王岐山、汪嘯風、衛留成、羅保銘,走馬燈似的頻繁換人,也是海南獨特的官場「一景」。

據報,羅保銘和他的前任衛留成關係不和在海南政界人盡皆知。實際上,海南官場歷來內鬥都是相當凶猛,衛、羅也算是一脈相承。衛留成的前任書記是汪嘯風。據稱,汪嘯風和衛留成的關係也不好。

報道說,羅保銘比衛留成早兩年到海南,是不是「後來者居上」,讓羅心態不平衡也是導致兩人關係不好的一個原因。知情者表示,衛後來仕途末能再進一步,很大程度上源於和羅內鬥太厲害,讓中共高層不甚滿意。

而曾在2002年到海南擔任省委書記的王岐山,主要擔負處理海南房地產泡沫破裂後遺留下來的難題。但是王岐山僅任職不到半年就被調走,因為2003年北京爆發薩斯(SARS),王又被緊急調任北京代市長「救火」。

如今,現任海南省委書記劉賜貴和省長沈曉明,都是習近平的舊部。

海南除了官場內鬥嚴重外,自1999年後,多任書記在發展經濟上並無多大作為,卻積極跟隨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

白克明於2001年至2002年任海南書記,之後調任河北省委書記期間,據海外明慧網及被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追查國際)列入追查名單,其親自命令各級政府要主動參與迫害法輪功及誣蔑法輪功。

此外,杜青林和羅保銘亦一直緊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被追查國際列入追查名單。

評論:不褪去中共這層皮 海南的失敗宿命難破

在中美貿易爭端一觸即發之際,4月10日,中共做出進一步開放市場、保護知識產權等承諾,似在為中美緊張的貿易關係降溫。隨後,中共出台了海南將建自貿區、自貿港的政策。

未來海南所謂的自貿區和自貿港會自由到甚麼程度?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分析,開放賭場、賽馬、彩票等,這些只是形式,遠遠不足以讓外界看好海南未來。在世界各國都已看穿中共的情況下,未來還有多少西方國家願意到大陸投資或做生意,對中共來說都會是個難題。

李林一認為,一個真正意義上的自貿區和自貿港,必須要有對應的獨立司法和言論自由等,只有這樣,這才會是一個公平公正的競爭環境。要做到這步,不退去中共這層皮是不可能的,因為這個政權一直以來只會施加各類限制以保護政權的穩定,實際上卻阻礙經濟的發展。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海南自貿區未來並不會太自由,海南發展的失敗宿命很難被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