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中共中央統戰部副部長史大剛近日低調出任中央新疆工作協調小組辦公室主任,已年屆60的他本來已退居二線,到全國人大民族委報到,這次悄無聲息地殺回來,頗令人有些驚訝。

更奇怪的是,此前的兩任新疆辦主任王正偉、巴特爾都是以中央統戰部副部長兼民委主任的身份兼任。而卸職之後的史大剛在統戰部並無座席(至少官網信息是如此),掛的是人大民族委副主任委員的虛銜。但實際上他很可能就在統戰部辦公,原因在於,統戰部2017年5月新設的九局(新疆局)就是新疆辦的主要依托部門,史大剛不大可能脫序「單飛」。

無論從慣例和年齡看,史大剛十有八九已升為正部級,這就令中共統戰部高層變成兩名副國級(尤權、巴特爾),四名正部級(張裔炯、許又聲、徐樂江、史大剛)的格局,確實是此前未見。而史大剛的「隱形」辦公安排,也是過往罕見。

問題是,這樣的安排有何意圖呢?

民族問題突出的新疆和西藏一直是中共竊政後的兩塊心病。但如果仔細看,新疆問題與西藏問題其實並不相同,相比於歷史較久長的中共西藏工作協調小組,中共新疆工作協調小組是2000年才成立,而且一開始就把辦公室設在政法委,由中央政法委書記兼任組長,這與西藏小組設在政協、由「統戰」主導不同,是一種明顯的「維穩」主導態勢。

中共十八大後,周永康倒臺,尾大不掉的政法委被降格。新疆小組的方向盤由此轉到另一名政治局常委、新任政協主席俞正聲的手中。

這是否就意味著,中共的治疆政策已完全由強硬的「維穩」為主,改為懷柔的「統戰」為主了呢?還不能這麼說。

政法委書記被踢出政治局常委會後,中共高層如果不想讓新疆小組也降格,就還是要一名政治局常委接這個燙手山芋,如果不是俞正聲接手,也可以由人大委員長接手,但你不能就此說,新疆小組變成了以「立法」為主。

俞正聲中標,從理論上說明了新疆小組的「統戰色彩」大為加厚。但實際上,從此後五年新疆民族矛盾的不斷激化來看,你很難說是當局「懷柔有功」,倒更像是鐵腕打壓引發的強力反彈。

簡而言之,俞正聲這張「統戰皮」並不能掩蓋中共的「強力維穩內核」。組成神秘的新疆小組,內裏一定不會缺少公安部、武警部隊這樣武裝到牙齒的單位,否則你就很難解釋目前新疆被管理得「鳥飛不出」的可怕現狀。

這次由在新疆浸淫了近40年的史大剛執掌新疆辦,相比於兩名與新疆的素無淵源的前任王正偉、巴特爾,反映出當局治疆的手段可能有變。

但是此前西藏書記也是首次由「西藏通」吳英傑擔任,結果如何?藏人自焚並未就此停息,壓迫依然如故。

「專業化」是改其形,不改其實,背後中共對維人對藏民依然敵意濃濃。中共不垮臺,敵意難消,新疆、西藏局勢難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