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是一年中最好的時節,最美的風景;尋春、惜春、嘆春,是詩人與春天最密切的相約。

相傳,宋朝時候有一位比丘尼,為了求道,踏遍了千山萬水,想尋找佛法在何方。她不辭艱辛,吃了無數苦頭,以為終會找到一個使自己開悟的答案,明白道如何成?如何打開佛性,體悟生命的真相。

然而,她連腳下的草鞋都踩破了,也始終沒找到解答。

女尼終於放棄了追求,她回到自己的家鄉。忽然間,一抬頭,就在美麗的春光中看見枝上梅花,一時間頓悟了佛法。

她寫下了自己悟道的明證:

盡日尋春不見春,

芒鞋踏破隴頭雲,

歸來笑拈梅花嗅,

春在枝頭已十分。

整日忙碌地尋找春天卻始終沒看到春天,

為了追求它直攀到雲生雲滅的山頂,

連草鞋都踩破了也不見蹤影。

回到家中看見梅花已開,笑著拈上一朵聞它的清香。

這才發現:

春天早已來到,就在那枝上,

已然開足了十分。

一位尋春人,卻始終找不到春天,直到放下一切有求之心,才發現早已置身春光之中,且是春景無邊了。這一個「春」字,彷彿點醒了萬物生機,它生動描繪出了一個修煉人體悟法理時,生命瞬間爆發出的智慧能量,同時洞徹的時間與空間。

清 改琦〈賞梅圖〉(公有領域)
清 改琦〈賞梅圖〉(公有領域)

春天怎麼會就在身旁而不自知呢?因為苦苦向外追尋的結果,反而被執著將雙眼蒙蔽了,直到放下有求之心,才能破除被觀念與慾望包圍的自我,看見四時的自然運行。

女尼笑拈梅花,發現了春天的證據。

清 改琦〈踏雪尋梅〉(公有領域)
清 改琦〈踏雪尋梅〉(公有領域)

梅花開放時,枝上葉片皆要落盡,如同修煉者必需將所有人心與觀念放棄,返本歸真,方能體悟自己先天的純淨本性。

這「尋春」的過程,也暗示了修煉的辛苦與嚴肅:一個真修者必須歷經無數磨難,在人間雲遊;從深谷到雲端,最低點到最高處,芒鞋踏破,個中滋味唯有大忍之心承擔。

然而悟道那一刻的喜悅是無可言喻的,「歸來笑拈梅花嗅,春在枝頭已十分。」圓滿功成的那一瞬間,真如鳶飛魚躍,萬物發生,展現無限美妙的世界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