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和新唐人這兩家海外華人創辦的媒體,經過近20年的發展,如今正在躋身世界主流媒體行列。據報道,美國總統特朗普每天都看英文大紀元,並稱讚大紀元是真實報道的媒體,值得信任。

那麼,在和美國新聞媒體自由環境完全不同的中國,如今的中共高層都在看甚麼媒體呢?

2011年4月22日,中共前總理朱鎔基在清華大學參加百年校慶演講時,談到自己退休後每天吃完飯都會看19點的央視新聞聯播,說:「我看它胡說些甚麼」,還說新聞聯播稱中國引領世界汽車業是「狗屁」。

從這個消息可以知道,朱鎔基作為前中共政治常委和總理、正國級官員,稱央視的新聞聯播是「狗屁」和「胡說」,說明中共高層獲取外界真實的信息,並非來自中共的官方媒體,主要來自「內參」。

中共「內參」

多年來,從中共中央到省級媒體、到中央和國家機關都創辦了內參。中共內參對中共高層有著重大的影響,許多中共高官幾乎不看公開出版的刊物,其信息掌握大多來自內參。

中共的內參分很多級,有的內參是省部級可看,有的是政治局委員級別可看,級別最高的內參單張印刷,只有中共最高層可以看到。級別最高的內參,是新華社不定期印出的《國內動態清樣附頁》和每天印出的《國內動態清樣》,這兩種絕密級別的內參是國內最高級別的內參,通常是單張印刷,一事一議,篇幅不超過3000字。

在中共政壇,參閱文件與政治地位密切相關。例如毛澤東秘書田家英自殺前,曾被取消看內參的資格;而鄧小平上世紀70年代末復出前,中央先是恢復其閱讀文件的待遇。

2016年2月19日,習近平前往新華社調研時,還特意前往負責采編內參稿件的新華社參編部,並說:「我在地方工作時就比較重視內參工作,到中央工作後尤其重視。」

據新華社記者稱,中央領導、各省市領導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調閱內參。

大紀元新唐人應運而生

大紀元集團和新唐人電視台分別於2000年、2001年在美國成立。這兩家媒體的出世,可以說是應運而生。

由海外華人創立的大紀元時報和新唐人電視台,創辦初衷就是要把世界發生的重大事件的真相傳遞給世界。因此,大紀元和新唐人從創辦之初,就獨立敢言,追尋真相,不受任何外來和政治勢力的控制影響。

由於秉承傳統價值觀,敢於報道真相,大紀元和新唐人發展迅速。以大紀元為例,到2018年,多語種的大紀元在全球35個國家設有分支機構,發行五大洲;大紀元網站擁有多達21個語種,成為全球最大的新聞媒體之一。

大紀元和新唐人自創辦以來,一直秉承普世價值,始終如一地報道真相,曝光黑暗,匡扶正義,為弱勢與受強權壓迫的民眾發聲,捍衛新聞自由、信仰自由、言論自由,維護民眾的知情權。

東西方主流媒體驚奇地發現,一直堅持大量追蹤報道事件,而且能從眾多傳言中分辨出真實信息,不加任何過濾地直接呈現給讀者、真正能引領新聞報道的,在全球媒體中,大紀元和新唐人最及時、最大膽也最準確地將真相公佈於眾。路透社的記者曾透露,全球主流媒體都在關注大紀元。

因此,從大紀元和新唐人這兩家獨立媒體創辦以來,引起了外界的關注。海內外各個國家和團體,都在關注大紀元新唐人的新聞。中共內部人士和高層,也都在看大紀元和新唐人。

中共高層在看大紀元新唐人

大紀元從確切權威的信息渠道獲知,大紀元和新唐人,是中共高層獲取外界真實信息的重要渠道。

中共政治局開會,桌子上曾擺放大紀元報紙。

紐約中領館,收集每天的大紀元報紙送回北京。

中共某政治局常委,把新唐人的節目定期錄下觀看。

進入互聯網時代之後,中共高層有特殊的網絡管道,不需要翻牆,可以直接瀏覽海外包括大紀元、新唐人、美國之音等中文網站。

到了習近平當政時期,據悉已經有專人蒐集大紀元和新唐人的報道,定期呈送給中南海。

江派集團亦在看大紀元新唐人

中共高層都在看大紀元新唐人,其中包括迫害法輪功的江澤民集團以及610辦公室。

2005年2月,原天津市國內安全保衛局﹑610辦公室官員、一級警司郝鳳軍,從天津出逃至澳大利亞尋求政治庇護。郝鳳軍帶出了一些中共610針對法輪功的機密文件,從這些機密文件中,透露出大量的信息。

據郝鳳軍介紹,「我出來之前,在2004年底2005年初的時候,天津、北京等9個省市的公安廳局、610公辦室在深圳召開了一個針對大紀元、新唐人、希望之聲三大媒體的工作會議。討論對三大媒體進行立案偵查、打壓,外派一些秘密力量對其進行分化瓦解。」

郝鳳軍說,為了阻止三大媒體繼續揭露真相,中共就部署對這些媒體進行滲透破壞。郝鳳軍提到在他顯示的一份文件甚面都是如何對《九評共產黨》的傳播要「抓緊部署工作、嚴厲打擊」、如何「以現有的境外秘密力量為依託,深化境外派遣工作、蒐集、監獲三大媒體記者、專欄作家、撰稿人」的資料、如何分化瓦解「製造各媒體之間的矛盾」,將中堅成員「擠出三大媒體」,如何製造內部混亂、如何安插「釘子」,就是在這三大媒體當中安插國保局610的秘密力量,「左右報道內容,讓那些人在甚面鑽深爬高」發揮重要的作用。包括要弄清大量報道中國弱勢群體維權抗爭事件的大紀元記者「趙子法」的身分和活動。

而趙子法是大紀元專門為大陸民眾做維權報道的記者,大紀元開創了維權報道這種形式,給大陸訪民和處於困難的民眾提供了大量的幫助,大陸訪民也因此曾經給大紀元送來錦旗表示感謝和感激,同時,也使中共感到恐懼。

郝鳳軍帶出了一份題為「對近期大紀元網刊登退黨聲明中涉及我市人員的調查報告」的機密文件,是天津市公安網絡監查部門對天津市法輪功學員出現在大紀元退黨網站上的名單的調查通報,其中詳細列舉了9位宣佈退黨人員的個人信息。

從這些信息來看,江澤民集團以及610辦公室,每天都在看大紀元和新唐人。

為何中共高層看大紀元新唐人

中共高層為何看大紀元和新唐人?或者說,為何大紀元和新唐人有如此大的影響力?我們還可以從以下的信息中找到答案。

首先,由於大紀元和新唐人的影響力巨大,這兩家媒體的新聞報道,正在對中國發生的一些事件和政治局勢發生影響。

比如,出現多次大陸訪民被抓後,立刻給大紀元打電話求助,在大紀元報道後,公安系統受到高層壓力而放人的事情。

又比如,大陸官媒的某些報道正是在回應大紀元、新唐人的文章,而且往往是大紀元新唐人剛出新聞,北京次日就有回應。僅舉一例:

2014年8月26日,上海小學一年級《語文》課本刪除全部8篇古詩被媒體披露。9月9日,習近平在參加北師大一活動時公開稱,他「很不贊成」把古代經典詩詞從課本中去掉,並稱「去中國化」是一件很「悲哀」的事。9月10日,負責主編北京市語文教材的官員即表示,北京小學《語文》教材中的古典詩詞將增加3倍,積極響應。但出人意料的是,上海市委機關報《解放日報》卻在官微上發文稱增學傳統文化是「揠苗助長」,措辭挑釁意味甚濃。

大紀元和新唐人及時跟進報道並發出分析解讀文章,指出由於《解放日報》是上海市委機關報,上海此舉可能是有江派色彩的上海市委書記韓正近乎公開挑釁習近平。

4月16日,中共新華網報道,上海市委16日舉行了常委學習會,專題學習《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讀本》。韓正表示,要深刻學習領會習近平在今年同北師大師生代表座談時的重要講話精神。顯而易見,這是韓正公開向習近平承認此前錯誤。長期及細心關注中國政局和大紀元新唐人的讀者,應該可以從這些細微之處看到因果關係。

第二,大紀元和新唐人的工作人員大都是法輪功學員,而法輪功學員中,人才濟濟。大紀元新唐人中聚集了大量中國大陸在不同時段來到海外的精英,許多人都具有多個碩士博士學位,有互聯網專家、律師、工程師等不同行業和背景的專家等等。

第三,大紀元和新唐人具有廣泛的人脈背景和信息來源渠道。

大紀元具有權威的消息,在中共高層包括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員,以及這些人的親屬,都有人在修煉法輪功或者曾經修煉法輪功,包括現在,仍有部分人在堅持修煉。

在大陸的法輪功學員,遍佈中共黨政軍各個行業。這個信息,其實從每年中國大陸學員在明慧網上發給法輪功師父李洪志先生的新年問候中就可以看到。這些問候的學員來自中共不同領域,其中幾乎涵蓋中共全部重要部門:國務院、外交部、國安部、總參、總政、中央直屬機關等,甚至包括中共最機密核心的一些部門。可以說,在中共幾乎所有的部門中,都有法輪功學員。

正是由於以上的多種原因,法輪功的廣泛人脈,有力地支持了大紀元和新唐人,大量的新聞、評論和獨家報道對中共政局做出了精準的分析和具有前瞻性的預測,都得到了事實的驗證。

大紀元和新唐人對中國和世界發生重大事件的超前準確判斷,成為中共高層的必看參考。

未來的希望

大紀元和新唐人這兩個媒體近20年的發展歷史,其實就是從中國到海外的全世界逐漸了解法輪功的過程,也是中共逐漸走向衰亡的過程,是中國民眾逐漸精神覺醒、退出中共的過程。如今,在大紀元退黨網站,已經有超過3億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

法輪功修煉團體作為中國社會一個龐大的人群,在過去19年甚遭受中共的殘酷迫害。這場持續至今的迫害耗費了巨大的社會資源,也造成了方方面面嚴重的後果。迫害的代價與危害之大,同時也直接導致中共最高權力層在此問題上的重大分歧。江澤民為維持迫害、避免被清算而處心積慮形成「第二權力中央」,不斷針對習近平搞政變奪權。這也是中共高層一系列變局的根本原因。中共高層這些年來展開高層角力與正邪較量,其深層與迫害法輪功密切相關。

在如今這個信仰迷失、道德沉淪、物慾橫流的時代,在一個媒體和職業良知操守的陣地不斷被金錢和利益攻陷的時代,大紀元和新唐人的橫空出世,不僅僅是帶給了世界「讀懂中國讀懂世界」的媒體,也同時引領世界向傳統回歸,指明了未來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