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美英聯合制裁中興通訊之後,美國再出重招,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The 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簡稱FCC)全票通過,禁止電信公司利用聯邦補貼偷賣華為和中興等中國製造商生產的任何電信設備。

因中興通訊(ZTE)再作虛假陳述違反雙方的處罰協議,本周一,美國商務部宣佈禁止該國企業七年內向中興通訊提供敏感的通訊零部件。美國這一舉措在外界看來,無異於扼殺了中興的生產,因為中興的核心部件芯片、玻璃和聲音技術,都是美國企業提供的。對美國重手制裁中興,在大陸媒體看來,只是美國的第一步,美國槍口真正對準的是中國最神秘的企業—─華為。

阻華為中興進入美國市場

台灣大學經濟學系退休教授林向凱分析,從長期來說,讓華為能夠進入美國通訊業或者未來5G市場,等於未來流動裝置所有關鍵的記錄設施都被其所掌控;中國沒有所謂的民營機構,此舉當然是針對中共。「你以為他是針對華為嗎?這當然有國安疑慮。」

「(中共)這種威權體制哪有甚麼純民營的?它的資金來源請問在哪裏?它的技術是從剽竊得來的;它有它的一個國安的戰略想要控制。只要有國安疑慮,從一個國家主權、主權獨立的角度來看,(美國政府)當然可以限制。」

華為上周解僱了五名美國員工。《紐約時報》認為,這說明華為在美國市場遭遇了大潰敗。旅美經濟評論專家傑森博士接受《大紀元》訪問時也認為,FCC禁制令將進一步阻止華為入侵美國。「美國是華為的第二大市場,贏得美國市場的企業就贏得了天下這種感覺,華為一直很遺憾進入不了美國社會,它一直努力想進入,這次基本上讓它感覺,短期內別想這個方向了。」

傑森指,中國不是一個正常的國家,它有龐大的黑客部隊,包括軍方的。「美國這邊都抓到非常明確的證據,它不停地進入美國國家的一些機構、企業裏,不停地竊取各種各樣的機密。中共畢竟是泱泱大國的執政黨,把自己作賤到了一個偷雞摸狗黑客的角色。所以大家對於中共本身非常不放心。」

事實上,FCC這一項禁止決定並不令人特別驚訝。美國流動通訊營運商AT&T今年一月份在正式公開與華為的合作前夕,臨門抽腳撤銷該計劃,使得華為正式進軍美國市場遭遇「滑鐵盧」。美國國會議員也阻擋AT&T與華為的商業、5G技術合作。

隨後,二月份,美國參議員Tom Cotton和Marco Rubio提出議案,阻止美國政府採購或租借華為、中興的電信設備,理由是有藉機監視美國官員的擔憂。此前,FCC主席Ajit Pai亦已表示,會盡快採取行動防範華為和其它大陸業者對美國電信網絡所產生的威脅。

在美國之後,澳洲也公開表示,逐步淘汰華為、中興手機。

經濟安全就是國家安全

據報道,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ODNI)反間諜與安全中心(NCSC)主任威廉•伊萬尼納(William Evanina)周三在華盛頓阿斯彭研究所談及中國企業在美投資時說:「……我們的經濟安全就是我們的國家安全。我們在許多方面的全球領導者能力確保了我們必須擁有的這種優勢。」

林向凱教授指,自由貿易還是要兼顧有沒有國安疑慮,因為中共跟美國在法治、法律的遵循或者法治的程度差距很大;中共從來沒有甚麼知識產權觀念。

「所謂自由貿易前提,一定是以公平為基礎;所謂公平,至少兩國的法律條件要一樣。美國從他國家角度也要做適當的防衛。可能近期的貿易戰當然它是原因,主要考量的是國安和未來的技術掌握。通訊是未來整個經濟活動的主脈,假如都被它(中共)掌握,沒有了經貿自主,哪裏還能談甚麼國家安全?哪能談政治的主權獨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