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FCC)周二(17日)通過一項決定,禁止接受聯邦政府補貼的美國移動通訊公司,購買包括華為、中興等中國企業生產的任何電信設備。

據報道,這項決定是要限制使用被認為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危險的供應商設備的電信業者從Universal Service Fund中提領補貼資金。Universal Service Fund是一項美國政府支持的基金。報道說,美國政府每年投入80億美元,希望美國鄉村的電信網絡商,運用該補貼為低收入的手機用戶提供無線網絡服務。

華為與中共關係千絲萬縷

在美中貿易戰仍膠著的敏感時刻,FCC的決定與之有關嗎?旅美經濟評論專家傑森博士分析,可能存在這樣的因素,但安全問題是一個重要的核心問題。華為是世界第一大通訊公司,但是從它起家到後來運作,幾乎任何一步都離不了中共高層的支持。

「全中國賣的都是華為產品,沒有一定官方背景是不可能的,華為就是跟中共官方有千絲萬縷的關係,這是著實的證據。另外,中興本身就是國營企業。為甚麼一沾中共當局這個邊,大家就開始懷疑呢?是中共自己做的。」

傑森分析,在過去這麼多年,中共不是一個正常的國家,它有龐大的駭客部隊,包括軍方主導的。

「美國這邊都抓到非常明確的證據,它不停地進入美國國家的一些機構、企業裏,不停地竊取各種各樣的機密。中共畢竟是泱泱大國的執政黨,把自己做賤到了一個偷雞摸狗駭客的角度。所以大家對於中共本身非常不放心。」

2月份,美國參議員Tom Cotton和Marco Rubio提出議案,阻止美國政府採購或租借華為、中興的電信設備,理由是有藉機監視美國官員的擔憂。此前,FCC主席Ajit Pai亦已表示,會儘快採取行動防範華為和其他大陸業者對美國電信網絡所產生的威脅。

美國政策指向華為背後中共政權

台灣大學經濟學系退休教授林向凱向大紀元分析,從長期來說,讓華為能夠進入美國通訊業或者未來5G的市場,等於未來行動裝置所有關鍵的記錄設施都被其所掌控,此舉當然是針對中共。「你以為他是針對華為嗎?這當然有國安疑慮。」

「這種威權體制哪有甚麼純民營的?它的資金來源請問在哪裏?它的技術是剽竊來的,它有它的一個國安的戰略思想要控制。只要有國安疑慮,從一個國家主權、主權獨立的角度來看,(美國政府)當然可以限制。」

事實上,FCC這一項禁止決定並不令人特別驚訝。移動營運商AT&T今年1月份在正式公開與華為的合作前夕,臨門抽腳撤銷該計劃,使得華為正式進軍美國市場遭遇「滑鐵盧」。外界認為,美國國會議員阻擋AT&T與華為的商業、5G技術。

傑森認為,FCC的禁止決定也限制了華為進入美國的發展空間。「美國可能是第二大市場,贏得美國市場的企業就贏得了天下這種感覺,華為一直很遺憾進入不了美國社會,它一直努力想進入,這次基本上讓它感覺,短期內別朝這個方向想了。」

美制裁 澳跟進 英示警

由於中興公司不遵守美國對伊朗的制裁要求,為其提供多種通訊裝備,並進而沒有履行協議,美國商務部(Department of Commerce)17日宣佈,7年內禁止美國企業出售任何電子技術和通訊元件給中興通訊。

同一天,英國官方通訊總部旗下的國家網絡安全中心(The National Cyber Security Centre,NCSC)正式對英國電信商發送警告,表示使用中國通訊商中興(ZTE)的手機與服務,都可能造成國家安全危害。

在美國之後,澳洲也公開表示,逐步淘汰華為、中興手機。

經濟安全就是國家安全

據報道,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ODNI)反間諜與安全中心(NCSC)主任威廉・伊萬尼納(William Evanina)周三在華盛頓阿斯彭研究所談及中國企業在美投資時說:「⋯⋯我們的經濟安全就是我們的國家安全。我們在許多方面的全球領導者能力確保了我們必須擁有的這種優勢。」

伊萬尼納警告說:「但我們也必須意識到,如果我們的優勢每年都受到一點侵蝕,這樣繼續下去,15年後情況就不是這樣了。」

伊萬尼納說,經濟安全和國家安全之間沒有界限,兩者必須合一。

林向凱指出,自由貿易還是要兼顧有沒有國安疑慮,因為這個關鍵在中共跟美國的法治、法律的遵循或者法治的程度,兩國差距很大,中共從來沒有甚麼智慧財產權觀念。「在發展這些技術它都用剽竊的,或是用整個國家的力量來處理。」

「所謂自由貿易的前提,一定是以公平為基礎;所謂公平,至少兩國的法律條件要一樣。美國從它國家安全的角度也要做適當的防衛。可能近期的貿易戰當然它是原因,主要考量的是國安和未來的技術掌握。通訊是未來整個經濟活動的主脈,假如都被它掌握,沒有了經貿自主,哪裏還能談甚麼國家安全?哪能談政治的主權獨立?」

事實上,出於安全擔憂,美國商務部於2011年即禁止華為參加全美的緊急網絡建設。2012年,美國國會情報委員會發佈的一份國會報告說,華為為中共軍隊的精英網絡戰機構提供特別網絡服務。報告中強調,美國私營公司被強烈警告需考慮跟華為做生意的長期安全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