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不斷強化對在華企業的滲透,從建立黨支部到更多地參與企業的戰略決策。中共控制外企的強硬姿態已經引起外界的關注。

據紐約時報中文網4月16日報道,中共深入中國人的日常生活,連在華經商的外國公司也不例外。近幾個月來,合資企業的外國高管,被要求戰略決策有內部黨委介入的事件至少出現了三宗。

日本汽車製造商本田(Honda)修改了自己的法律文件,讓中共參與其在華工廠的營運管理;某中國國有石油巨頭表示,將在自己的外國合資企業中把黨放在首要位置;美國印第安納州的發動機製造商康明斯(Cummins)也明顯感受到中共的影響,當它試圖為自己的一項中國業務指派新的經理時,黨表示不同意。

報道稱,在華外國企業的辦事處和工廠內共產黨地位的提高,成為了這些跨國企業的一個挑戰。此外,中共要求外國公司分享敏感技術的壓力日益增大。當局打算培育新一代本土競爭對手,有朝一日取代外國公司。

在商業領域,數十家中國的國有企業都修改了公司章程,包括中石化、中國工商銀行和中鐵公司等上市公司。例如,保險巨頭中國太平洋保險表示,在作出重大企業決策時,「董事會應先聽取公司黨組織的意見」。

本田發言人證實,在本田與另一家中國公司廣汽集團的合資企業中,中共要求取得更強勢的地位。去年,中國石化已開始要求其外國合資夥伴「依法展開黨建工作」。在中國最大的汽車製造商之一的東風的合資企業中,黨委通過舉辦前往中共最早的根據地等紅色社交活動,進一步擴大影響力。

報道稱,共產黨歷來都是在中國做生意的一部份。但多年來,外國高管都更像是將黨支部視作社交俱樂部,現在它「強硬地闡明自己的目標」。如果中美貿易爭端惡化,北京可能進一步強化黨在外國企業中的角色,使在華經營的企業更為頭疼。

在北京執業的律師吉莫曼(James Zimmerman)表示,共產黨人在外資企業管理層的滲透目前還不算明顯,但情況肯定會朝著這個方向發展。他表示,他有幾個合資企業客戶已經接到了明確要求,要讓企業內部的黨組織在公司的運營中獲得更多發言權。

不少在華外國貿易協會對此感到擔憂。而中共影響力蔓延已成為一個敏感話題,有許多公司拒絕置評這個問題,還有的公司試圖在不犧牲股東利益的情況下與中共協調工作。

外界關注,中共加強對外企的控制,用各種手段將黨支部塞入外企。電動汽車製造商特斯拉首席執行官馬斯克(Elon Musk)今年3月在推文中說:「美國汽車公司在中國大陸設廠時,所有權被限制在50%,即使是自己的工廠;然而目前在美國的五家中國電動汽車公司,所有權都是100%。」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上海迪士尼公園一共有11,000名全職僱員和7,000名合同工,目前有300名中共黨員,大約是三年前的兩倍。

中共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末,68%的非國營企業已經設立了黨支部,比四年前的54%上升。在外企當中(包括中外合資企業),截至去年大約有74,000家公司,也就是70%的公司已經設立了黨支部。相比之下,2011年末這個數字是47,000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