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出任國家副主席一個月以來,密集參加外事活動,主導中美、中日等外交事務;已無黨職的王岐山還破格會見越共代表團。不僅如此,王岐山還參與決策海南設自由港;其中紀委書記任內拿下的「大老虎」孫政才和金融大鱷吳小暉等人近期開庭受審。

跡象顯示,王岐山兩會強勢回歸後,在更多領域、更大層面上擔綱對陣江澤民集團的角色;「習王體制」主導中南海高層事務,為中國政局的走向帶來變數。

王岐山指令高官密集訪日

4月15日,由中共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率領的外交部官員,中共財政部長劉昆和商務部長鍾山率領的財政部和商務部官員,相繼抵達日本東京的成田機場。

王毅到訪日本,是中日雙方中斷7年8個月的「中日高層次經濟對話」後,中方首名外長訪問日本。

同天,由中共陸軍少將慈國巍率領的25名中共軍官訪日團低調抵達日本,這是中日將校級軍官交流中斷6年後,中共軍官團首次到訪日本。

《日本經濟新聞》披露,中共高官一連串的訪日,是奉王岐山的指令,目的是與日本「恢復交流、改善關係」。

日本共同社「中國觀察」雜誌前總編輯阪井臣之助說,去年11月4天內,習近平、李克強先後在越南和菲律賓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會談,已說明北京有意改善對日關係。

王岐山密集現身外事活動

2018年中共兩會上,前中紀委書記王岐山以普通黨員身份強勢回歸,出任國家副主席。兩會之後,王岐山接連出席外交活動,佐證其主管外交事務及中美關係的消息。

如3月22日,王岐山在紫光閣會見了訪華的菲律賓外長卡耶塔諾。3月24日,王岐山會見了參加中國發展高層論壇的諸多外國企業的高管,其中包括多名美國商業巨頭。3月25日至28日,隨習近平、李克強等現任常委會見金正恩。

4月9日,王岐山在中南海會見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時,提到北京當局將進一步「擴大開放」。與之呼應,習近平第二天在海南的博鰲論壇開幕式上發表了進一步擴大開放的相關講話。

4月11日,王岐山在中南海會見英國內閣辦公廳大臣利丁頓(David Lidington)一行時,提及習近平所倡導的「一帶一路」。

4月13日,美國媒體報道,王岐山在過去幾周內跟好幾撥美國工商界領袖及一些前部長級官員會晤,詢問他們有關川普在貿易問題上發出威脅的問題。負責經濟政策協調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成員劉鶴也做了同樣的事情。

王岐山破格會見越共代表團

4月17日,王岐山在中南海會見越共中央經濟部長阮文平率領的越共代表團。阮文平擁有越共政治局委員身份,並兼任越共中央書記處書記,屬於中共定義的「社會主義兄弟黨」要員。

王岐山目前為中共普通黨員,已無黨職,以國家副主席身份出面會見阮文平及其率領的越共代表團,實為破格之舉。

王岐山在會見中,表示要有效對接「一帶一路」與「兩廊一圈」(「昆明━老街━河內━海防━廣寧」、「南寧━諒山━河內━海防━廣寧」經濟走廊和環北部灣經濟圈;簡稱「兩廊一圈」),強調中國要貫徹創新、綠色、開放等新發展理念。王岐山的言論再度呼應習近平的「一帶一路」政策與新發展理念。

王岐山謀劃 習拍板設立海南自由港

4月13日,習近平在海南島出席建設經濟特區30周年活動,宣佈海南設自貿區,並推進自由貿易港建設。

中共中央、國務院14日發表《關於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的指導意見》。意見提到,海南的自由貿易港制度在2025年初步建立,2035年成熟,2050年建成「高度市場化、國際化、法治化、現代化」的新海南。

海南被《意見》賦予四大定位,即全面深化改革開放試驗區、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國際旅遊消費中心、國家重大戰略服務保障區,將成為中國面向太平洋、印度洋的重要對外開放門戶。

2002年底,受到朱鎔基重用的王岐山被空降海南任省委書記,擔負處理海南房地產泡沫破裂後遺留下來的「難題」。王岐山為海南確立了「生態立省」的工作方針。在2003年2月的一次工作會議上,王岐山提出「要把海南建成全國人民的度假村和中華民族的四季花園」的目標。

但2003年初北京爆發薩斯(SARS)後,在海南工作僅5個月的王岐山被緊急調任北京市委副書記、代市長。

北京當局關於海南設立自由貿易港的文件中提到的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等定位,與王岐山當年的工作目標有一定的繼承性。

台灣《經濟日報》4月16日發文稱,當時王岐山在海南剛想幹點甚麼就被調離。報道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說,此次海南自貿港,是王岐山提出的建議,與習近平一拍即合。海南的未來發展,王岐山雖隱在幕後,出謀劃策一定少不了。而作為主管金融和對外經貿的副總理,劉鶴將是海南自貿區和自貿港的總督軍。

過去30年來,江澤民1989年上台後,歷任海南省委書記包括鄧鴻勳、阮崇武、杜青林、白克明、汪嘯風、衛留成、羅保銘,幾乎都是江澤民的心腹。海南成為江澤民集團長期經營的利益地盤,並成為江澤民釋放「東山再起」信號的一個重要攪局窩點。

習近平、王岐山主導推出海南自貿區與自由貿易港,重建經濟格局,與十九大前後的金融反腐升級相呼應,不僅倒逼上海自貿區加速變革,也為更大範圍內清洗江澤民集團政商利益圈埋下伏筆。

「習王體制」主導高層事務

已無黨職的王岐山以國家副主席身份會見多國黨政、政商要員,釋放「習王體制」下國家權力超越黨務權力的信號。3月23日,王岐山首次在外交場合露面,會見菲律賓外長Alan Peter Cayetano。(Getty Images)
已無黨職的王岐山以國家副主席身份會見多國黨政、政商要員,釋放「習王體制」下國家權力超越黨務權力的信號。3月23日,王岐山首次在外交場合露面,會見菲律賓外長Alan Peter Cayetano。(Getty Images)

3月17日,王岐山在人大會議上當選國家副主席;截至4月17日,任職正好滿月。期間,王岐山頻頻在外事場合現身,會晤對像涵蓋多國黨政與政商圈要員,成為北京外交的重要決策者和執行者之一。王岐山的系列外交活動多為貫徹習近平的旨意,其發言也多呼應習的施政理念;「習王體制」運作模式已現端倪。

不僅如此,中共兩會上及之後,王岐山與現任政治局常委同坐一排,被外界稱為「第八常委」,而其實際權力僅次於習近平;「習王體制」實質上可視為一種習在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之外新建的以強化國家權力為特徵的權力體系。已無黨職的王岐山以國家副主席身份會見越共代表團,更釋放「習王體制」下國家權力超越黨務權力的信號。

北京當局與美國、日本、朝鮮等國的外交活動,與中美貿易戰、朝鮮半島核武、亞太局勢等危機息息相關,背後涉及習陣營與江澤民集團在經濟金融、外交與軍事等多領域的生死博弈,以及針對朝鮮金家政權施加影響力等方面展開的激烈交鋒。

王岐山任國家副主席後主導外交事務,參與決策海南設自由港,表明其雖卸任常委與中紀委書記,但仍處在對陣江澤民集團的前線先鋒位置,並在更多領域、更大層面上發揮影響力。

而兩會後安邦董事長吳小暉、前政治局委員孫政才、前保監會主席項俊波接連受審,凸顯王岐山的「打虎」震懾效應仍在延續。這三人都是王岐山任中紀委書記期間拿下的「大老虎」和金融大鱷。其中,孫政才是江派長期培植的接班人選;吳小暉、項俊波被曝是江澤民、曾慶紅家族的「白手套」與江派安插的金融「內鬼」。

兩會後至今一個月內,習當局最為重要的政經事務,包括密集展開外交活動,宣布海南設自由港,開庭審問吳小暉、孫政才等人,都有王岐山的身影。「習王體制」主導中南海高層事務的跡象已很明顯。

「習王體制」強勢運作之下,隨著外交格局與經濟格局的破局與重建,以及金融領域「打虎」行動的推進,習陣營清洗江派勢力料將進入新的階段,中國政局的走向也充滿變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