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作為靈異節目的嘉賓,不時被問及我有沒有異能,能否見到靈體?

我當然不能,但我絕不否定其他人可以,就如有一位3歲女孩,她嘛嘛帶她一起來廟求籤,籤文說得清楚,

東邊月上正蟬娟,頃刻雲遮亦暗存;

或有圓時還有缺,更言非者亦閑言。

暗存就說明了靈異的存在,而月的圓缺亦正好說明女孩的脾氣反覆,嘛嘛深信女孩受靈異侵擾,只是女孩的媽媽堅拒相信,所以嘛嘛偷偷帶她來問。

女孩不太喜說話,但也聽話,自顧自地玩耍,嘛嘛叫她說出自己名字她也照做,所以肯定她的意識很清晰,嘛嘛問她是否見到魔怪,我本立時阻止嘛嘛這樣引導她,但她說是女孩自己主動說魔怪這名詞,不是教她說的。

我問女孩是不是發夢才見到魔怪,她搖頭但沒說甚麼,嘛嘛說她本來在房玩耍,忽然跑出來對嘛嘛說房裏有魔怪,媽媽當然認為是女孩扭憋,而嘛嘛心裏有數,覺得事有蹺蹊。

徵求對方同意後,我起了女孩的命盤,太陰座命,這也完全對應了籤文,雲遮亦暗存說明她能見靈異的靈力,這也實在無法解釋籤文與命盤的對應,這會是巧合嗎?用量子數學可以計出這種或然率嗎?不是我們命理界不欲把命理科學化,而是科學界不欲了解我們。

本來靈異與命理毫無邏輯上的關聯,但如果我們相信命的前後過程根本就是靈異,在理念上前世命與今世命一如不同的樓層,而樓層之間便是樓梯,而這些樓梯的概念就是靈異空間。

既然命是可以算,那麼靈異為甚麼不可以算?只是我們知道如何算嗎?

當然更多人對我說他們可以見鬼,只是我不是隨時都可以為他們起命盤,亦懷疑他們見鬼的質素。

甚麼是見鬼質素?就是可信性。

小朋友能與靈異溝通的本能一定比成人強,因為小朋友沒有意識上的後天阻撓,而成人在環境壓力下便會自我封閉,或者另一極端,自我創造靈異的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