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南生圍三遇離奇火劫,這片「香港後花園」傷痕累累,引發不少團體、市民關注,紛紛表達自己對保育南生圍的看法,但政府方面至今依然未作出令人滿意的答覆。

民間團體: 可尋覓其他更合適的土地

針對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主席黃遠輝本月14日出席電台節目倡議發展地產商農地儲備的問題,綠色和平項目主任朱江批評:「政府不能只著眼開發天然資源,目前還有其他更適合的土地資源,例如棕地。以過去30年市區重建為例,大部份項目為與發展商合作建豪宅,無法解決市民的房屋需求,政府應趁土地大辯論撥亂反正,投放資源『做啱個餅』,而非『做貴個餅』,變相用公帑協助地產商『抬轎』,發展市民無法負擔的豪宅。」

民間環保團體長春社(香港保護自然景物協會)上星期再次到訪南生圍,對比早前燒至焦黑的蘆葦床,見如今已經逐漸長出約一至兩呎高的綠草,團體在社交媒體分享:「大自然靠自己的力量修復傷痕,我們又可以做甚麼保育南生圍?公眾開始有聲音建議政府收回南生圍土地,又建議考慮以非原址換地等方式保育南生圍,沒有人認為要一步登天,但一些新方向及政策,從來都需要時間蘊釀,政府應對各保育方案持開放態度。」

區議員:農地農用

現任錦綉花園區議員的杜嘉倫十分關注南生圍的保育工作,三月底曾參與「百人瞓草地守護南生圍」的活動。對於保育南生圍的舉措,他贊成「農地農用」的理念,即是維持當下漁農養魚、菜農養菜的現狀,「如果脫離了農地農用,基本上就是一個破壞的開始。」他解釋,「不是說地產商、或者政府明天說我們要完全拿掉南生圍,那個反應會很大,我們最怕就是現在,地產商、地權擁有人,就會一塊、一塊很小地拿,改換用途,其實市民很難去跟地產商來鬥。其實保育不是一塊一塊,要整體規劃,南生圍應該劃做保育區,農地農用。」

原居民: 盼吸引旅客 改善交通

有八千公頃的南生圍,若起樓將比錦綉花園還大。在南生圍出生長大、生活了30年的Ringo,對這片土地具有深厚的感情。壯年時他曾離開出外謀生,現已退休的他再次回歸這片土地,義務維護南生圍的環境,如維修婚紗橋等等。他希望能有更多的人來此打卡、拍照。

他不支持南生圍起洋樓,希望能夠保持現有的狀態。他特別提到目前南生圍的交通狀況:「交通不是很方便,現在是單程路,假日人多就變得很擠塞,也希望政府部門能起多一條單車徑,踩單車,就不用跟馬路邊的人爭路。這裏現在有十字車(救護車)過來都困難。」 

單車友:旅行放鬆好去處 發展旅遊業

熱愛大自然、喜歡騎行的梁先生常常來南生圍踩單車,他認為如今香港到處都是高樓林立,能夠有這樣一片寧靜的土地、漂亮的風景十分難得。「如果香港個個人都是為了賺錢、起樓,為了每個人的利益,就去破壞大自然,破壞我們的家,我們的環境,慢慢就越來越少了,可能踩單車都沒有地方了,全部起樓,沒有了風景,都是車路來的,都是高樓大廈。」他感嘆,「旅遊發展局可以看這些地方(指南生圍),重新發展這個地方。雙贏,多些地方給市民休憩,一家大小踩單車、野餐,不要整天逛商場,不是很健康。我想香港人很需要舒緩一下壓力,有那麼漂亮的大自然,都幫到了很多香港人。」

*** ***

南生圍的命運將何去何從,不少港人都相當關心。如何在保育與發展中共生雙贏,依然是一項需要長遠討論的議題。 

南生圍橫水渡為本港碩果僅存的人力橫水渡。(陳仲明/大紀元)
南生圍橫水渡為本港碩果僅存的人力橫水渡。(陳仲明/大紀元)

南生圍是多種候鳥的棲息地。(陳仲明/大紀元)
南生圍是多種候鳥的棲息地。(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