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談夏朝離不開大禹一樣,談商朝的歷史,也應該從它的源頭談起。

「天命玄鳥,降而生商」寥寥八個字,出自《詩經》,講述了商的起源。商的始祖「契」,來自於這個頗有點美麗的故事。

《史記‧殷本紀》記:「殷契,母曰簡狄,有娀氏之女,為帝嚳次妃。三人行浴,見玄鳥隨其卵,簡狄取而吞之,因孕生契。」

殷的契,母親叫簡狄,是有娀氏的女兒,為帝嚳的次妃。她們一行三人去洗澡,看到天空中有一隻黑中帶紅的大鳥,這隻鳥身上掉下一個蛋,簡狄心有所感,便將它撿來吞了下去,因此懷孕生下契。

契的出生故事,絕大多數人稱它為神話。他們是對的。世界上的每一個種族,源頭都是神話,越早越靠近神。歷史走到契、大禹、棄那個時代,神蹟已經不再像三皇五帝的太古時代那樣在日常生活中直接顯現了,叫半神話可能更確切一點。

不僅契,大禹、棄的降生都異於常人。禹的母親感薏苡而孕,棄的母親感大跡而孕。他們之前,伏羲、炎帝感龍而生,黃帝感電而生,白帝感星、感虹而生,顓頊感瑤光而生。他們之後,還有不少聖賢以這樣的方式來到人間,不過越到後世越少。

歷史按照「成、住、壞、滅」的規律向前走,聖賢降世的方式也相應發生變化,後世的史料中,異於常人的相關異象和預言等記載,還有很多。

《史記》云:「聖人皆無父,感天而生。」

這話稍有些絕對,卻也很有些道理,發明八卦的伏羲、嚐百草治病的神農、治水的大禹、推行道德教化的契、教民稼穡的棄……還有很多、很多,聖人、文化傳播者、英雄等,常常與感生有不可分割的關係。

這樣的事情國外也很多,最著名的例子是耶穌的來歷,他的母親感神光而孕,甚至於他的名字都是起好了的。契那個時代,神言、神蹟還頗有處可循, 除了感生,還有異相,還有種種異事、異象。

玄鳥(大紀元資料庫)
玄鳥(大紀元資料庫)

地上的萬民也明白:世上的一草一木,都是神靈下世鋪排。史家將「玄鳥生商」記入正史,自自然然,言之鑿鑿。至於幾千年後的人們相信不相信,他才不管呢!

於是美麗強壯的玄鳥成為商族的圖騰。

◎契為始祖

降生人間為「商」祖的契(音:謝),使命是輔佐舜帝。是舜帝的「八元」大臣之一。「契長而佐禹治水有功。」 契受指派協助大禹治水,十三年後禹治水成功,他也立下不小功勞。

帝堯像。清姚文翰繪《歷代帝王真像》。(公共領域)
帝堯像。清姚文翰繪《歷代帝王真像》。(公共領域)

堯帝去世後的某次諸侯大會上,舜帝對契和大禹、益、稷、皞、陶分別委以新職,契被任命為司徒。司徒是一個教育方面的官職,可以認為是當時的教育部長。

舜帝說:「契,百姓不親,五品不遜。汝作司徒,敬敷五教,五教在寬。」

契,百姓不親密友愛,父母、兄弟、子女也不和睦順調。你作司徒吧!敬謹地施行五常教育,要以寬厚為懷。

舜帝賜給契的封地,位於現在的河南省商丘市一帶,稱作「商」。

契的母姓為狄,舜帝賜 「子」為氏。秦、漢之後漸漸姓、氏不分,「子」化身為姓,成為中國最古老的姓氏之一──中國的姓氏很有講究,代表著血統和功業。「子」的傳人在多少年後建立商朝,「子」姓成為商朝貴族的姓氏,以後派生出一百多個姓氏,這些以後再講。

契也稱卨,尊稱閼伯,他的後代多次遷都,後期遷到 「殷」地,在那裏建都幾百年,所以始祖契也被後人們稱殷契。鑑於他不平凡的出生,他也被稱為「玄王」。

除了教化生民的思想,契還有一份重要的事情要做。《左傳》記載:「陶唐氏之火正閼伯居商丘,祀大火,而火紀時焉。」

他在商丘居住,要代表地上的生靈祭祀「大火」,要觀星察象交接天意,以明瞭節氣、授民農時。
後來,契的火正之職傳給了他的孫子相土。

大禹建立了部落聯邦式的夏朝之後,契的「商」是夏的諸侯國。位於夏的東部。契的第十四代孫成湯建立了商朝,把貿易做到了「海外」,將「商」經營得有規有矩。

◎相土作乘馬

商契去世後,由他的兒子昭明繼位,關於昭明的記載很少,後人們能夠知道的就是他是契的兒子。

昭明的兒子、契的孫子相土,是商先公中的名人。相土在位的時期,夏朝的君王是帝相和后羿。他作為一方諸侯的首領被稱為商侯。

相土在帝相十五年也就是西元前約1962年前後,使用槽餵、圈養之法飼養、馴服了馬匹,以馬拉車馱物,成為高效率的運輸工具。

這應當是一個劃時代的創舉,相土造了最原始的馬車。

有了「乘馬」,商族的力量迅速增強,商族邦國勢力日益強大,相土帶領著他的族人進行了大遷徙。為商族大大開拓了疆域。想必馬車在此期間更是發揮了巨大的作用。

◎玄冥治水

到了夏朝中期,商邦國出了一個彪炳史冊的首領。他是契的六世孫、相土的曾孫──治水英雄「冥」。

冥是第六世商侯,和夏帝少康同時代,「少康中興」時期又有過洪澇,冥在少康十一年接受任命,被派去處理洪水氾濫的問題。

冥是個非常勤勉的好官。大禹治水十三年而功成,冥呢?是二十多年如一日,兢兢業業工作。不幸的是,他在黃河以身殉職。

傳統的中國家庭,每年的正月裏都要迎水神,農村的家庭更加重視,水神就是這位商先公水神玄冥。

◎亥作服牛

治水英雄冥去世了,接替侯位的是他的兒子亥,也叫王亥,也叫振。亥沒有繼續父親的事業成為水利工程師,他做了另一件大事。

亥做的事被史家稱作「亥作服牛」 ……幾千年來中國農人的生活裏,牛幾乎是最重要的財產、最得力的助手。

邦國的農業和畜牧業快速地發展起來,商族人的物品有了很多的積餘。

亥開了一個行業之先河,叫做「行商」。商朝被周朝取而代之之後,商族的遺人延續他們的傳統繼續經「商」,成為真正的商人。

商族的後人把亥尊為「高祖王亥」。在古商族的諸位先公中,只有亥被稱「王」,後來人們也稱他王亥。

王亥死在另一個邦國「有易族」裏。

◎上甲微復仇

王亥的兒子「上甲微」,是商族的第八代先公。父親的死令他也在史上留名。

父親被殺四年後,上甲微為父親報了仇。

上甲微師出有名,得到了河伯族的幫助,取得了勝利,這個故事記載在《竹書紀年》裏,概括起來就是:上甲微的復仇大軍朝發中都,暮至易水,一戰而勝。

這裏有個問題令人困惑,殺的是一個人,而復仇時被滅的是整個邦國,有易人為甚麼服罪?上甲微是對的嗎?

對的,對於德行低下又濫用暴力者,用強大的武力,先「以力服人」,再「以德服人」,是必要的。首領的惡行得不到懲罰,會帶動整體族群敗壞,後果更嚴重。所以,「有易服厥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