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回,帶著才剛滿三歲的小兒子,到附近新築的河堤上散步,途中小兒子忽然像發現甚麼似地,停住了腳步,指著堤下穿梭不息的車輛,興奮地嚷道:「哇!好多、好多的小車車!」

「它們不是『小車車』,是因為我們站在高的地方往下看,那些本來好大、好大的車車,也就看起來好像很小了。」我蹲下來耐心地告訴他,可是他根本沒聽進去,又指著下面經過的人,叫著:「還有小小人!」

「他們不是小……」我正要再解釋一遍,可是不由得停住了。因為當我跟小兒子一樣往下望時,發現每一個行人,確實都變得小小的,就像他的玩具小人兒一般。

可不是嗎?無論是國王、總統;或是大象、恐龍……如果換個角度來看,都變得細微而不足一顧了。既然如此,我們又何必畏懼甚麼東西?世上又有甚麼事可以值得我們去羨慕、去自卑呢?在牽著小兒子回去的路上,我感覺若有所獲。

誰都知道,高山峻嶺是靠土石草木堆成的,形勢何等崇高。可是如果你用近視細察的眼光去瞧,那麼你會發覺,那一堆堆的污土垢石,顯得歪斜破碎;一叢叢的落木荒草,也顯得凌亂蕪雜。你若改用遠觀縱覽的方法去看山,才能欣賞到橫的像古代貴婦的娥眉,矗的如宮廷嬪妃的羅髻,朝 煙暮靄裏,才能眺望紫翠嵯峨的絕美景象。

同樣地,江、河、湖、海是由許多溝渠潢潦所集成,波濤湧動,萬分難測。可是如果你用一瓢一杓去計量分析,免不了有泡沫污濁、臭腐腥穢的狀況存在。你若肯用巨視的眼光掃描,那麼千萬頃間,水天一色,涵碧凝靛,月映風拂,宛似人間仙境。

仔細想來,極端與偏頗的做法,實在有趣且可笑。用顯微鏡來看世界,何處不是細菌叢生?難怪佛經裏要說人身上到處是蟲,頭髮裏有三種蟲,耳孔鼻腔各寄生幾十種蟲,沒等屍肉朽臭,早已與蟲並生,說這是個五濁惡世,一點也不過分。

因此,看這紅塵大千的任何人、事、物,不可只看一個局促的小「點」,那太狹窄了;也別在糾葛纏繞的混亂「線」團裏,尋找蛛絲馬跡,那是理不清的。你遇事就該提升高度、拓寬視野,站在一個能俯視全「面」、全過程、全方位的制高點上看問題!如此,才能兼顧各項、全面思考、立場週到、圓融每個人而得到適當的解決方案;如此,那困厄、難關,會因提升高度、拓寬視野而顯得渺小與微不足道,然後你就有信心十足的勇氣,一腳邁過它、跨過去而呈現另一番海闊天空的新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