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走過很多地方,見過很多美景,無論是北方晶瑩潔白的雪域,還是江南煙雨濛濛的山水,都曾經在我的記憶裏暈染了一抹如畫的風韻。然而,再美的景色,於我來說,也只是匆匆地路過,那個常駐心底的、最美的地方,始終是那座清新的小城,那個叫做故鄉的地方。

最是難忘那條波光粼粼的護城河。盛夏的夜晚,叫上幾個夥伴,在水中嬉鬧夠了,一起躺在布滿鵝卵石的河畔上,聽著遠處的蟲鳴、蛙叫,望著天上的點點繁星,思緒像流水一樣慢慢蕩漾,整個人都融入了大自然,那種感覺真是美妙極了。

還有那一望無際的菜田。每當瓜果成熟的季節,那裏便成了「熊孩子」們的「遊樂場」。玩夠了,再順手摘幾個黃瓜、水蘿蔔。通常,我是不搞破壞的,但有一次,我沒忍住,偷拔了幾個水蘿蔔,剛拔完就被人發現了,我趕緊扔了水蘿蔔,跟著孩子們一起大叫著跑開。

到了菜田的邊上,有一條細溝,細溝裏有黑色的「土」,我一腳踩上去,誰知一下子陷了進去,嚇得我趕緊把腳收回來,卻聞到了一股很臭的味道,這才意識到,那黑色的「土」原來是農民釀的糞。我懊惱極了,怕被人看到笑話我,便故意落在了後面,等大家都走遠了,才到水庫邊上將腳上的糞洗淨,可是卻總感覺身上有一種臭味。

回到家,被媽媽一頓教訓。我向媽媽保證再不會去人家的菜地裏偷摘東西。這件事,曾是我多年不敢曝光的「隱私」,一直覺得很丟人,今天想起,卻感到妙趣橫生,這一件糗事,給了我一生的教訓,從那以後,不是自己的東西我是絕對不會動的。

去年回家鄉的時候,我特意去了一趟讀過的小學,就是想看看操場中間那兩棵大柳樹還在不在。還好,它們依然在,只是剛被修剪過樹枝,沒有記憶中茂盛了。

小時候,我特別喜歡那兩棵大柳樹,尤其是初夏時分,漫天的柳絮,飛飛揚揚,好多孩子都討厭它們,因為落在臉上很癢;而我卻很喜歡柳絮,喜歡它們那曼妙的姿態,它們在我的眼裏是美麗的。

那時候,有的孩子會用柳樹的枝條做成一種能吹出聲響的哨子,可惜我一直不會做,只能在地上撿人家不要的,運氣好的話,一樣會吹得很響呢!

微風吹過,柳條隨風輕擺,彷彿是在對我說:「嗨!老朋友,你長大了!」是啊!我長大了,時間在不知不覺間悄悄地溜走。然而,那些關於故鄉的美好記憶一直都在。

這些年,紅塵中穿梭,哭過、笑過、幸福過、悲傷過,人生的酸、甜、苦、辣從頭品嚐,故鄉,總是提醒著我莫忘初心,一路走來,才能從迷茫到通透,從狹隘到豁達。

那個生我、養我的地方,也是賦予我善良天性的地方,無論走出多遠、多久,看過多少怡人的風景,最美永遠是故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