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開盤至今半月有餘,第一回合已經結束,目前進入第二回合,這個回合的看點是雙方尋找盟友,這點對終盤決戰至關重要。

第一回合:中美雙方叫牌

3月22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備忘錄以後,經過幾輪反覆,雙方叫牌已經完成:

4月1日,中國政府宣佈,將對128種美國進口產品加徵關稅,其中豬肉、乾果、堅果、葡萄酒等農產品為主,作為對美國3月初對中國鋼鐵和鋁施加關稅的報復性反擊。4月3日,美國公佈了1,333項增收關稅清單。而中國也立刻出台了針對美國大豆、牛肉、飛機、汽車等重要進口產品的關稅反制措施,宣佈計劃對這些產品加徵25%的關稅。4月6日,特朗普總統表示要把加徵關稅的中國產品再增加1千億美元,中國則表示奉陪到底。與此同時,雙方官員又表示,貿易戰最終還是要靠談判解決。

第一回合的叫牌到此告一段落,美國之音發表報道〈美中全面經濟對話前途暗淡〉,援引華盛頓智囊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所的亞洲經濟高級研究員馬修古德曼的話說:「中美之間的全面經濟對話已經失效。雙方最終還是需要一個雙邊對話來解決分歧,但是目前雙方都在控制貿易戰升級,而並不是聚焦全面經濟對話這類正式機制。」

第二回合:雙方都在尋找盟友

早在3月23日WTO會議之後,歐盟、日本就申請加入美對華知識產權磋商,在知識產權問題上支持美國。但對貿易戰的其它方面,則各有保留。例如特朗普此前對鋼鋁產品增加關稅的法案,豁免了歐盟、南韓等一干國家,唯獨以「威脅國家安全」為由,將日本與中國並列。而日本政府官員認為「茲事體大」,作出強硬表態,「如果不能豁免,日本就不能(在貿易戰中)支持美國」。

歐盟作為中國最大的交易夥伴,現在深感焦慮,很擔心自己成為中美貿易戰中「無辜受傷的一方」。4月初,歐盟宣佈啟動了一項調查,審查美國對華所採取的懲罰性關稅是否符合WTO規定,希望在世貿框架之內解決貿易分歧。歐盟委員會還表示,它正在舉行高級別的會談,尋求緩解局面。

在特朗普總統表示考慮對中國加徵1千億美元的關稅後,中國駐歐盟大使張明在歐洲媒體上撰文,稱美國對中國進行301調查並採取限制措施,是「典型的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做法」,呼籲歐盟以清晰的立場反對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共同維護多邊國際貿易秩序。截至本文完成前,德法兩國媒體多引述專家意見,認為「歐盟不能在中美貿易戰中亂站隊」。

美國波音飛機這一重要商品被中國加徵關稅,可能將起微妙作用。近年來,空中巴士因多宗腐敗醜聞與品質問題引起各種訴訟,深陷困境,中國源源不斷的訂單成了空客的救星。僅在2017年,法國獲得中國140架客機、228億美元的大訂單;德國獲得中國130架飛機、價值170億美元的大訂單。這次中美貿易戰中,中國宣佈對美國飛機加徵關稅之後,全球最大的航空公司美國航空(American Airlines)於6日宣佈,取消原本向歐洲空中巴士採購22架A350型客機的計劃,改向美國波音公司訂購47架787型夢幻客機,總額達120億美元。如果中國以巨額空客訂單相誘,歐盟的態度可能會很曖昧。

除歐盟之外,美國還到自己的「後院」尋找支持。特朗普總統將在4月12號到16號出訪拉丁美洲,除了參加在秘魯首都利馬舉辦的美洲高峰會議之外,還將訪問哥倫比亞。特朗普政府資深官員表示,此行除了拓展美國的貿易機會,也要拉攏拉美國家,試圖對抗中國在該地區的經濟影響力。

但特朗普總統此行想達成目的並不容易。歷史上,拉美一直被視為「美國的後院」,近20年以來,中國的身影一直在美國後院起舞。自2000年至今,中國和拉美的貿易量增長22倍,同期拉美—美國、拉美—歐洲貿易僅翻一番。僅2016年一年,拉美地區政府便獲得了中國政策性銀行提供的210億美元貸款。奧巴馬總統任內已經試圖對抗中國在拉丁美洲的影響力,但也不得不承認美國對拉美影響衰微。2013年,前國務卿克里曾公開對美洲國家組織說:「門羅主義的時代已經過去」。近幾年,中國更是將「一帶一路」延伸到拉丁美洲。2018年1月,前智利總統巴切萊(Michelle Bachelet)在第二屆「中拉論壇」上表態,中國的「一帶一路」為拉美發展提供了新機會,智利將積極與中國一起推動「一帶一路」。

特朗普此次拉美行,官員明言寄望於這些國家與美國享有相近的民主價值觀,在此基礎上讓拉美國家選擇美國作為合作夥伴。但人類社會天性重利,更何況拉美國家對特朗普的移民政策耿耿於懷。數天前,數千拉美人在洪都拉斯集隊,浩浩蕩盪開進美國德克薩斯州,特朗普總統動用軍隊強行解散,這事讓拉美國家很不高興。對於這次中美貿易戰,拉美國家倒是可以兩邊開價,坐享漁翁之利。

美國寄希望於歐盟、拉美等共用相同價值觀的國家的支持,應該在半個月內見分曉。

中美民意看點多

在〈中美貿易戰:中國將有多少羊毛被剪?〉一文中,我已經談過美國商界、企業、農業組織大多表態反對貿易戰。《華爾街日報》日前剛發表〈中國關稅報復震動美國豬肉和水果生產業〉,專門分析這兩大行業的煩惱。

針對選民的調查結果與此有點不同,Harvard CAPS/Harris 民調結果:71%的選民認為應該解決對華巨額貿易逆差問題;61%的選民支持以提高關稅為威脅手段進行貿易談判;55%的選民認為現存的貿易協定是以美國人的工作為代價。三分之二的選民對可能的貿易報復感到擔心。

中國針對大豆這一政治性產品的增收關稅行動,特朗普總統作了如下反應:4月5日下令農業部長落實保護美國農民和農業利益的計劃;4月6日,特朗普在接受WABC Radio採訪時表示,美國與中國的貿易對峙是可能會令美國市場面臨一些「痛楚」,但長期而言美國民眾將會因此而獲益。

由於中國政府嚴格管制輿論,國內媒體當然都是高調支持要不惜代價地與美國將貿易戰打到底;海外異議色彩的中文網站及自媒體上則充斥著希望美國將中共政權一舉擊垮、「解救中國人民於水深火熱之中」的言論。隔著一道防火牆,兩類主張相反、但均出自主觀臆想的言論各自言說,成為一道怪異景觀。

但一些專家意見比較冷靜,認為中國自加入WTO以來,屢屢違規,沒有按承諾開放市場,確實佔了不少便宜,自身問題太多,美國發怒是可以理解的。天風證券劉煜輝直言,全球化面臨清算,中國、美國、跨國公司等參與各方都進入了某種臨界狀態。未來中國應該從4個方面採取措施,包括履行世貿承諾,降關稅;鞏固全球化分工成果;加快核心技術突破;有條件地開放互聯網。只有真正做到這些,中國經濟結構才能優化。這種理性聲音,不知中國政府能聽進多少。

要言之,中美兩國的政治體制不同,將決定兩國在貿易戰中的應對方式不同。中國是專制極權,令出一源。近幾天中國飼料加價,消費者無從表示不滿,媒體全得表態堅決支持中央政府決策,連「寧可吃野菜,也要支持我的國將貿易戰打到底」這類昏話都出來了。美國是三權分立,在白宮5月22日做出最終決策之前,媒體、各壓力集團均可自由表達意見,美國國會5月初將就對中國徵收懲罰性關稅舉行聽證會,國會的意見將是決定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