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1日的美國國會聽證上,有情報和安全專家表示,中共每年使用從美國研發上竊取的技術,約價值5,100億美元,中共是美國技術盜竊的最大威脅。而中共大規模竊取美國技術,或是鑽了奧巴馬政府期間削弱美國反間諜機構權限的漏洞。

上述由美國國會眾議院科學、太空和技術委員會旗下的研究和技術小組委員會以及監督小組委員會共同舉行的聽證會,主題是:「學者還是間諜:以美國科技和發展為目標的外國計劃」。 

「中共有一個以政府主導的、多方位的秘密計劃,其主要任務是獲取技術,同時還有一項通過開發和利用全球電信基礎設施獲取有利信息的高度提煉戰略。」前美國國家反情報主管克利亞夫(Michelle Cleave)說。 

她表示,中共制定了技術盜竊的專用清單,利用秘密代理、前線公司以及與被盜竊項目建立聯合研究機構等盜竊美國技術。 

克利亞夫建議,採取打擊和瓦解外國情報機構的方法來對付外國間諜,在間諜進入美國之前就動手,以制約這些間諜在美國境內的活動能力。 

「我們可以逐案針對單個間諜或技術盜賊,或者我們可以對準送他們來這的服務。」克利亞夫說,「總之,我們可以繼續進攻,但是國家領導層必須願意下指令,以及授權美國的反情報機構執行這一重要任務。」 

克利亞夫透露,奧巴馬政府削弱了美國反間諜機構對抗外國間諜的工作,遏制了國家層面的反間諜工作。 

在2004年,美國成立國家情報局辦公室之後不久,小布什總統執政期間就對針對外國間諜的反間諜項目有所限制。克利亞夫告訴國會:「不幸的是,奧巴馬總統繼續倒退。」 

她說,當時的國家情報局局長克拉珀(James Clapper)在2013年發布了一項指令,要求所有反間諜項目由單個部門或機構運作,從而大大減弱了國家反間諜項目的權力。 

克利亞夫表示,美國反情報機構的主管是安全和反情報中心整合後的主管,在2013年斯諾登(Edward Snowden)、2010年曼寧(Bradley Manning,後變性並改名為Chelsea Manning)等內部洩密事件發生後,反情報主管的權限被進一步削弱。 

「沒有專門的(反間諜)戰略項目,同時因為被忽視,(反間諜)精英的主動性也在消失。」她說。 

美國的反情報工作目前被分散在聯邦調查局(FBI)、中央情報局(CIA)和五角大樓(國防部)三個部門,克利亞夫認為,這種拆分導致監管空白,允許外國間諜在美國境內運作而不受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