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一二、生生之意 天地之心

草木纔零落,便露萌穎於根底;時序雖凝寒,終回陽氣於飛灰。肅殺之中,生生之意常為之主,即是可以見天地之心。

萌穎:萌芽。穎,禾的尖端。

時序:時間、季節的先後順序。

凝寒:嚴寒、非常寒冷。

陽氣:春天陽光重回大地的氣息。

飛灰:古人將葭灰裝在竹筒中,冬至時一陽來復,其灰自然飛出,以此來定時序。

生生:孳息不絕。

一 一三、雨後山妍 靜夜鐘清

雨餘觀山色,景象便覺新妍;夜靜聽鐘聲,音響尤為清越。

新妍:清新妍美。妍,豔麗、美好。

清越:形容聲音清脆悠揚。謝靈運《石門岩上宿詩》:「異音同至聽,殊響俱清越。」

一 一四、登高心曠 臨流意遠

登高使人心曠,臨流使人意遠。讀書於雨雪之夜,使人神清;舒嘯於丘阜之巔,使人興邁。

雨雪:下雪。雨,當動詞使用。

舒嘯:長聲吟嘯。陶淵明《歸去來兮辭》:「登東皋以舒嘯,臨清流而賦詩。」

丘阜:小山崗。

興邁:興致勃發。邁,奮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