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1日的美國國會聽證上,前美國國家反情報主管克利亞夫認為,美國國會在2002年通過《反間諜強化法案》(Counterintelligence Enhancement Act)來解決外國間諜來美從事活動的問題,但因為情報機構抵制改革,法案並未達到預期效果。 

她說,此後美國的反間諜工作轉向處理個案,「沒有針對中共或任何其它外國勢力的情報活動進行偵測、阻止或瓦解,抑或執行戰略性的反間諜行動。」 

她說:「我們對對手的間諜服務以及他們能造成的傷害知之甚少。」 

不過,美國國家反間諜和安全中心發言人梅爾斯塔德(Joel Melstad)沒有直接置評克利亞夫的發言。他說:「我們的人員仍強調戰略反間諜工作。」 

梅爾斯塔德表示,除了名稱變更外,該中心主任的反間諜權限仍與2002年法律中的規定相同。他否認該中心有忽視更大的戰略反間諜工作目標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