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崇是蘇軾的好友,是個能詩善畫的和尚,尤其擅於小景;他所描繪的鵝、鴈、鴛、鷺等禽鳥栩栩如生,毛羽膨鬆,神態生動。

有一次,惠崇畫了兩幅生動的小畫〈春江晚景〉,其一是鴨戲圖,另一幅是飛雁圖。蘇軾看了很是喜愛,便特地為他題畫,這首正是題鴨戲圖的詩。

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

蔞蒿滿地蘆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時。

竹林外的桃花三三兩兩綻放,

春天的江水回暖了,

嬉戲的鴨子們最先知道。

蔞蒿已經長滿河灘,蘆筍也開始抽芽了,

這正是河豚要從大海游回,

逆江而上產卵的時節呀。

這首詩清新可愛,色彩鮮明:江邊初醒的植物,嬉戲的群鴨,肥美回游的河豚,所有百姓熟悉而俚俗的事物都同時躍動起來了,展現出一片春天到臨的喜悅;其中「春江水暖鴨先知」一句更是形象生動,意妙而自然,也被當成蘇軾題畫詩的代表作。

人類自以為無所不知,然而春來卻是萬物先行知曉了。作者寫出了桃花的紅、蘆蒿的綠、江水的藍、群鴨的黃,所有色彩交織著,又同時在活動著。

花兒正開,植物悄悄出芽,鴨子大動作的宣示,但這些畢竟還只是畫中已見景象的說明,是平面的描述而已,末句忽然跳入一個將要發生事件的預示:河豚就要大舉回歸了!將整幅畫的意境瞬間擴展出畫外,也為全畫增添了春的靈動和無限生機。

〈春江晚景〉圖已不知在何處,但蘇軾的〈題惠崇春江晚景〉詩,卻流傳了千古。◇

──節錄自《獨釣寒江雪──經典名作中的秘密》/文津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