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乃古中國九州之一,堯帝時彭祖在此建大彭氏國,西楚霸王項羽建都彭城(即徐州),漢武帝時置徐州郡國。漢末亂世,徐州更以「五省通衢」之地利,兼之陸路輻輳、水路暢通,成為各路諸侯必爭之地。爭奪徐州,乃是曹、劉首次交鋒,拉開三國之戰的序幕。

曹操初踞兗州,建青州兵,招賢納士,不久威震山東,遂遣人護送老父曹嵩前來團聚。徐州牧陶謙欲結納英雄,在曹嵩途徑徐州時設宴款待,並派兵護送。隨行將士見財起意,便殺人越貨逃之夭夭。曹操悲痛之餘,揮兵徐州,決意為父報仇。

徐州危難之際,幸得孔融、劉備兩員大將相繼馳援。孔融時任北海太守,兵多糧廣,兼與陶謙交厚,自是義不容辭。而劉備在平原,除關羽、張飛兩位神將外,麾下兵微將寡,難以與任何一路諸侯抗衡。但當孔融提出共同抗曹救徐時,劉備明知前路凶險,卻出於仗義扶弱之心,慨然允諾。

一辭徐州牧

因只徵得三千精兵,劉備請求先借兵馬,再赴徐州,孔融心有顧慮,再三囑咐他切勿失約。劉備正色回答:「公以為備為何如人也?聖人云:自古皆有死,人無信不立。劉備借得軍、或借不得軍,必然親至。」

劉備是仁人君子,救徐州是出於道義,不失約是出於信義,何況他有興漢之志,視取信於人為立身之本,是較武力、疆域重要的處世法則。因而他借來三千步軍與大將趙雲之後,便火速趕往徐州,會合孔融,議定退曹之計。

這日,劉備率張飛與一千人馬奇襲曹營,大戰于禁,直殺到徐州城下,陶謙望見,急開城門,恭迎至府衙設宴款待。

席間,陶謙被劉備的軒昂儀表與豁達談吐所折服,不由生出「禪讓」之意。他命謀士麋竺捧來牌印,讓劉備愕然一驚。

陶謙以徐州百姓安危為重,執意出讓徐州,緣由有二:一是國祚衰微,王綱不振,劉備身為漢室宗親,正需要壯大實力,匡扶社稷;二是陶謙老邁,已無能力繼續鎮守徐州。

劉備聞言離席婉拒,他認為自己於國於天下未建寸功,居平原相已感慚愧,為義前來救徐,怎能趁人之危而佔徐呢?

他為讓陶謙安心,賭誓明志:「公出此言,莫非疑劉備有吞併之心耶?若舉此念,皇天不佑!」

陶謙再三相讓,劉備只是不受。麋竺見狀解圍,道相讓之事且暫緩,當務之急是商議退敵之策。劉備義辭徐州牧,暫告一段落。

曹操攻打徐州,《三國演義》明刊本插圖(公有領域)
曹操攻打徐州,《三國演義》明刊本插圖(公有領域)
二辭徐州牧

劉備以先禮後兵之策,按兵不動,致書曹操罷兵。曹操因呂布破兗州、據濮陽無心作戰,便回信言和,拔寨而退。徐州城轉危為安,孔融、關羽、趙雲亦入城相會。

宴飲中,陶謙再提出讓之事,當著眾位豪傑之面,延請劉備至上座,鄭重說道:「老夫年邁,二子不才,不堪國家重任。劉公乃帝室之冑,德廣才高,可領徐州。老夫情願乞閒養病。」二讓徐州,陶謙更提到後代難當大任,徐州牧後繼無人。而且他於慶功宴上當眾拱手出讓,足見真切誠摯,亦可消劉備覬覦徐州之嫌。

劉備毫無遲疑,再次謝絕:「孔文舉令備來救徐州,為義也。今無端據而有之,天下將以備為無義人矣。」劉備此言,將「義」推至極致。

這樣一個天大的好事,劉備卻避之不及,他堅信有德者才是最終贏得天下的勝者。就連關、張二將都忍不住出言相勸。一個讓劉備姑且做個臨時的長官,一個道陶謙好意相讓,何必推辭。劉備見結義兄弟都不解自己的苦心,不由責備:「汝等欲陷我於不義耶?」

最後,陶謙只得採取折衷方法,挽留劉備。他請劉備赴近邑小沛駐紮,與徐州成犄角之勢,協助自己共保徐州。眾人力勸,劉備這才應允。

三辭徐州牧

就在曹操與呂布的激戰過程中,徐州暫得保全,然而時年六十三歲的陶謙,卻敵不過生老病死,染病日漸沉重。彌留之際,陶謙以商議軍務之名,請劉備入徐州,懇請他繼任徐州牧,否則死不瞑目。劉備問:「君有二子,何不傳之?」陶謙以二子不堪任,囑咐劉備切勿叫他們掌管政務。

劉備再問:「備一身安能當此大任?」陶謙便舉孫乾、麋竺為輔臣。至此,劉備似乎再無任何顧慮,既無奪位之憂,更有賢才輔佐。然而,陶謙到底沒有說服劉備,無奈下以手指心而逝。

徐州軍士舉哀發喪之後,捧牌印交給劉備。劉備固辭不受。

次日,徐州城出現極感人的一幕。滿城百姓擁擠至府前,哭拜求告:「劉使君若不領此郡,我等皆不能安生矣!」

關、張從旁力勸,劉備見接管徐州之事避無可避,便順從天意,暫且代管徐州事務,移軍入城,安撫百姓。同時,親自掛孝,為陶謙舉辦莊重的葬禮,並奏報朝廷,恭請天子決定徐州牧的真正人選。

即使曹操有意再圖徐州,也因徐州軍民誠信歸服忠厚仁義的劉備,一時難以撼動,便接受謀士建議,轉向繼續剿滅黃巾餘黨,令朝廷喜、百姓悅,行順天之事。

呂布濮陽大敗曹操,《三國演義》明刊本插圖(公有領域)
呂布濮陽大敗曹操,《三國演義》明刊本插圖(公有領域)
呂布奪徐

劉備的仁義不僅表現在對溫厚純篤的陶謙禮讓再三,面對狼子野心的呂布,也同樣仁至義盡。

與曹操對戰,呂布潰敗,窮途之際來投靠劉備。麋竺以呂布是虎狼之徒,一定會傷害收留他的恩人,向劉備提出警示。劉備卻不以為然,他認為,昔日若不是呂布偷襲兗州,徐州之困也不會輕易化解,可說是於徐州有恩,如今他走投無路,「義」字當先的劉備豈能坐視不理?

劉備也多次提出,要將徐州讓給呂布,呂布雖同樣謝絕,但其反應與劉備相較,卻有無心圖徐與伺機謀徐的微妙區別。

第一次,呂布已準備接下牌印,只因見關、張之怒色,心中忌憚而作罷。第二次,呂布毫無恭敬之意,只說「賢弟不必推讓」,惹怒張飛,幾乎要拳腳相見。

因呂布與張飛的矛盾難以化解,劉備請他暫去小沛駐紮,相互照應。後劉備接到討伐袁術的詔書,起兵征討,獨留張飛守城。誰知張飛飲酒誤事,得罪呂布的丈人曹豹。呂布見有可趁之機,便和曹豹裏應外合,趁張飛醉臥之時一舉奪下徐州。只有十八騎兵護送張飛逃離,劉備家眷盡陷呂布掌控。

張飛尋至劉備,具說呂布夜襲徐州。眾將士大驚失色,唯有劉備勸慰眾人:「得何足喜,失何足憂!」劉備不關心徐州的得而復失,只擔心家眷,更怕張飛自責而溫言寬慰。

劉備等人返回徐州,呂布彷彿主人一般送還家眷,更安排劉備去小沛駐守。主客尊卑之位頃刻倒轉,關羽、張飛乃至眾將士皆有憤憤不平之意,唯劉備泰然自若,仍從徐州大局出發,與呂布坦誠相見,善意交好。

呂布題跋像,取自清光緒庚寅冬月廣百宋齋校印《圖像三國誌》(公有領域)
呂布題跋像,取自清光緒庚寅冬月廣百宋齋校印《圖像三國誌》(公有領域)

呂布因劉備得以棲身徐州,兩人若能守望相助,三國格局或許又是另一番局面。而呂布卻不思恩圖報,更不珍視劉備忍辱負重的苦心,即使憑一時武力強取徐州,終究難逃英年早逝的下場。他空有蓋世武功,只因他才、德皆不足當其位,故難成徐州真正的主人。

反觀固守仁義、以德報怨的劉備,能屈能伸,代理州牧恭謹有禮,屈居小沛仍然矢志報國。劉備順天承命,贏得徐州乃至天下人心,最終能夠成就真正的王圖霸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