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東位於台灣東部的太平洋與中央山脈之間,與花蓮同有「台灣後花園」之稱。在沒有颱風及沙塵暴的日子,從充滿喧囂與陰霾的城市來到台東,眼前景致份外清澈,而且走走逛逛,轉個彎,不是碰到山,就是遇到海。

第二天

海濱公園的日出。
海濱公園的日出。

為了看日出,一早就冒著寒冷的天氣出門,趕搭第一班市區循環公車到海濱公園。

抵達海濱時,皎白弦月仍高掛天空,海平線一大片厚厚的雲層,上方卻已見晨曦浮現。但見已有多人陸續駐足在海濱等候日出,不過緊臨海平線的那片厚厚雲層卻未見消散的跡象,隨著時間的推進,令人頗感不安。果不其然,旁邊有位可能是當地人告訴我們,今天海平線雲層太厚,應不會有日頭從海面浮出的景象了。果然,我們左盼右盼,最終只看到幾束陽光從雲層縫隙中灑下海面,太陽從雲層後露臉時已是刺眼了。

回會館用完早餐後,再至轉運站搭往池上的班車。車行在台九線縱谷公路上,從車窗往外望,山巒疊嶂,藍天披掛蒼穹,偶見白雲飄浮在山腰間,好一幅清新無染的景致。

在站前租了輛電單車,開始了池上田園之旅。電單車緩行在池上田野阡陌間,看著一片片黃澄澄的油菜花田,橫臥在青山藍天下,美得令人屏息。眺望遠山山頭隱約可見一層白白的,思忖應是近日寒流高山下雪所留下的殘雪吧!

黃金燦爛的油菜花

黃澄澄的油菜花海形成農村一道美麗風景線。
黃澄澄的油菜花海形成農村一道美麗風景線。

幾年前的初夏首訪池上,看的是迎風搖曳的金黃色稻田,可惜卻碰上沙塵暴,整個池上田野間黃沙滾滾,與今日晴空萬里,白雲兩三朵的畫面簡直如天壤之別。

池上鄉田間阡陌縱橫,出產的「池上米」曾是進貢日本天皇的「貢米」。
池上鄉田間阡陌縱橫,出產的「池上米」曾是進貢日本天皇的「貢米」。

池上鄉位於新武呂溪流域的河谷平原上,由於土壤、水質及氣候條件適宜稻米栽種,池上鄉所生產的「池上米」,在日本佔領台灣期間,曾被作為進貢給日本天皇的「貢米」。

油菜花海是稻田休耕期常見的農村景象,通常農家會在每年12月初左右在稻田撒下油菜花籽,來年春耕前將長成的油菜花翻入土中做為肥料。黃金燦爛的油菜花海不只賞心悅目,油菜花的嫩芽也十分鮮嫩,即使只是川燙不加醬汁也是爽甜可口,是在農家才能享受到的美味當令時蔬。

大坡池周圍景致優美,徒步或踩單車遊覽皆宜。
大坡池周圍景致優美,徒步或踩單車遊覽皆宜。

接著來到新武呂溪伏流和人工灌溉渠圳溢水匯流成的大坡池,大坡池是內陸淡水沼澤,四周植物及鳥類生態豐富,且景致優美,因此除了原本的調節農田水源功能外,也成為休憩景點。每年七、八月份當地政府會舉辦「竹筏節」,讓遊客搭乘竹筏在池中遊覽,體驗早期當地居民划竹筏在池中撈補魚蝦的樂趣。

大坡池幅員不小,離池上車站不遠,池旁有一大片斜坡草皮供人休憩,坐在草皮高點處可俯視整個大坡池的美景。池的遠端栽有大片荷花,五、六月間多了一處賞荷景點。

令人回味的鹹湯圓

回到台東為時尚早,於是在台東舊站園區閒逛。三節橙灰色相間的老車箱供人欣賞,野草小花長得比鐵軌還高,棲坐在不怕火車來了的鐵軌上也是挺愜意的。

昨天晚餐在離會館不遠的更生路上的阿興小吃享用鹹湯圓,湯圓外皮嫩滑彈牙,內餡鮮美,湯頭鹹度適中,與老婆兩人皆很滿意。今晚本欲再度前往品嚐美味,走到目的地才發覺竟然沒有營業,殊為可惜。(下周一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