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3日,湖北省政協原秘書長劉安民等2人接受調查,並被採取留置措施。

劉安民在2011年開始成為湖北省政協秘書長的任職期間,曾服務過的省政協副主席有十八大後「第四虎」劉善橋。劉善橋是在十九大前被中紀委拿下,落馬時間是2017年6月。

此外,劉安民自2016年4月起擔任省政協社會和法制委員會主任,曾搭檔過的副主任是程穎。程穎在轉任省政協之前擔任湖北省監獄管理局局長。程穎同劉善橋一樣,也是在十九大前被查,落馬時間是2017年9月。

換言之,這次劉安民被調查,讓李鴻忠在任湖北時的四大班子之一省政協,其副主席和秘書長,在一年不到時間先後落馬;其社會和法制委員會的正、副主任,也在時隔一年後相繼落馬。

而與劉安民在同一天被查並被採取留置措施的,還有三峽大學原副校長焦時儉。

但在湖北官場,劉安民與劉善橋、程穎,或與焦時儉,並不只是搭檔過或同一天落馬這樣表面的連繫,因為一條線,劉安民等人還可連繫上現在中共全國政協任職的前湖北省政協主席、省委副書、武漢市委書記楊松,而串聯起他們的這一條線是「610」系統。

「610」系統是江澤民迫害集團指揮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核心系統。楊松曾任湖北省「610」組長,而劉善橋、劉安民、程穎等人曾經在職的地方黨政單位或政法公安、監獄等系統,是外界熟知執行「610」迫害的重災區,其實教育系統也是迫害重災區。

如這次落馬的焦時儉自2000年6月起擔任三峽大學副校長,該校也設有「610」辦公室。在《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2013年7月發佈一份通告關於三峽大學參與迫害的部份事實,已轉任正校級調研員的焦時儉仍名列其中。另據海外《明慧網》報道披露之一,2005年三峽大學《法律基礎》課程,要求上課學生觀看「天安門自焚偽案」,但為了掩蓋錄像片中無法迴避的兩個鏡頭──身上著火、衣服都燒爛後的王進東卻毛髮無損、雙腿間的裝了汽油的雪碧瓶也仍然完好,就在錄像片中對王進東的頭髮和雙腿之間的雪碧瓶作了模糊處理,以防學生看出其破綻。從小學到大學,教育系統最惡劣的迫害就是強逼學生觀看已被證實造假、擺拍的這起偽案。

雖然「610」已在這一輪機構改革中被裁併,但參與者的罪行不會勾銷,如湖北原「610」組長楊松,即便在中共官場沒有落馬,卻已於2010年被台灣法輪功學員向台灣高檢署控告楊松「殘害人群罪」。楊松的例子同樣提醒同為江派迫害要員的李鴻忠,世界上有太多法律可以制裁人權惡棍。

李鴻忠現任天津書記,但他的壓力並不侷限在天津官場,還包括在十九大召開之前,具體而言就是他2016年9月離鄂入津後一段時間,湖北隨即開啟一波反腐小風暴。

今年1月31日,湖北現任當局曬出了這場小風暴的結果──「2017年反腐成績單」。衡諸前例,每當地方一把手在新舊交接後出爐的反腐數據,很大意味是在暗指前任反腐不力。若是如此,這也算是李鴻忠面臨的一種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