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據與美國國安委員會高級官員會面的美國對華援助協會主席傅希秋透露,特朗普總統在中美關係上,將有重大的戰略性的改變,即特朗普將改變美國過去對中國在宗教自由、人權、法治的惡化上抱持的軟弱態度,他將做出非常大的反應。可以印證此言的是,同一時間,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希瑟·諾爾特在她的官方推特上聲援被捕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而在其轉發的美國國務院民主、人權與勞工事務局的推文中,則點出了王全璋被關押的原因:為法輪功學員提供法律辯護。

眾所周知,這些年來,中國人權狀況持續惡化,不僅大量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判刑、毆打致死乃至強摘器官,而且不少異議人士、訪民、維權律師和反抗暴政的普通民眾、藏民等都是當局殘酷迫害的對象。對此,國際社會雖然給予了一定的譴責,但在巨大的經濟利益面前,一直宣稱捍衛人權的西方政府並未在政府層面予以足夠的關注並公開譴責,而是選擇了迴避或者拿其作為與中共談判的籌碼。

如大陸著名律師高智晟在其書中披露,北京秘密警察頭子於泓源在與其見面時稱,時任美國國務卿的希拉莉2009年訪華伊始,就談到了人權、高智晟問題,還向中共要一萬個億。在中共當局給了八千億後,希拉里絕口不提人權和高智晟問題了。正是因為這樣的縱容,才導致迄今為止,中共當局仍然有恃無恐,仍有不少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王全璋、高智晟律師下落不明。

無疑,在中共迫切想走向世界、大力推動全球化的當下,在絕大多數中國老百姓被恐嚇的不敢發聲的情況下,改變這種現況少不了國際社會的施壓。對中美兩國政治、經濟體制有著清醒認識的特朗普,在就任後,就在實踐自己競選時的承諾。近期藉由貿易向北京施壓,爭取公平公正的市場業已取得了成效,北京不得不加快在汽車關稅、金融市場等方面的開放步伐。而宣揚捍衛和堅守美國基本價值觀的特朗普政府,同樣可以在推動中國人權改善方面有所作為,其在政府層面的高度關注和公開譴責將向北京傳遞非常清晰的信號。

不僅如此,如果特朗普政府可以公開原重慶公安局局長兼副市長王立軍交美的秘密材料,將對中共政權是一記重擊。至少可以戳穿一直否認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中共的謊言。

2012年2月,為了活命的王立軍,前往美國駐成都領事館申請政治避難,他交給了美方對中共極具殺傷力的內幕材料。有匿名讀者爆料,王的資料包括了六個部份,其中最讓中共領導人心驚膽顫的是:薄熙來指示參與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相關證據(錄音、密件等)及政法系統下達的對法輪功及異議人士的鎮壓文件。

如果說當2006年遼寧瀋陽的蘇家屯爆出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美國政府在曝光三周後,以派專家調查後並無證據支持為由,否認此類罪行的存在尚可以蒙蔽世人;如果說當加拿大人權活動家喬高與麥塔斯經過縝密的獨立調查,確認這古今罕有的罪惡的確存在後,美國政府以事不關己的心態還可以一直裝聾作啞,那麼此番來自於中共內部的王立軍提供的材料無疑印證了關於蘇家屯的「傳聞」和獨立調查的真實性。

據悉,在王立軍將上述材料交給美國政府後,一方面,美國政要將薄熙來的陰謀通告給了來訪的習近平,這才有了其藉由反腐拿下眾多江派高官的驚險五年。另一方面,美國國務院就應國會要求,於4月25日上午眾議院召開了簡報會,向國會議員通報了王立軍事件。據悉只有國會議員才能參加這一簡報會,連議員助手都不能出席。

完全可以想像得到,在國會議員們了解到王立軍提供的材料後,尤其是活摘人體器官部份,該是怎樣的震驚和憤怒。一些議員在良知和良心的驅使下開始發聲,開始敦促美國政府發聲。

5月24號,美國國務院在2011年度人權報告中首次明確提到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問題。

7月12日,在法輪功「反迫害」十三年之際,來自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國會山前舉行了「解體中共 停止迫害法輪功」大集會,26位美國參眾兩院議員、10多位非政府組織代表、歐洲議會副主席等或親自參加集會、或致信、或派代表到場予以聲援。

9月12號,美國國會就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舉行了首次聽證。10月4日,美國106位眾議員聯名上書美國國務院,要求美政府公佈已獲得的有關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一切資料,以及王立軍可能提供給美國成都領事館的資料。11月13日,美國資深聯邦參議員英霍夫再度致信質疑、呼籲美國政府公佈有關資料。

2014年7月30日,199名美國國會議員共同簽署的281號決議案在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完成最後審議,責令中共停止強摘器官。薄熙來和王立軍的名字,赫然出現在決議案中,而他們的「上榜」是因為他們捲入了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

然而,與美國國會議員傳遞的清晰信號相比,奧巴馬政府在此問題上仍是選擇與中共領導人私下溝通,並沒有公開譴責,而深知內情的北京高層在拿下參與迫害法輪功的眾多江派高官後,出於保黨需要,也沒有清算迫害的始作俑者江澤民、曾慶紅,更沒有公開停止迫害。雖然高度集權的北京高層採取了一些舉措,傳遞自己並不認同迫害的態度,但迫害只要沒有停止,不論是誰,都要承擔相應的責任,無論有何種理由。

再看特朗普。業已在中美貿易問題上表明強硬態度的特朗普,同樣在中國宗教自由、人權、法治問題上傳遞了自己的態度,從支持《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案》到發佈行政令,列出了全球13名嚴重人權侵犯者和腐敗者;從下令營救維權律師家屬到2017年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報告再次明確提出法輪功學員被強摘器官的問題⋯⋯其下一步的大行動會是甚麼呢?會如何處理王立軍交美材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