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領導人習近平10日在博鰲亞洲論壇上演講的內容,如將中美貿易糾紛現狀翻頁,各界輿論紛紛解讀。有觀點認為,如果中國真正擴大外國企業市場准入,很可能將對中共現行體制有所衝擊;而特朗普的強勢或推動中共體制變革。

外界注意到,習近平在約40分鐘的講話中,最引人注意的是他強調:「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閉,只會越開越大!」他指的是,大幅度放寬市場准入、創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資環境、加強知識產權保護、主動擴大進口。

11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稱,中國宣佈擴大開放的重大舉措,與當前中美經貿衝突無關。

時政評論家李天笑博士接受大紀元採訪時分析,在中美貿易摩擦非常重要的關鍵點背景下,習提到這個重大舉措,實際是用改革開放這種主動的形勢,回應目前中美之間貿易摩擦的問題。

「或者說,作為改革開放的幾個重要的突破口來做的。重要的方面是應了特朗普對他的要求,或者對中國目前在要處理不公平貿易狀態的幾個方面來做努力,這個關係比較微妙,是一個巧妙的結合。實際上,是在美國的強大壓力之下,把這個壓力變成一種改革開放的動力來做。」

習近平演講中否定江澤民搞假開放

另一方面,李天笑認為,習近平講話中含有否定早前江澤民所搞的假開放真圈錢,下套,讓外國企業進來,被迫交出知識產權,「搶奪他們的知識產權,欺騙,搞畸形的開放。」

「這個他是有針對性地在否定江澤民。他(習近平)提了幾點(開放),還是有一定的可行性,確實他是有誠意這麼做,比方說在汽車、船舶、飛機等行業。這些行業也要拓寬外資股份的限制,他特別提到汽車行業,外資行業的限制要打開。」

習近平在演講中稱,今年將重新組建國家智慧財產權局,完善加大執法力度,把違法成本顯著提上去,把法律威懾作用充分發揮出來。

開放過程將衝擊中共政權

專欄作家、資深時政評論員夏小強分析,整體上,習的話實際上是退讓和讓步。現在世界國際貿易體系和中共體制是一種矛盾。因為中共的體制是封閉的,以既得利益集團控制中國的命脈,只有通過對國有企業的佔有才能夠賺錢,但是國際貿易體制要求就是自由和開放。

「包括訊息的開放、金融市場和互聯網的開放。可是,一旦互聯網開放,中共用來製造謊言的工具對民眾就不再有用;金融市場開放之後,中共控制金融利率攫取財富的手段也將失效,所以將會對中共的統治集團造成致命的衝擊。」

「在這個過程中,特朗普從客觀和外界來給中共整個施加壓力。中共即使它不願意這樣做,但是因為它手中沒有那麼多牌,它打不起,它打不贏這場貿易戰,所以它只能一步一步地退讓。至於說將來,具體中國這個市場會出現甚麼變化,要看以後的具體局勢的發展。」

外界觀察,特朗普政府對中共施以懲罰性關稅,引發所謂的中美貿易戰危機。特朗普要達到的目的,他最在乎的是減少中美貿易逆差規模,更重要的是互相協商的結果所達成的確定性協議。

特朗普強勢態度或推動中共體制變革?

夏小強認為,中美之間貿易博弈,特朗普強硬應對中共,從更深層角度來講,將會從客觀和外部推動中共體制的變革。未來中國發生的巨變,很有可能將會應驗特朗普所說的「兩國將有一個偉大的未來!」

夏小強分析:「(其中)國際經濟是一個互聯網時代,自由貿易需要訊息自由的流通,這是一個必須的前提條件。中共這種封鎖不可能進行正常的國際自由貿易,所以互聯網開放是中國整個經濟融入國際貿易體系的一個必須的步驟。這一步,將來一定會到來。」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則認為,習近平說「宜早不宜遲、宜快不宜慢」,當然有一部份它會落實,有些問題會比較快地採取一些措施,但是在其它方面就可能會拖延,有些事情根本不會去改。

「涉及到體制變革就會控制得更緊,更不會輕易地放,當然還會把政治權力方面的考量放在第一位;如果他覺得這個對他有影響,他就會繼續關門或者只開一點點小小的門,就看情況。純粹經濟可能會開放得快一點、多一點,但是涉及通訊、金融就會做得慢一些。」

「另外,像知識產權問題,恐怕能夠做出的讓步是很有限的。因為中共希望能夠實現『中國2025計劃』,希望未來在高科技領域裏也處於領先的地位。所以,還是會想儘量地盜竊外國的知識產權,不願意去認真地遵守。」

竊取知識產權造成的問題,使特朗普總統根據301調查結果在3月22日簽署備忘錄,對價值6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懲罰性關稅。當時特朗普曾說,中共竊取美國知識產權已到了「失控」的地步,而且大量的「知識產權盜竊仍在進行」,導致美國損失數千億美元,絕不能讓這個情況再度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