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的詩人也有崇拜的對象嗎?

公元七二七年,唐玄宗開元十五年,年輕的李白來到了湖北安陸,在這兒遇見了孟浩然。孟浩然年長李白十二歲,當時已經是名滿天下的詩人了,而年輕的李白才初出茅廬呢。他們一見如故,時相往來。李白彷彿像見到了一座高山,一心只想親近與登攀;孟浩然的胸懷磊落,恬淡自然,讓李白寫下了「吾愛孟夫子」的滿腹欽仰:

吾愛孟夫子,風流天下聞。

紅顏棄軒冕,白首臥松雲。

醉月頻中聖,迷花不事君。

高山安可仰,徒此挹清芬。

~〈贈孟浩然〉

七歲便能作詩的杜甫(也算天才了吧),二十歲後漫遊各地,在洛陽認識了李白,李白的天才飄逸令杜甫歎服至極。兩人結伴同遊,睡覺時還蓋一條被子。杜甫就像看到了最明亮的光,在後急急追尋而不得。

杜甫草堂(維基百科)
杜甫草堂(維基百科)

正如李白寫下了「吾愛孟夫子」的篇章,杜甫寫下了「白也詩無敵」的極致讚揚,他一生中共為李白創作了近二十首詩篇:

白也詩無敵,飄然思不群。

清新庾開府,俊逸鮑參軍。

渭北春天樹,江東日暮雲。

何時一樽酒,重與細論文。

~〈春日憶李白〉

然而,就像李白學不會孟浩然的恬淡,杜甫也總學不會李白的瀟灑;他們都沒有跟隨自己心中的偶像走上相同的道路。

在人生的磨難中,不同的生命,做出了不同的選擇。

《歷代古人像贊》中的李白像(公有領域)
《歷代古人像贊》中的李白像(公有領域)

孟浩然在頓挫後歸隱,在平淡的生活中找到了心中的寧靜,成了田園詩派的代表。李白憑藉著超然的性格,與對出世歸真的堅定信仰,一次次走過人生的風暴,人們說他是浪漫派詩人。

而杜甫,卻從來沒有脫離塵俗,以其紮紮實實的苦難與錘鍊,成了偉大的寫實詩人。

時間的巧合,彷彿精心安排的序列,詩人恰好都是在最具熱情的時刻,遇見了打開自己文學視野的長者,孟浩然與李白,李白與杜甫,年齡差距正好都是十二歲(一說十一歲)。

或許,這才是神最卓越的寫作,要在這場文學的盛宴中,為了大唐詩歌的繁盛,為了詩風的轉換與交接,選擇了最具能量的生命,寫下最動人的詩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