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衝突近期成為鎂光燈焦點,對於美國為了反制中共竊取知識產權,擬加徵中國商品關稅,中共立即誓言以牙還牙奉陪到底。專家說,這場爭端突顯了中共對世貿的漠視及其在貿易方面的致命傷。

貿易數據顯示中共恐難「奉陪到底」

當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4月3日公佈擬對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25%關稅的1,300多項商品清單,隔天中共立即回應稱要對同等價值的美國商品徵收同等水平的關稅,擬報復106種美國商品,其中包括大豆、波音飛機、汽車、牛肉、高粱等,主要是來自美國那些支持特朗普(特朗普)的州。去年美國對華出口這些商品價值接近230億美元。

4月5日,總統特朗普表示,已命令貿易代表考慮再對1,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關稅的可行性。如果特朗普政府確定可行,那麼美國將對總計1,500億中國商品加徵至少25%的關稅。隔天(4月6日),中共商務部發佈聲明表示,對於美國的單方面行動,「絕對會不計代價反擊到底」。

根據聯邦政府統計,去(2017)年美國出口商品到中國的總金額是1,304億美元,自中國大陸進口商品的金額達到5,056億美元,逆差3,752億美元。

中國自美國進口商品的金額為1,300多億美元,美國如果對1,500億中國商品增稅,想要「反擊到底」對同等價值美國商品實施報復的中共,屆時可能會陷入捉襟見肘的困境。

中共手上能夠「打擊」美國的最大武器莫過於大豆了,據美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統計,美國大豆出口大約62%銷往中國,去年美國向中國出口的大豆金額達140億美元,與飛機(143億美元)及汽車(100億美元)的出口到中國的金額不相上下。

《華爾街日報》報道,中美貿易爭端擴大,中共擬打擊美國農產品,最終可能傷及自家業者,中國的WH集團及中糧集團(China National Cereals, Oils and Foodstuffs Corporation,簡稱COFCO)意外成為箭靶。

專家:中共對世貿的敵意表露無遺

中國政治經濟專家布拉克(Douglas Bulloch)11日在福布斯(Forbes)網站發表專文說,總統特朗普去年一月上任後,積極地履行其對選民的承諾,其中之一是解決中共不公平貿易(中美貿易逆差)問題。在這個問題上,身為全球最有權力的特朗普,正在測試著美國強大的力量能否達到目的。

布拉克說,中共對美國出台擬制裁中國商品清單的立即反應是可以預期的,然而真正表露無遺的是中共一直以來對世貿組織(世貿)的漠視及敵意。

二戰結束後,二十多國簽署「關稅和貿易總協定」(General Agreement on Tariffs and Trade,GATT),希望通過訂定貿易和發展的國際規範,促進全球各國的和平共處,以避免重蹈1930年代大蕭條各國採取「以鄰為壑」(beggar-thy-neighbor)經濟政策引發二次大戰的結果。

GATT在1948年正式生效,直到1995年世貿成立後功成身退。世貿延續了GATT的精神,倡導各國通過漸進自由化及不歧視的原則,逐步開放商品貿易與服務市場,維持國際貿易秩序。

對美國及多數世貿會員來說,世貿是促進市場導向決策的機構,各國通過回合談判降低市場進入壁壘,加強投資及貨物的自由流通,這樣私有企業的運營才能不受政治因素干擾。然而,布拉克寫道,對於中共來說,貿易是其繁榮的動力,只有符合其自身利益的貿易規則才能被允許,因此除非是受到壓力,否則中共不會輕易作出開放市場的承諾,即便是承諾開放,也不會認真地落實。

布拉克說,由於對世貿的漠視,長期以來中共利用外國公司想要進入龐大中國市場的心理,肆無忌憚地進行掠奪行為,限制外資持股比例,要求技術轉讓,或者任意地操控市場。外資為了進入中國市場,只能配合中共的予取予求。

布拉克寫道,世貿會員如果抱怨中共的保護主義或違反人權等行為,不久中共當局會盯上這些國家在中國投資的公司,指控他們違反規定(通常是外資前所未聞的法規)。

美國最近向世貿指控中共要求外資技術轉讓違反世貿知識產權協定,其實這是中共行之有年的作法,然而這麼多年來,多數外資公司不想站出來指控中共,主要是擔心他們會被趕出中國市場。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最近在其花了七個月完成的中共知識產權盜竊調查報告中指,中共盜用美國知識產權,對美國造成產生的損失每年在2,250億美元至6,000億美元之間。特朗普政府針對美國的損失,仔細衡酌在世貿架構下可以採取的反制步驟,包括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在世貿控告中共,以及研擬對策反制中共的投資限制。

布拉克說,相對於美國謀定而後動的反制行動,中共在美國公佈擬增稅的中國商品清單後的第一反應是立即採取最大程度的反擊,而不是首先想到捍衛世貿的自由貿易原則,以及維護他們在世貿架構下擁有的權利。

中共反制行動自曝致命傷

更糟的是,中國進口的貨物多數是為了滿足中國國內市場的需求,進口大豆即是一個最明顯的例子,中共放寛大豆進口限制,因為這是其國內肉品生產的主要原料。如果中共對美國大豆課高關稅,其結果是美國會找到其他的大豆出口市場,而中國的肉價將上漲。

在中共揚言提高美國大豆關稅後,雖然中國買家轉向巴西採購大豆,但是並未影響美國大豆交易。上周五(4月6日),美國農業部(USDA)確認來自中國以外的貿易商購買45.8萬噸美國大豆,但未透露買家資訊。多家貿易商及穀物分析師表示,這項交易的買家來自包括荷蘭及德國等歐洲國家的大豆加工業者。如果消息屬實,這將是歐洲15多年來向美國訂購大豆數量最大的單筆交易。

近期的中美貿易衝突曝露了中共的一個致命傷。中共長期以來一直對想要進入龐大中國市場的外國投資者予取予求,背離世貿自由貿易原則,減損其它國家在世貿架構下享有的利益。現在,這個情況已達到極點,各國莫不盼望中共能遵守其在世貿的承諾。

然而中共背道而馳,堅持對反制中共的國家採取報復行動,包括拒絕市場准入、實施選擇性禁運等。中共這樣的作法,對許多世貿會員如挪威、韓國等並不陌生,這些國家在這麼多年來曾引起中共的不滿並遭到報復。他們和美國不同的是,與中國的貿易沒有這麼大的赤字,沒有實力對抗中共。

特朗普總統不斷地說,不能再容許中共不公平貿易以及中美貿易逆差持續擴大。特朗普或許清楚龐大的貿易赤字是其在這場中美貿易衝突的強大後盾。

布拉克在文章最後說,在這場中美貿易爭端演變中,越來越清楚的是,即使中共說「雙贏」合作,但是他們真正的意圖是要展現其擁有更大的威嚇力量,然而,當特朗普政府加倍威脅,總金額超過中國每年自美國進口的金額時,曝光了中共的致命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