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及特朗普兩位國家話事人,投資者對他們又愛又恨。特朗普說話是典型的紐約人,即是「講完算數」。最近他說:他和習近平是永遠朋友,但保衛國民的中美貿易戰,我相信特朗普可用的方法可更多。從投資角度,特別是程式操作,特如其來的「口水戰」有時真的可以左右大局。美國標普500每天2%的上下「爆上下插」由消息主導,投資者下注變了左一巴右一巴。

強勢主力股,絕對是建倉根基,無論是對沖或價值型投資,兩者也有相似的地方。同是1930年8月出生的股神巴菲特和「操盤神人」索羅斯投資策略有同有不同。巴菲特的旗艦公司巴郡其實是投資公司,旗下一籃子投資極多元化。

根據美國SEC 13F的資料顯示,巴郡頭五大公司組合包括蘋果、卡夫芝士、Wells Fargo、可口可樂及IBM電腦公司,其中金融股更是勢不可擋。而索羅斯,雖他已退休多時,但講到宏觀經濟,他始終有一套撲朔迷離的投資哲學。在一個近乎40億美元的家族資產領域,InsiderMonkey.com指,索老的家族基金手持的公司以服務行業為主。香港人少聽到的Liberty Broadband Corp及賭業Caesar Entertainment, 就是索羅斯家族手持重貨的公司。

此刻星期四下午,我關注德國DAX指數走勢,世界一環扣一環。Facebook「教主」朱克伯格星期二及三在參眾兩院的聽證會質詢及解畫,事原「劍橋分析」濫用FB用戶資料,股票成交量驚人。朱克伯格星期三被議員炮轟,妙絕的解話沒有令Facebook股票再下插。全日的A字形盤路,假若是長線投資可以利用期權保護盤路。即日市的操盤人及一小撮的高頻交易操作者,就是捕捉這些「環境」。

最後,財經頻道CNBC評論員年初熱衷談到「狂牛」,去到第二季明顯變得保守。「返地心吸力」的Bitcoin、以達幣、Ripple等虛擬貨幣回吐不少。上一次評論員如此「肉緊」,可追溯至1998-2000年頭,互聯網的興起。二千年中,科網股爆破,及2001年911事件,多少人風聲鶴唳。股神巴菲特特別提到投機在虛擬貨幣將會慘淡收場,「bad ending」 這形容詞簡單易明。第二季才開始不久,各位仍需努力。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