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常說這輩子能和我在一起,他就知足了,有希望了。我平時把他侍候得很周到,變著花樣兒給他做好吃的,還每天給他洗腳。有時兩人發生點矛盾,我也能忍讓,知道心疼他。

那時我已經修煉法輪功, 他沒煉,經常呼朋喚友、大吃大喝,看著他們酒後胡言亂語、顛顛狂狂,我常感嘆做人太可憐,修道的心越發堅定。後來他也走入了大法修煉,我對修煉卻鬆懈了,兩人發生了一次激烈衝突,那種痛真是剜心透骨!

一萬元不翼而飛

我平日大大咧咧,花錢也有些大手大腳,經我手的錢沒個數。丈夫開始數落我,我也沒放在心上,還覺得他有些小氣。

過年前因為店裏資金周轉不過來,我從朋友A那兒借了一萬元錢,加上自己手裏的,過完年交了四萬元房租,我印象中好像還剩了五、六千塊。

後來,A無意中和我們說起她家要買一輛小貨車,丈夫讓我馬上把錢還給A。我說:「算上今天從商店收上來的錢,好像還不到一萬。」

丈夫一愣,說:「過完年交完房租不還有一萬嗎?」我大聲說:「別鬧了!哪有那麼多呀!不正好四萬都交房租了嗎?」丈夫一聽,臉色大變,用手指點著我說:「你這腦袋都白長了!年前我明明記得是五沓,共五萬,怎麼一過年就沒了呢?!」我也急了,說:「那不是還有兩沓是伍拾的嗎?你記錯了!」

丈夫把手一揮,一下站起來,一臉怒氣,又坐下來,指著我氣急敗壞的說:「你是不是迷糊了?都給人家當房費了!」我氣呼呼地說:「驗鈔機都驗了兩遍,我親眼看到是四萬!」他怒目圓睜,眼睛通紅,指著我大吼一聲:「還不去找!放哪兒了?找不著別睡覺!」

晚上丈夫問我:「找到了嗎?」我說:「沒有」,他一邊脫衣上床,一邊罵罵咧咧。我心裏真想辯解幾句,可看他在氣頭上,就沒敢吱聲。還好,他的怒氣沒那麼嚇人了, 我也上了床,緊挨著小兒子側身躺下。

丈夫的話剜心透骨

只聽見他又說:「這日子沒法過了,敗家娘們,掙多少錢也不夠你敗霍的,眼睜睜一萬塊錢沒花就給我整沒了,我告訴你,從今以後家裏的錢你一分也別碰,你聽到了嗎?」我感到後背涼颼颼的,眼淚不自覺流了下來,說:「聽到了。」不滿三歲的小兒子用小手幫我擦淚,小聲安慰我說:「媽媽沒事兒,不哭,不哭。」

聽著他的抱怨,謾罵,我慢慢靜下心來,想起師父說的:「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我心裏明白,修煉了遇到啥事都是給自己提高的,可心裏就是堵得慌,還是受不了委屈和埋怨。

他突然推了我一下說:「這些天都買啥了,有賬嗎?」我說有,他說拿來,我慶幸自己前些日子心血來潮還記了幾筆賬,忙下床拿給他。他看了一會兒,劈頭蓋臉扔給我說:「記住嘍!以後花一分錢都得向我要,錢不許放你那兒,也不許你身上帶一分錢!」我點點頭,說記住了,心裏卻很平靜,也清醒了許多。作為修煉的人沒有偶然的事存在,今天的事兒,一定是我錯在哪裏了,師父一定是在點醒我甚麼。

我們夫妻倆經營一個店舖,因市場不景氣,原來生意也不是很好,如果不是他自己動手幹活,或許早就黃了。特別是他修煉大法後,從原來的一身煞氣變得一身正氣,不但戒掉了煙酒,而且不管多忙多累,總是利用與客戶接觸的機會面對面講大法真相、勸三退,成功率幾乎百分之百。我們也得了福報,生意越來越好。回想起來,自從他修煉了,我彷彿放下了一個大包袱,覺得他是修煉人,他也得按「真、善、忍」做,而我對自己的要求卻放鬆了。

這時我聽到他說:「這錢吶,我看是找不回來了,就當我破財了,我也不想和你生氣了,我都得了法了,咱倆的緣份也盡了,也過到頭了,明天兌店,我再也不想見到你了。我算看明白了,誰要娶了你這敗家娘們,誰就得倒霉,一點兒也不會過日子,又不愛收拾屋子,整個家到處亂的都下不去腳兒了。你呀,白活!沒一樣優點,誰家女人像你這樣沒臉沒皮的?都說你八百遍了也不長記性,也不改,明天就領你老兒子過去吧!」

聽著他刺耳,絕情,言過其實的話,我心裏有些挺不住了,感受到剜心透骨的痛……全身像散了架子似的,我感到有些絕望,渾身無力,像做夢一樣……

在法中向內修心平氣和

「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轉法輪》」「當然,難、矛盾來之前不會告訴你的,都告訴你了,你還修煉甚麼?它也不起作用了。它往往突然間出現,才能考驗人的心性,才能使人的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看能不能夠守住心性, 這才能看的出來,所以矛盾來了不是偶然存在的。」《轉法輪》

在我最痛苦的時候,師父把法打入我的腦海,我的心瞬間被撫平。我心想,讓他說個痛快吧,我的確存在很多毛病,有時做得不像個修煉人樣兒,是我沒做好,沒有得到他應有的尊重,如今讓他這麼口無遮攔當面羞辱,我也不能怨他。我以後一定要改掉亂花錢的毛病,珍惜他的勞動成果。想到這兒,我的心裏輕鬆了許多。

第二天早上,丈夫起來煉功,我在廚房悄聲做飯,聽到他煉完功,我開門問他:「吃點飯吧?」他說:「不餓,吃不下去。」他雙手在我肩上拍了拍,輕聲說:「別生我的氣,昨晚我說你的話說得太重了,錢的事,別去想了,是我記錯了。」我的眼淚「唰」一下流了下來,哽咽著說了聲「是我不好」,就再也說不下去了。

他走後,我的眼淚止不住地流。這麼多年來,我倆發生矛盾不管怨誰,他都沒說過服軟的話。現在他修煉大法了,他也知道道歉了,我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動。

過關後一萬元失而復得

我回到臥室,伸手到床頭皮箱裏想給孩子找一件乾淨的衣服,手一下摸到一個皮夾,裏面放著一沓嶄新的鈔票,一萬元錢找到了!是我記錯了,難怪他氣得那樣兒。過年前,我拿出四萬元錢單獨存放,留作房費,又留了一沓新錢打算過年回家孝順公婆,打點小輩甚麼的,可一忙乎,拜年和壓歲的錢他先給了,這沓新錢放在皮箱底部,就被粗心大意的我忘了個一乾二淨。

我擦乾眼淚,發了條短信給他:「錢找到了」,一會兒他回覆:「知道了」。簡單的三個字,讓我羞愧難當,為丈夫的寬容而感慨。人家沒記錯啊,這一宿是他怎麼放下的呢?他是真修自己了,我自愧不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