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特朗普政權就美中貿易逆差施壓北京之際,華府又傳來一則重磅消息。據美國之音報道,美國對華援助協會主席傅希秋在4月10日陪同中國維權人士張海濤的妻子李愛傑會見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高級官員,呼籲特朗普政府採取行動以敦促中共政府釋放張海濤和其他維權人士時,親耳聽到相關官員提到,特朗普總統在美中關係上,將有重大的戰略性的改變,即特朗普將改變美國過去對中國在宗教自由、人權、法治的惡化上抱持的軟弱態度。

對此,傅希秋解讀道:「我聽到很明確的信息,那就是美國政府下一步會有更大的動作,至少會改變之前軟弱的狀況。特朗普政府會對中國人權惡化的情況,做出非常大的反應,新任的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已經表示,中國對人權和宗教自由的迫害,將是他的一個重要議題。」

無獨有偶,也是在4月10日這一天,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希瑟·諾爾特在她的官方推特上聲援被捕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她寫道:「李文足的勇氣鼓舞著我們。中共未經審判而武斷地將她的丈夫、人權律師王全璋拘押了將近千日。我們呼籲中共釋放王和所有在『709』抓捕期間被拘押的人,包括江天勇和余文生。」

不僅如此,諾爾特還轉發了美國國務院民主、人權與勞工事務局的一則推文。該推文含有李文足的照片以及「婦女歷史月」和「人權英雄」的標籤,配文是:「李文足呼籲釋放她的丈夫王全璋。他自從2015年在中國為法輪功成員提供法律辯護以來,一直被關押在監獄。」

身為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的諾爾特此舉不應視為個人行為,而是代美國政府對外釋放了強烈信號,那就是美國政府關注中國的人權迫害,而被關注的被迫害的群體包括人權律師和法輪功學員。這個信號與傅希秋的解讀不謀而合,那就是特朗普政府將在人權領域向惡行斑斑的中共發難。

從特朗普上台後對人權迫害的態度和行動看,特朗普針對中共的惡行採取大的行動也不令人意外。

2017年12月21日,特朗普發佈行政令,列出了全球13名嚴重人權侵犯者和腐敗者,其中現任北京警察學院黨委書記、原北京市公安局分局局長高岩,因迫害並致死人權活動人士曹順利,而名列其中。這些被列入名單之人在美國管轄範圍內的所有資產將被凍結,美國人將被禁止跟他們做生意;除此而外,他們還被取消其領取美國簽證的資格,撤銷已有美國簽證。

這是自4月22日,特朗普致信國會,承諾將大力支持旨在打擊全球人權侵犯者的《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案》,並表示本屆政府正在積極確認人權侵犯者,正在蒐集相關證據以進行追責後的首次出手,也是首份制裁名單,無疑具有一定的震懾作用。而剛剛就任總統的特朗普對該法案就承諾予以支持,也印證了特朗普團隊一再傳遞的不會繼續接受中共慣用的利用經濟利益換取人權軟化的做法。

此外,去年4月26日,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USCIRF)發佈了2017年度最新報告,中國再次被列入宗教自由侵犯的特別關注國。在報告《中國》章節中,明確指2016年中共繼續打壓維吾爾穆斯林、藏傳佛教徒、天主教和法輪功學員等信仰人士,以及人權律師和其他捍衛人權的人士,如江天勇律師等。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國》章節的「法輪功」小標題下,報告繼2016年的年度報告後,再次明確提出法輪功學員被強摘器官的問題。報告指中共自1999年鎮壓法輪功後,法輪功學員被粗暴虐待。他們經常被關進勞教所或監獄中,或被集體失蹤。在被關押期間,法輪功學員還遭受精神病或其它醫學實驗、性侵犯、酷刑折磨以及被強摘器官。報告還提出了對法輪功個案的關注,比如原北京法輪大法研究會成員王治文和世界小姐林耶凡受中共打壓的情況。

另據美國白宮官員透露,特朗普與習近平去年4月初會晤時,曾涉及人權議題,而雙方應無法迴避的應包括強摘器官問題,儘管在會晤後雙方公佈的內容中並無此類信息。

毋庸置疑的是,如今美國政府上上下下對於中共持續十多年來針對法輪功等人權迫害,特別是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強摘器官,都是一清二楚,比如剛剛入主白宮擔任國家安全顧問的博爾頓,就曾在2012年在美國馬里蘭州共和黨的一個競選活動上表示:「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是非常嚴重和關鍵的議題,美國需直面這一議題,採取強硬的立場,捍衛和堅守美國的基本價值觀。」「如果美國堅守自己的價值原則,會令北京當局更加尊敬我們。」而以往美國等西方政府恰恰是基於經濟利益而採取了漠視態度,客觀上也縱容了中共的肆無忌憚。

正如博爾頓曾言:「美國代表著巨大的責任和權力,美國人需要一個能夠在全球護衛他們興趣所在的總統,這是對領導能力的考驗。」而這些觀點與特朗普在競選時提到的相當契合。

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統之一里根曾表示:「美國的偉大是因為美國的美善,如果她不再美善了,她就不再偉大了。」另一位美國歷史上偉大的總統林肯堅信:「上帝總是站在正義的一邊。」

以里根總統為榜樣、尊崇林肯總統並多次提到信仰神的特朗普,在入主白宮後,基於對美中兩國政治、經濟體制的清醒認知,正從各個方面改變對華政策,在貿易上施壓、要求公平的貿易市場是一方面;提升美台關係,加強亞太軍事力量是一方面;施壓北京、迫使朝鮮放棄核武器是一方面;自然針對中共的人權迫害發聲並付諸行動也是一個重要方面。其上任一年來不斷釋放的信號也在印證著這一點,而對於來自美國針對人權迫害的行動,中共當局或許還會不知廉恥地予以否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