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每一個失去自由的人,我們都應感到罪疚。」Lillian Hellman, 已故美國劇作家

2015年7月9日中共政權大舉逮捕國內維權律師,徹底粉碎了這一股敢於運用其法律知識、為民請命,以及盡其所能追求民主、自由、平等的專業人士。他們付出的代價,遠遠超越了在香港爭取民主的人。

相關事件至今餘波未了,王全璋被抓捕後失蹤逾千日。他的妻子李文足及其他被抓律師的家屬,徒步由北京走到天津,要求中共釋放王全璋,但到步後不久便遭公安強行帶走,這就是中共領導人終日掛在口邊的「 依法治國」。

六四屠殺催生了「天安門母親」,「 709大抓捕」則令受害人家屬走在一起,為他們的至親討回公道,讓我們看到中共每一次的大規模暴行,都會激發起另一股反抗力量。中共政權即使用盡一切卑劣手段,永遠也不能完全消滅反對的聲音。

李文足在過去幾年為慘受無理監禁的丈夫四處奔波,所表現出的堅毅和決心,也不能不令人動容。她說之前她是一個非常簡單的人,也相信電視台的宣傳,以為中國大陸人權得到充份保障,但事件發生後才明白到這是一個多麼黑暗的國度。相信在國內的不少群眾,都很有可能和以前的李文足一樣,誤以為中共政權真是一個負責的、為國民謀求福祉的政府。

自從1989年六四事件至今,甘願冒著失去自由、甚至生命的勇者,仍以不同的形式希望將國家引進自由民主的康莊大道。奈何面對中共的「船堅炮利」,他們的犧牲實在太大了。追求自由,是每一個人的本性,中國人也不例外。

但令人感到奇怪的是,一個據聞是「香江第一才子」的專欄作家,卻日以繼夜地發表其DNA高論,指中國人的DNA內並無民主自由的基因。這位才子看上去也是炎黃子孫,為何他卻似乎對民主自由這麼支持、理解、認識?

為求賺取稿費及博取掌聲,不斷嘲弄及貶低國人,真有些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