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美貿易問題呈現趨緩之際,美國特朗普政府近期祭出一連串對台灣的政策被輿論熱議,台灣是否會成爲中美雙邊關係的下一個衝突點引關注。

12號,多個媒體轉述美國CNBC的報道,稱特朗普近來採取一系列行動對台灣示好,包括軍售、任命友台立場堅定的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鼓勵美台官員互訪等,已經激怒北京,華府和北京的貿易談判也可能受到影響。

據報道,全球政治風險諮詢組織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分析師9日的備忘錄稱,「⋯⋯美國政府對台新做法將使中美關係顯著複雜化,導致兩國更難達成貿易協議。」

台灣中山大學中國亞太區域研究所教授林文程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近年來,美國是釋放對台灣的一些善意,但也不完全是特朗普上台的原因;像2016年、2017年通過的2017年及2018年國防授權法案,對台灣都相當的友好,當時特朗普還沒有上任。「『台灣旅行法』是美國國會推動的,特朗普只是簽字而已。」

「對台灣當然都是友好的表現,北京也看在心裏,當然在這方面會非常有意見。但最關鍵的還是中美的貿易戰。特朗普總統的商人性格,他最在意的還是他認為不公平的貿易,所以在雙方現在希望以戰逼和的情況下,中共會不會要求美國在台灣的問題上做交易?這當然是台灣所關切的」。

資深時政評論員蘭述認為,台灣不會是中美關係下一個衝突點。因為,特朗普總統非常的強勢,所有做的事情基本上都擺在桌面上。

「其實,他都沒有超過過去對台關係法案的範疇,都是在對台關係法之內。他只不過是採取更加積極的對台關係政策,他並沒有超過現有法律規定的範圍。所以應該說,中共即使是不那麼太高興,但是也不能說甚麼;它從來都是這樣不高興的。」

歐亞集團表示:「北京當前正在討論,美國是否有意把台灣當做貿易議題的籌碼,或者,美國對台做法是否出現根本性轉變。」

林文程教授分析,特朗普總統可能把台灣當成一張牌,利用台灣來迫使北京進一步的讓步的這種風險,我們(台灣)知道、也理解,當然也希望不要被犧牲。

去年12月18日,美國公佈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把中共和俄羅斯稱為美國的競爭對手。當時特朗普表示,「中共和俄國挑戰美國的實力、影響和利益,試圖侵蝕美國的安全和繁榮。」特朗普還說⋯⋯他們還控制信息和數據的自由流動,壓迫他們的社會,同時擴張他們的影響力。

林文程表示,特朗普認為,中共對美國來講是一個威脅,所以,這個突顯台灣的重要性。「台灣變成對美國來講是戰略上非常重要的、戰略價值很高的一個國家。在這種情況下,當然要犧牲台灣的可能性就變成比較小。」

林文程表示,美國把中共統治的大陸當成是一個修正主義國家;中共在擴張自己的影響力,以美國作為犧牲。所以,對特朗普來講是競爭對手,他不可能犧牲台灣來壯大中共。

薛頓賀爾大學(Seton Hall University)教授陸梅吉(Margaret Lewis)向《華郵》表示,台灣需要美國的強大支持,但須小心特朗普政府對中共的態度,可能會突然軟化,將使台灣處於更加脆弱的位置。

蘭述認為,基本上,這是陸梅吉看不清中美關係一個最主要的關鍵點。中美關係的實質仍然是:自由世界與共產極權體制之間,意識形態上的矛盾。在這個問題上,特朗普總統從一個比較保守的角度出發,在這個問題他應該是會一直堅持比較對台灣積極的政策。

「因為,從南海問題以及中共在對周邊國家的擴張等,從這些角度去看中共這個極權政權對自由世界帶來的威脅;應該說,特朗普總統看得比較清楚,台灣在遏制中共的擴張上,他是非常重要的。」

「台灣實際上是擺在整個遏止中共對外擴張,美國全球戰略的一個非常重要的位置上。所以,只要特朗普總統還在白宮主導聯邦政府的政策,應該變化不會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