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登高〉

風急天高猿嘯哀,

渚清沙白鳥飛回。

無邊落木蕭蕭下,

不盡長江滾滾來。

萬里悲秋常作客,

百年多病獨登台。

艱難苦恨繁霜鬢,

潦倒新停濁酒杯。

渚(讀主):水中的小洲。

落木:落葉。

蕭蕭:風吹落葉的聲響。

百年:指一生。

艱難句:此句說:由於時世艱難,使得白髮日增,甚為苦痛。

繁霜鬢:耳邊白髮日增。

潦倒:指因多病身體衰頹。

新停濁酒杯:當時杜甫因肺病戒酒。

這首七言律詩,作於唐代宗大歷二年(767)秋,歷來被人們廣泛傳誦,譽為「杜集七言律詩第一」。詩中抒發的感情和他的〈野望〉詩基本相同,但境界更為廣闊,更為深沉地展示了詩人傷時感世、憂國憂民的寬廣胸懷和崇高的內心世界。

第1、2句,開始便突兀而起,氣勢不凡。在七字之中,寫出三種景色:秋風、高天、猿嘯,有聲有色,蒼茫寥廓;對句又置配三景:江水、白沙、飛鳥,靜動結合,相互映襯。此二句一仰一俯,所見景物,明麗清新,高爽壯偉。

第3、4句,寫巫山落木,峽中江流。用「無邊」二字,狀千山林木之態;用「不盡」二字,傳峽中長江奔流不息之神。以「蕭蕭」擬落葉之聲,用「滾滾」狀江流之貌。這些都有「一語勝人千百」之妙。

第5、6句,轉為抒情,含義甚豐。正如宋人羅大經分析說:「萬里:地之遠也;秋:時之淒慘也;作客:羈旅也;常作客:久旅也;百年:齒暮也;多病:衰疾也;台:高迴處也;獨登台:無親朋也。十四字之間含八意,而對偶又極精確。」見《鶴林玉露》。可見詩人精湛的語言藝術,已達到「片言明百意」之境地。

第7、8句,放言直抒艱難、潦倒、愁苦之情,盤旋頓挫,沉鬱悲涼,感人至深。

律詩一般都是中間兩聯對仗,這首七律是自始至終,全用律句,四聯全對,而且達到了句句工穩,字字妥帖的絕妙程度。如前人胡應麟讚云:「一篇之中,句句皆律,一句之中,字字皆律。」這正是杜甫實踐「晚節漸於詩律細」、「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結果。

風急天高,猿猴悲嘯哀鳴,

洲清沙白,水鳥上下飛騰。

無邊無際,枯葉蕭蕭飄落,

奔騰不息,長江滾滾湧奔。

飄泊萬里,他鄉悲傷秋色,

年邁多病,登台獨自孤身。

世事艱難,兩鬢白髮頻生,

窮愁潦倒,因病戒酒不飲。

詩中的「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是千古名句,常為世人所吟誦和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