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中共對美國農產品加徵關稅,報復華府上個月底實施的鋼鋁稅。為補救遭受損失的農民,特朗普(特朗普)政府計劃採行類似1930年代大蕭條時期的做法,投入數百億美元援助資金,以穩定農民收入。

《華爾街日報》報道,為了補救農民在美中貿易衝突中可能受到的損失,美國農業部及部份國會官員正在研究是否採行早期價格支持的做法,例如1933年為應對大蕭條穩定農場收入成立的「商品信用融資公司」(Commodity Credit Corporation,簡稱CCC),以及擬提列300億美元作為融資基金。

事實上,國會上個月通過的2018財年1.3萬億美元支出法案已未雨綢繆,為行政部門運用CCC援助農民鋪平道路。農業部多年來受限於CCC的規定,無法運用CCC支持農產價格,或者購入生產過剩的農產品,國會在支出法案中取消了CCC的限制規定。

美國政府在1930年代大蕭條時期,引入CCC價格支持機制,到了2012年國會限制農業部門運用CCC計劃,因為當時共和黨議員批評奧巴馬政府的農業部長威爾沙克(Tom Vilsack),濫用CCC計劃幫助參議院農業委員會主席林肯(Blanche Lincoln,阿肯色州),花了3.48億美元採購南部的棉花、大米、大豆、雞肉和其它產品。

參議員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10日表示,特朗普政府採用CCC計劃降低農民受到中共報復關稅的影響,這是可行的,而且美國加徵關稅的收入可以用於這個項目所需要的資金。

針對北京對美國農產品徵收報復關稅,特朗普9日表示,農民初期可能會受到傷害,但是「我們會彌補他們」。

美國大豆協會副主席斯蒂芬斯(Davie Stephens)表示,農民更想要的是特朗普政府「和中國談判」,避免美中雙方步入各自加徵關稅之路,而不是增稅後的救濟方案。

2018年4月9日運送到中國江蘇省南通市港口的美國大豆。(AFP/Getty Images)
2018年4月9日運送到中國江蘇省南通市港口的美國大豆。(AFP/Getty Images)

為報復美國對鋼材及鋁材分別加徵25%及10%的關稅,中共在4月2日對美國豬肉及其製品等8項商品徵收25%的關稅,同時對水果及其製品等120項商品徵收15%的關稅,這些商品價值約30億美元。

此外,特朗普政府上周公佈擬加徵關稅的中國商品清單,進口金額達500億美元,以及宣佈考慮再對1,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增稅,以反制中共竊取美國侵犯知識產權,中共威脅採取對等措施,擬對美國的大豆、高粱、波音飛機等商品加徵關稅。

受到中共威脅增稅影響,上周美國大豆價格下跌,本周由於美國天氣不佳以及美中貿易衝突有緩和跡象,大豆價格反彈回升。4月2日在中共開始對美國豬肉加徵關稅後,生豬價格已下跌超過5%。

根據美國農業部的數據,中國是美國大豆最大的出口國,佔總出口量的60%。農業團體表示,如果中共對美國大豆加課關稅,削減了中國對美國大豆的需求,將促使美國農業部購買大豆以支持大豆價格。

然而,長期來看,政府收購的大豆也有可能在未來與農民的新鮮大豆競爭,抑制大豆的價格。據業內人士估計,如果大豆和生豬價格因中國關稅下降10%,特朗普政府需要投入50億美元補償農民的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