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8日,河南商丘市睢陽區,長江路翰林府第拆遷現場(長江鑫苑棚戶區改造項目)發生警察與城管衝突。

一位在現場知情民眾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事件過程,受害者是三家被拆千戶,所有家產砸在廢墟裏,兩名戶主目前仍然在住院中,無人問津。

知情人士透露,拆遷的小區是交警家屬院,家屬院的前後是糧食學校和農機局家屬院,被納入長江鑫苑棚戶區改造範圍,媒體報道稱只剩3戶沒有搬遷,實際上該小區還有6戶人家沒有搬。4月8日中午11時許,一百餘名城管在其中的王姓、胡姓、張姓三家周圍設起戒嚴區,各路口也全部封鎖,準備對三家進行強拆。

王姓業主跪地求城管停止打砸

城管首先衝進王姓業主家,家裏有王女士、她的女兒及女婿。城管使用鐵鍬、木棍、磚頭、石塊等砸他們家的大門,不久沖入院子裏。

王女士與家人在裏面非常害怕,將戶門反鎖,多次打電話報警,稱人身安全受到威脅。

後來兩名警察出現在院子中,警察向城管詢問事情情況,並且要求王女士出來敘述情況,王女士害怕不敢出來,最後要求兩名警察進屋裏講話,將兩名警察讓進屋裏後再次將房門反鎖,防止城管闖進來。

警察進到屋內後,外面的城管並沒有停止打砸行為,將他們家樓房的前後窗戶玻璃砸碎,進屋裏的警察使用記錄儀把整個過程拍攝下來,警察見局面難以控制,讓王女士出去與現場官員談判,王女士見警察很為難,被迫開門走了出去,後面跟著一名警察。

4月8日,河南商丘市睢陽區長江路翰林府第拆遷現場(長江鑫苑棚戶區改造項目)發生警察與城管衝突。圖為被拆後的廢墟。(受訪者提供)
4月8日,河南商丘市睢陽區長江路翰林府第拆遷現場(長江鑫苑棚戶區改造項目)發生警察與城管衝突。圖為被拆後的廢墟。(受訪者提供)

王女士出門後向城管們跪下,求他們不要在打砸,給他們一條活路,但是對方根本不予理睬,幾名城管上來將王女士架了出去。

在屋內只剩下王女士的女兒、女婿,以及一名警察,女兒將房門反鎖,跑到二樓平台上,此次屋內的警察聲稱領導找他有事,必須出去,女兒害怕不讓警察出去,但是這名警察執意要出去,稱將門反鎖沒有事,警察出去後城管沖了進來,將女兒、女婿全部強行帶離現場。

在其女婿被帶出院子十餘米遠時,挖機將院牆推倒。

王女士與她的女兒、女婿被多名城管控制住,手機也被搶走,至今未歸還,其女兒因將手機藏了起來而未被搶。

60餘歲老教授搬煤氣罐抵抗

城管強拆完王女士家之後,繼續拆除相鄰的胡女士家,胡女士是一名60餘歲的老教授,當時只有她與妹妹在家裏。

胡女士看到城管暴力強拆,看著自己一輩子的心血被他們毀於一旦,非常氣憤,城管一連將他們家三道門踹開,情急之下,她從廚房拿出煤氣罐,準備點燃與城管同歸於盡。

4月8日,河南商丘市睢陽區長江路翰林府第拆遷現場(長江鑫苑棚戶區改造項目)發生警察與城管衝突。圖為被拆後的廢墟。(受訪者提供)
4月8日,河南商丘市睢陽區長江路翰林府第拆遷現場(長江鑫苑棚戶區改造項目)發生警察與城管衝突。圖為被拆後的廢墟。(受訪者提供)

4月8日,河南商丘市睢陽區長江路翰林府第拆遷現場(長江鑫苑棚戶區改造項目)發生警察與城管衝突。(受訪者提供)
4月8日,河南商丘市睢陽區長江路翰林府第拆遷現場(長江鑫苑棚戶區改造項目)發生警察與城管衝突。(受訪者提供)

由於煤氣罐很沉,對於她一位年邁老人無法將它搬到樓上,她抬著煤氣罐上到樓梯中間時城管沖了進來,無奈她放下煤氣罐跑入臥室,將房間反鎖,城管撬開門,將她強行抬了出去,抬到院子門口胡女士心臟病發作,直接送入醫院,她的妹妹也被城管強行抬了出去。

據知情人士透露,事件發生後,王女士與胡女士因身體原因目前住院中。

警察與城管爆衝突 防暴警察到場平息

警察與城管的衝突發生在胡女士拿出煤氣罐欲同歸於盡之時,據知情人士透露,當時不知是誰再次報警,來了四名便衣警察,警察向城管亮明了身份,聲稱執行任務,城管不讓警察靠近,警察欲將城管的領頭帶走,雙方開始發生肢體衝突,當時現場有8名警察,一大幫城管將警察包圍,一陣混亂,等散開之後看到有受傷的警察坐在地上。

知情人表示,最後警方又派出防暴隊才將整個局面控制。

官方通告稱8名警察受傷,4人住院,官方組成多方工作組介入調查。

知情人則透露,官方目前僅僅處理城管與警方的衝突事件,對於此次事件最大的受害者業主未有任何說法,所有業主無家可歸,身無分文,有的業主連換洗的衣服、身份證等都沒有搶出來,家產全部埋在廢墟下面,官方沒有人去醫院慰問,給予相應的幫助。

業主們打算通過法律手段追究此次事件拆遷方的刑事責任,給予業主賠償。

知情人士還表示,張姓業主當日與妻子去醫院看病而未在家,回到家裏時房子被夷為平地,而且張先生在今年3月份之時已經歷過一次強拆,院子裏的花草樹木被城管變賣,家裏的古董與字畫也被搶奪,張先生為此之前到市、省以及北京各個部門上訪無果。

據悉,該拆遷項目始於2012年,官方招商引資,讓開發商圈地進行開發,政府規定的徵收土地面積為90多畝,實際徵收的面積為160多畝,期間第一位開發商由於資金鍊斷裂退出,2017年又招來新的開發商進行所謂開發,由於補償過低,遭到業主們的抵制。

拆遷過程中,開發商使用威逼利誘、在住戶家門前擺放花圈、潑屎潑尿、斷電、斷水等手段進行逼遷。上述三戶業主在強拆之前曾多次商談,已經即將達成協議,不曾想遭遇無家可歸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