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8日,平壤馬拉鬆開鑼,而這項賽事是北韓與外部世界「親密接觸」的一大時機。2014年,北韓首次允許外國業餘選手參賽。據報,此前的高峰期,每年有超過5千名西方遊客前往北韓,其中五分之一是美國人,而藉此,北韓獲得了豐厚利潤,如2015年估計有4360萬美元的收入。不過,由於去年在北韓旅遊期間被拘留17個月的美國人Otto(奧托・瓦姆比爾)在被營救回國後很快去世,美國政府頒佈了針對美國人前往北韓旅遊的禁令。而這也是今年參加平壤馬拉松外國人只有429人,遠少於去年一千人的原因之一。

儘管如此,在中朝兩黨最高黨魁會晤、重溫「傳統友誼」後,大陸媒體增加了對北韓的正面報道。比如就在平壤馬拉鬆開賽同時,大陸澎湃新聞推出了多位參加平壤馬拉松賽事的外國親歷者的口述系列文章,意在打造一個與以往不一樣的北韓,而這種借外國人之口進行宣傳的伎倆,在中國早已屢見不鮮。

其中一個在倫敦工作的丹麥人喬納森表示:「(我認為)每一個國家的人都傾向於向別人展示自己最好的一面,這是非常正常的一種心理。但是那也是北韓的一部份,而且是真實的一部份,每個國家都有好的一面,壞的一面,當你看到好的一面和壞的一面的時候,再加以綜合,你就看到了這個國家的全貌,這可能才是客觀的一個評價。」

問題是隨團並有北韓安全部門監視的喬納森迄今看到的都是北韓樂意讓外國人看到的:乾淨的街道、很多的高樓大廈、先進的兒童醫院、受到很好救助的殘疾人⋯⋯他們接觸的北韓人也都是被特別挑選的,而那些西方媒體中介紹的殘害北韓人的黑暗的北韓,喬納森是根本沒機會接觸的,既然沒機會接觸,喬納森又怎麼會得出一個客觀的評價呢?

這不禁讓人想起了昔日諾貝爾獎文學獎得主、法國作家紀德在兩個月訪蘇歸來後,選擇了拋棄共產主義,他如此慨嘆道:「我想今天在其他任何國家,哪怕在希特拉的德國,人們的思想也不會比這裏更不自由,更遭受扭曲,更膽戰心驚,更唯唯諾諾!」而短暫在北韓停留的喬納森們是否感覺到了這一點呢?

同樣道理,那些短暫到中國旅遊、學習的外國人,在享受中國的美食、大城市的各種便利和所謂安全的同時,是否也感受到了、看到了不好的一面呢?還是有意在忽視?

曾經有一些美國人、歐洲人問我這樣的問題:中國現在經濟發展的很快,你認為中國已經是世界的強國了嗎?這當然是個非常大的問題,不是隻言片語就可以說明白的,所以我通常會反問他們一個問題:你們中間有誰願意把自己的護照換成中國的護照?自然是沒有人願意,因為他們深知自己國家護照的含金量。無疑,單單小小的護照就從一個方面折射了一個國家是否強大到為世界所接受。

去年10月,加拿大金融顧問公司Arton Capital公佈的最新2017年「護照指數」,即護照持有人不必事先申請簽證或落地簽即可入境的國家數量顯示,美國、歐洲多國、澳洲、新西蘭和日本均排在前列,香港護照因享有142個國家免簽證,排名16;台灣排32,北韓排名87,中國大陸則排名67,但只有22個國家免簽證(全球排名136),38個國家需要落地簽,且大多非發達國家。

從某種程度上講,一國護照免簽數量正是其國家實力的彰顯,即有多少國家對該國實力的認可,不擔心免簽將造成非法移民。從近些年來中國人移民海外數量持續增加來看,一旦發達國家向中國開放簽證免簽,難免會有不少中國人想法設法通過此種方法非法滯留。從這個方面看,中國強大了嗎?

而且,如果中國強大了,為何十幾年來,越來越多的中國富豪、普通中國人用腳投票,選擇離開中國?為何中共的高官親屬前赴後繼地移民西方國家?2012年5月,香港《動向》雜誌披露,截至2012年3月31日,中央第十七屆中央委員、中央候補委員、中紀委委員的九成直系親屬在西方居住、工作、持居留權或已加入當地國國籍。另據國務院研究室、公安部外事處、外交部等機構的統計,省部一級直系親屬持雙重國籍情況日趨嚴重,在已退離休省部一級高幹直系親屬中有5萬6千至6萬人持雙重國籍;現職省部一級高幹直系親屬有1萬8千至2萬人持雙重國籍。

另據美國政府的統計顯示,中國部級以上的官員(包含已退位)的兒子輩74.5%擁有美國綠卡或公民身分,孫子輩有美國公民身分達到91%或以上。特朗普在上任前的一次午餐會也曾提到:「他們的領導人是怎麼想的,我不完全知道。但我確切的知道,他們的孩子在我們這邊學習和工作。」

雖然中共迄今沒有公佈十八屆、十九屆中央委員、候補委員親屬在海外居留情況,但不管中共再怎麼三令五申,也擋不住他們奔往西方的腳步。中共高官親屬們的選擇在告訴我們:他們既不愛國,也不愛中共,更不真正反美。他們和千千萬萬中國人一樣,明白中國所謂強大背後的虛弱。

因為在這個國度裏,你不僅隨時呼吸著骯髒的空氣,喝著根本不達標的自來水,吃著轉基因和農藥以及各種化學添加劑打造出來的食物,接受著防不勝防的各種謊言的教育和宣傳,而且你不可以在互聯網上擁抱世界,臉書、谷歌、YouTube對你基本是遙不可及,你只能看到一種媒體,一個聲音;你也不能批評這個國家、這個政府,挑戰專政機器,否則你輕則被拘留,重則被失蹤、被判刑;你更不能捍衛真理,為弱者發聲,結果只能是被暴打、被拘禁、被失蹤、被害死;你同樣不能信仰當局所禁止的,否則你會被抓、被判刑,甚至被強摘器官⋯⋯

於是,在這個國度,你會看到這樣奇葩的現象:進京的道路上掛著「非法上訪是通往監獄之路」的橫幅;北京信訪辦前各地警察們截訪自己的訪民,而電視中卻大肆宣揚著「不能禁止上訪」;一個弱女子為了尋找失蹤一千日的律師丈夫王全璋,徒步千里,卻被一幫國保們強行帶走;當局一面宣傳著宗教信仰自由,一面法輪功信仰者依舊被關、被判刑;當北大教授的醜行被曝光,僅有十幾個學生站出來要求校方公開當年的處理內情,而他們的申請遭到了中共特有的「維穩」;官方一邊宣傳著道路自信、理論自信,一邊是凡是遇到重大事件,草木皆兵⋯⋯

這樣的國家強大嗎?不過是泥足巨人罷了。

顯然,一個國家的強大不在於其GDP達到了多少,尤其是建立在環境污染基礎上的經濟發展更不是世界羨慕的對象,這樣所謂的經濟強大也終究是個泡沫。至於中共治下的中國在普世價值、文化方面、精神信仰方面的軟實力更是乏善可陳。試問,中共治下的文學作品、電影藝術、生活方式乃至政治制度和精神信仰,哪個真正對世界他國產生了吸引力?真正吸引世界的還是與中共黨文化格格不入的中華傳統文化。

在筆者看來,中國真正的強大的那一天就是:當人民批評政府和領導人時,人民不會因言獲罪;當人民追求信仰時,人民不會因信仰被關押;而且,人民可以任性的在互聯網上暢遊,查看國內外真實的信息;同時,人民也不用再為各種社會問題而擔心,因為有自由的媒體和全民的眼睛在監督⋯⋯這樣的一天還有多遠呢?無數中國人在期盼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