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0日下午,今日頭條旗下的「內涵段子」及公眾號被中共永久關停,而今日頭條CEO隨後公開致歉引發網民熱議和關注。

今日頭條旗下「內涵段子」及公眾號被廣電總局宣佈永久關停後,第二天(11日)凌晨四點,今日頭條創始人、CEO張一鳴通過自己的微頭條和今日頭條官方平台發表公開致歉信。

他在公開信中承認產品出現了與官方不符的內容,並稱進行了所謂深刻的反思。

他並提出具體整改措施,包括將目前6千人營運審核隊伍擴大到1萬人。而「今日頭條」去年底被責令整改後就在今年一月增聘2,000名「內容審核編輯」,並明言「黨員優先」。當時就有評論認為「近期大陸的政治、經濟危機讓中共極度不安,這是一種典型的飲鴆止渴。」

「幽默玩笑也讓廣電局感到害怕」

大陸資深媒體人黃金秋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像「今日頭條」類似的平台都在不斷衝擊著中宣部主管的那些媒體陣營,讓中宣部管轄的媒體一個個都感到了威脅,而且它們搖搖欲墜。因此宣傳部對這些新生的媒體既警惕又恐懼。

過去媒體宣傳部都能控制住,不管是一個電話、一份傳真、還是文件也好,或者提前開會也好,都是管得住的,現在今日頭條這類媒體改變了這種以往的局面,特別是這些媒體他們的新聞不是基於黨的需要,而是基於消費者的需要,根據讀者的偏好來提供新聞。那這樣的結果,黨媒會覺得自己的地位遭到挑戰,第二自己的粉絲下降了,第三,老百姓喜歡的這些資訊當中,有很多本身是對執政黨不利的。

比如廣電局封殺的「內涵段子」,我看過,有些是無傷大雅的玩笑,有一些是搞笑。讓執政黨害怕的不是這些玩笑,而是這些幽默的玩笑能喚醒人們的思考,另外這些玩笑有時是對社會不公的一種嘲諷。粉絲們都知道,這種搞笑是把針扎在體制罪惡上面去了。

這類媒體讓中宣部傳統的管理模式失效,令宣傳部覺得失去自己的陣地。那麼廣電局就感到害怕,從根本上是不歡迎這種媒體出現的,必會至於死地而後快。

「張一鳴只是擺姿態」

新浪微博上的《新京報》等媒體的相關報道評論沒有徹底關閉,不少與官方調子不一樣的民間熱議帖子也並沒有一刪而光。

比較有意思的是,中國人大教授張鳴的評論:原以為張一鳴比我多一個「一」,牛大了。但現在好像不是這樣了,我只是小時候寫檢討,他都這麼大了,還寫檢討。

瀋陽航天航空學院畢業生則表示:「就像我們從小寫的檢討一樣,內心從沒有認為自己錯過。」

黃金秋也向記者表示,張一鳴寫的公開道歉信其實不是給老百姓看得,是給執政黨的高層看得,他是求饒表示我錯了。

他進一步分析:「不一定張一鳴真覺得自己錯了,他只是擺個姿態,讓今日頭條能夠活下去,作為權宜之計,也不算為過。另外,他提到的原因說白了是改變了黨媒那種灌輸式的,你感興趣的他推動,你不感興趣的他不推動。有些挖空、諷刺、嘲諷的更容易受到老百姓歡迎,中共當局的假話也很容易被發現。」

他還表示,張一鳴將6千名審核員了要再增加到1萬名,「他們審查的無非就是敏感的信息,是對體制的挑戰、或者追究政府的責任、或者是民間維權。今日頭條這些媒體紮根於草根,它跟只服務於黨的媒體定位是不一樣的。」

黃金秋強調:「所以不管張一鳴是否認錯,我不認為他有錯。第二,像「內涵段子」我也不認為它有錯,如果它裏面有低俗的內容,那就把相關的帖子刪了,而不是把整個平台封了。老百姓現在生活已經很苦了,為何不能給他們幽默一些,讓他們笑一笑,讓他們釋法壓力。有關部門的這種做法是錯誤的。」

網路聚焦民間聲援

網路輿論聚焦中,出現不少聲援支持張一鳴的人。有網民為其喊冤:「感覺內涵段子和抖音好冤枉,被大佬黑成這樣,不過這種流氓打法真的拿不上檯面,還好內部很穩,這次我站張一鳴!」

還有網民譏諷道:「一個國家,一個政府,一個國家監管部門!連一個笑話軟件都害怕,真是個笑話!」

新浪的「夢子沐」說:「段友三不笑:不笑天災、不笑人禍、不笑疾病;段友三不黑:不黑育人之師、救人之醫、護國之軍。​滴滴滴,可惜我們這是低俗。快手不封,禁封了段子,呵呵呵⋯⋯」

有音樂學院的歌手也表示不滿:內涵段子比快手健康多了,快手咋沒停啊。

網上還因此引起了關於「低俗」的探討,有北京市民引用南都多年前的一篇社論《政府反低俗,首先要承認大眾標準》中的內容說:「人們在質疑『反低俗』之時,最常發出的疑問就是,國家判定『低俗』的標準是甚麼?這個疑問的含義是,國家判定『低俗』的標準與大眾標準不盡相同。這正是『低俗』屢反不絕的根源。」

今日頭條「內涵段子」被永久性關停前一日(4月9日),大陸多家應用商都接到官方通知,要求將今日頭條、鳳凰新聞、網易新聞、天天快報四款新聞資訊類App下架,下架時間從9日下午3時起,分別為期三天至3周不等的處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