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歐陽修曾得到一幅古畫,畫的是一叢牡丹,下面有隻貓。丞相吳育跟歐陽修是親家,見了畫說道:「這是中午牡丹。」

歐陽修問:「為甚麼呢?」吳育答道:「你看,花瓣完全展開,可是顏色卻顯得有些乾燥,貓的瞳孔瞇成一條線,這都是正當中午的現象。如果是早晨的牡丹,花完全開放,花朵尚帶露珠,顏色要顯得濕潤,貓眼在早晨和晚間也是圓的,這不是很明顯嗎?」

歐陽修領悟其妙,高興地把這幅畫裱好,掛到牆上。◇

~據宋‧沈括《夢溪筆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