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連番震盪,恒指失守30000點,受貿易戰爆發拖累,市場價格反覆下探。較早前全球牛氣沖天,投資者失去了警覺性,今見勢頭逆轉則紛紛出貨離場。

特朗普3日公佈500億美元中國貨物課徵關稅的清單,翌日大陸馬上反撲,宣佈向美國入口的106種產品徵收新稅,美國5日宣佈考慮額外對1,000億美元的大陸進口商品加徵關稅,中方回應若然落實將毫不猶豫大力度反擊。受影響較深的波音(美股:BA)和卡特彼勒(美股:CAT)股價均跌逾3%。這場兇猛的貿易戰看似突如其來,但其實遲了20年!

中美貿易早存問題

這場貿易戰表面上是美國主動、中國被動,但實際情況卻完全相反。美國欠缺的是更能博得同情的宣傳手法,讓中國輕鬆扮演著可憐的角色。實情是美國一直以來簡直被動透了,甚至是在被玩弄!

先看最近特朗普推文:「中國已是經濟超級強國,但世貿組織仍將其視為新興國家,教它獲得無數利益和優惠,尤其是從美國身上。人們覺得這樣是否公平?我們被錯誤看待。世貿對美國不公平。」

根據世貿數據,高達78%由中國進口美國的貨物關稅低於5%,但只有8%美國進口中國的貨物能享有同樣的低稅率,接近一半美國貨輸入中國時被徵收高逾15%的稅率。特朗普的申訴不無道理,即使難以清晰定義為「不公」,但最少是「不對等」。

中國大陸今採取強硬態度回應,不難想像它要顯示政治上不退讓,以表強勢。但是,自1989年「六四事件」美國寬容對待中國,繼續延續其最惠國待遇,期望它會慢慢擁抱普世價值。但大陸富豪、高官享受了20年從貿易所帶來的巨富,卻沒有在國内推行民主改革,令國際社會感到失望。墨西哥因中國而失去了無數訂單,當地工資長年原地踏步,中國則在同期騰漲數倍。墨西哥有分析員大感不解美國為何一直如此袒護中國,地理上沒理由不選擇墨西哥而跑到老遠造就「中國製造」。

貿易背後不法行為

環境寬鬆了,經濟強大了,就強迫外資轉移技術,如2014年3家德國汽車零件供應商突然被當局要求與本地公司成立合營公司,不准許繼續於中國獨立經營。20年來一連串上演南韓鋼鐵技術被盗事件、QQ抄襲ICQ被告上法庭、百度「借用」谷歌技術、A貨冒牌歐美名牌時裝、皮包遍及全國等事件。

中共對內迫害著法輪功、打壓著人權律師和老百姓,沒有反思20年前發生令舉世震驚的「六四」後,它是如何走出困局。滿手鮮血的政權還在貿易戰中逞強,這樣只會喚醒人們追查美國和中國多年來貿易上的共同核心價值到底建築在哪。

美國商務部部長羅斯於去年9月表示,二戰後美國制定旨在援助亞洲與歐洲國家恢復的措施,世貿因而應運而生,但已不能適應急速變化的現代貿易世界。中國遠則忘了二戰後得到恢復,近又忘了血洗天安門學生後仍繼續得到國際支持而感恩;凡遇到任何問題,無分大小,都是「美國佬」的錯,平心而論合理嗎?世界工廠背後付出的是老百姓,真正取得好處的卻是高官權貴。

中國其實大部份時候都主動地把握時機給美國(算是其貿易恩人)扣大帽子,醜化其形象,長期進行宣傳性攻擊。美國人只要打開任何一份大陸中文報,解讀內容,便知原來自己天天給罵上祖宗十八代,相反美方英文報紙甚少出現謾罵、洗腦、惡毒性報道中國。因特朗普的醒覺,在事隔「六四」約20年後,終於為美國開腔打抱不平。

最後關注一下市場未來發展。美國瞄準1,500億美元中國貨,而中國每年進口的美國貨僅1,300億美元,報復彈藥有限。高盛經濟學家Jan Hatzius認為,中國在提高關稅課徵規模到500億美元後,將難以繼續下去,可能會透過人民幣貶值抵消部份壓力。另外,中國手中仍有兩張王牌,一可拋售美債令美國財政緊縮,二為提高美資服務業進入大陸市場的門檻。高盛建議投資者可以壓注于高收益的美企,特別是外銷較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