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訂閱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過去的30多年中,大約有近3億的中國農民離開了自己的村莊,進入繁華的城市。這30多年正是中共所宣稱的「改革開放」。這些樸實的農民希望通過自己辛勤的勞動,換來更多一些的收入,改善整個家庭生活。

但事實卻並不像他們期盼的那樣,收入沒看到有多豐厚,相反倒是經常被拖欠工資「打白條」,我們經常看到農民工用生命討要工資的消息。更為嚴重的是,他們的那些未成年子女,因為遠離了父母,失去了正常的家庭教育。

今年3月30日,重慶石柱縣一名初一的學生張某在學校宿舍裏上吊自殺。他的親屬透露,張某的父母長期在建築工地打工,他和已經70歲的爺爺奶奶生活在一起。

當地一名匿名教師透露,他所在的學校裏,留守兒童的比例很高。這名教師指出,「父母不了解孩子,孩子肯定也不了解父母。」「情感饑餓」是張某走上極端的原因。

其實這也折射出留守兒童的真實情況。失去父母親情的孩子們,有的與家人同住在一起,有的則只能自力更生。在這種生活景況當中,他們要麼淪為了社會邊緣人,要麼對社會失去信任感而仇視社會。

大家對「冰花男孩」並不陌生吧?今年1月份,在雲南昭通,和祖父母一起生活的三年級小學生王福滿,克服惡劣天氣條件去上學。因為非常寒冷的天氣,王福滿的小臉被凍得通紅,伴著頭髮上結滿的冰霜,整個世界的社交媒體都被點亮了,王福滿也因此被網民稱為「冰花男孩」。

也在今年1月份,雲南昭通鎮雄縣一名老人,在殺害了跟自己生活的親孫子後,自己也服下了毒藥。這樁案件更是引起了人們的注意,同時也把中國留守兒童的問題赤裸裸地暴露在公眾面前。

2015年,貴州畢節的4名沒有大人照顧的留守兄妹,一起吞服了農藥自殺。他們最大的13歲,最小的只有5歲。

相比較這些被殺或者自殺的孩子,黃凱瓏還應該算是比較幸運的一個。大家還記得2015年的時候,貴州的一名13歲女孩黃凱瓏離家出走。她在離家出走的時候,給父母寫了一封信,信中解釋了她離開的原因,就是感覺到自己沒有人疼愛。

她在信中提起,父母在她剛滿一歲的時候,就把她留給了一個阿姨。童年大部份時間,她的父母每年都有4個月外出務工,每次都是把她留給不同的親戚。黃凱瓏說「十分憎惡這樣的安排」。有過寄人籬下生活經歷的朋友,或許能夠體會到黃凱瓏的感受,她說,「我感覺就像一隻流浪狗。」這就是留守兒童最真實的心聲。

有重慶的孩子反應,在一次考試當中,作文要求寫「父愛」、「母愛」,孩子們犯難了。因為他們長期跟爺爺奶奶生活,每周一次跟父母的通話、視頻就像是例行公事,不知道該說甚麼,所以也不知道該寫甚麼。

2014年4月,貴州畢節曾經曝出小學生被教師強暴案,至少涉及12名女生,最小的孩子只有8歲。受害女生中大部份是留守兒童。父母不在身邊,被侵犯的她們只能長期隱忍,再不堪的屈辱痛苦,也無人傾訴。

這樣的事例僅僅是眾多留守兒童命運的一個縮影。網絡上流傳著一篇大陸學者葉匡政的文章《二十多年來留守兒童的傷痛,已累積為重大社會問題》。文中指出,近些年頻繁發生兒童自殺或者殺人事件,顯示出這個群體正沉淪在黑暗的心裏深淵。

根據中共官方的調查顯示,中國大陸有6000多萬留守兒童,佔去了大陸3億未成年人的五分之一。換句話說,每三個兒童當中,就有一個是處於留守狀態。都是因為父母迫於生計外出打工,把這些不滿17歲的農村孩子交給祖父母照顧。由於沒有穩定的就業,再加上城市高昂的生活成本和戶口限制帶來的就學約束等等,父母們不得不把孩子留在家中。一年到頭聚少離多,父母和子女長期處於分離的狀態。

這些從小在鄉村長大的孩子,沒辦法從父母那裏獲得精神鼓勵和物質支持。沒有父母陪伴,沒有更多的關愛,也不可能接受到更好的教育。能有甚麼更能傷害到孩子的心?當然是無法待在父母身邊。

有統計顯示,在一些地方,留守兒童的犯罪率已經佔去了未成年人犯罪的70%。在一個人成長發育的最關鍵階段,這些孩子沒有得到父母的呵護引導;由於和父母的分開,在一些必要的思想指導和觀念的塑造上,這些孩子明顯地缺位⋯⋯而這些情況,都直接導致留守兒童身上出現心理缺陷,像性格孤僻內向、情緒消極抵觸,做事情缺乏自覺性,而且膽小怕事等等。

有評論認為,中國農村、城鎮的貧富差異和戶籍制度,是造成留守兒童的根本原因。中國經濟在發展過程中造成了巨大貧富差距,致使數百萬農民工離開農村來到城市。而中共的體制根本無法解決任何問題,因為這個制度充滿了死結。留守兒童的問題,絕不是中國大陸一家一戶的問題,它已經惡化成了重大的社會問題 。

而中共政府在這方面的處理,一直是處於嚴重滯後的狀態,甚至是不聞不問。雖然中共出台了不少法律法規,甚麼《兒童福利法》、《留守兒童保護法》,但沒有真正落在實處,各個部門層級之間都是遇事推諉,不願多付出一點,不肯承擔責任。留守兒童的問題還是不斷出現、不斷惡化。

我們不知道這些留守兒童,甚麼時候能逐漸像城市的孩子那樣,有父母的陪伴和關愛,有更好一些的教育條件,犯罪率會降下來。這都是人們關注的問題,後邊的路相信還很長。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