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衝突持續升溫。這場衝突中,引發美國對中國商品徵收關稅的一個主要原因是中共嚴重盜竊美國公司的知識產權。那麼,中共是如何從美國公司那裏得到想得到的技術呢?

其中一種常用方式就是強迫美國在中國投資的公司轉移技術。CNN報道,長期以來,國際公司一直在抱怨說,中共要求他們交出商業秘密以換取在中國的市場准入。在一些行業,中共只允許外國公司通過合資經營,並且中國合作夥伴要佔多數股。

培訓其未來的競爭對手

中共要求外國公司與國內合作夥伴建立合資公司。CNN舉個例子說,在中國投資的汽車行業就是如此。很多好品牌如通用汽車、大眾汽車和豐田汽車在中國都必須和中國企業合資。

外國公司擔心,這種合作讓中國公司獲得了他們的技術。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教授瑪麗・拉維利(Mary Lovely)說,國際汽車製造商正在「為未來的競爭對手做培訓,而他們卻只獲得了自己知識產權所帶來利潤中的一小部份」。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中國問題專家斯科特・甘迺迪(Scott Kennedy)認為,正因為中國公司獲得了外國公司的培訓,才不會令人驚奇地看到,在中國出現了一些國內品牌與美國或歐洲品牌的東西很類似。

《華爾街日報》報道,特朗普政府認為,此類合資公司迫使外國公司泄露在汽車等多個行業的商業秘密,而中共政府的目標是佔據電動汽車製造的主導地位。中共對於合資企業的規定長期以來遭到很多美國公司的抱怨。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上周在其報告中表示,隨著中國尋求開發在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電動汽車和燃料電池汽車等新能源汽車(NEV)製造領域的專業技術,技術轉讓方面的壓力進一步加大。

中美商務理事會(US-China Business Council)執行長帕克(Parker)表示,外國公司經常不得不「在技術共享和市場准入權衡方面做出艱難的選擇」。

帕克表示,在中國營運的美國公司中,有大約五分之一在過去三年內已經被要求轉移技術給中國合作夥伴。

CNN報道說,真實的數字可能會更高。向中國企業交出關鍵技術和知識產權一向是一個敏感話題。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拉維利說:「目前在中國營運的公司可能不願意說出他們反對(中共的)這種做法,因為他們擔心將會傷害他們目前的生意。」

高通在中國市場進退兩難

《紐約時報》去年的一份調查報道說,大型企業向來嚴密地保護自己的知識產權及商業秘密,以防競爭對手超前。然而,一些在中國有投資的企業卻變得別無選擇,被迫轉移技術、建立合資企業、降低價格及幫助中國本土企業。

全球手機晶片製造巨頭美國高通(Qualcomm)即為一個顯著例子,幾年前高通被中共控告具有反競爭行為,被罰創紀錄的9.75億美元。為了與中共修好關係,高通同意降低在中國銷售晶片的價格,將其高端製造轉移到中國的合作夥伴,並承諾提升中共的技術能力。

報道說,高通在中國的一組工程師正在協助中共開發尖端的微晶片,它足以與英特爾最優秀的晶片競爭。

IBM也同意轉讓有價值的技術,使中共能夠進入大型銀行業務。

不願和中共「玩球」的公司被拒之門外

CNN說,那些拒絕與中共「玩球」的公司被拒之門外。他們若將貨物出口到中國,被迫支付潛在的高額關稅。

電動汽車製造商特斯拉就是這種情況。該公司多年來一直在力圖爭取得到一個即能進入中國獨立建廠又不需要在中國有合作夥伴的機會。

特斯拉首席執行官馬斯克(Elon Musk)在今年3月8日連發幾則推文,支持特朗普的關稅政策,譴責中共的貿易規則不公平。他強調說,中美之間的貿易關稅不對等。他說:「例如,一輛美國製汽車出口到中國時要繳納25%的進口關稅,但是中國製汽車輸出到美國時只要支付2.5%的關稅,兩者間有十倍的差異。」

「此外,美國汽車公司在中國大陸設廠時,所有權被限制在50%,即使是自己的工廠;然而目前在美國的五家中國電動汽車公司,所有權都是100%。」

「原則上我反對進口關稅,但是(中共)現階段的規定讓事情變得很困難,就像是穿上鉛鞋去參加奧運競賽。」

馬斯克還表示,以前的美國政府知道此事,但沒有解決問題。他說:「我們向之前的政府提出這個問題,但是事情沒有改變。我們只是要求一個公平的結果,理想情況是關稅/規則能夠有適度的平等,沒有其它額外的要求,希望這樣的冀盼看起來不是那麼的不合理。」

CNN報道說,很多已經在中國設廠的外國公司對其在中國的運作方式並不感到開心。

「中國美國商會」(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今年1月底發佈的最新年度調查顯示,在411家受訪的美國企業中,73%的企業對於中共的監管程序,表示持悲觀或中立態度。近一半的受訪企業表示,和本地中國企業相比,外國企業受到了不公待遇。

「中國美國商會」向中共喊話:外資需要一個「不論股東是甚麼國籍,公平地執行法律和規定」,以及開放的投資環境。

調查還發現,有23%的受訪企業坦言,正在考慮或已經轉移大陸產能到其它國家地區。

美國企業指責中共監管實施不一致,而且還持續限制他們在更廣泛的經濟領域進行投資。

中共盜竊知識產權的其它手段

強迫在中國的美國企業進行技術轉讓只是中共獲得知識產權的一個手段,已被披露的其它手段還包括在海外收購外國高科技企業;通過網絡間諜盜取外國公司的商業秘密;在外國搞統戰,收買高科技公司的重要員工;利用「千人計劃」吸引海外的高科技人士回國工作。

出於以上原因,特朗普上任後,加強對中企投資的審查,自去年以來美國已經拒絕了多起中企的收購。比如,特朗普去年禁止了具有中資背景、位於加州的「峽谷橋資本」(Canyon Bridge Capital Partners)收購美國晶片製造商萊迪思半導體(Lattice Semiconductor Corp)。此外,近兩年來,美國還抓捕了多名替中共盜取科技公司商業秘密的員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