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3月以來,金融界資本圈的矚目事件,除了安邦吳小暉案已近尾聲,就是葉簡明主持的中國華信能源集團風波驟起。

步安邦吳小輝後塵的華信葉簡明,也引發同樣的輿論關注,除了身分之謎外,其網羅福建、上海等地官員下海,以及黨政軍退休要員擔任高管的後台背景也是一個謎。

而在葉簡明和華信引發的所有謎團當中,可以說最讓外界難以想像的,是在高門檻、高壟斷的能源領域,民營的華信不但快速而又看似不費工夫的取得一席之地,甚至搶了「三桶油」的地盤。

為甚麼說華信在能源尤其是石油系統的發展讓人感到不可思議,這可藉由已被大陸媒體報道局部披露的幾個例子來稍微說明。

如重慶加油站的行業經營權,被曝最大控盤人是羅韶宇所代表的羅氏家族。重慶坊間皆知,這個羅韶宇就是羅幹的侄子,羅幹外界都知道的背景,是在政法和石油系統,都是周永康的前任。

四川被曝同樣情況,國企中石油等加油站的授權,落入一人之手,即周永康的兒子周濱,周濱更多是轉讓授權牌照,轉手之間獲利以億計。

此外,河南副省長、洛陽市委書記陳雪楓的案外案,即陳雪楓的大部份受賄行為發生在他主持永城煤電集團、河南煤化集團期間,如在他執掌河南煤化集團時,為了力求快速擴張,曾從周永康之子周濱手中買了一塊新疆的煤田。

上述以及更多這裏省略的例子,說明一個簡單事實,就連地方政府及國有企業都必須買「石油幫」羅幹、周永康家族的帳,石油領域及其相關利益地盤,實在不是等閒人可以隨便插手插足的。

可以類推的是,短短十幾年在石油行業風生水起的華信葉簡明,其後面應該也有相等於「石油幫」的背景人物,才能讓一家民營油商在此領域的不可能變成可能。

這裏僅以華信一宗A股舉牌案為例, 看可以連帶出甚麼背景人物。

據2014年2月9日中化國際公告稱,截至2014年1月29日收市,上海華信石油集團有限公司(華信石油)持有6410.71萬股公司股票;上海華信石油集團國際貿易有限公司(華信國貿)持有4005.29萬股公司股票。

據工商資料,華信國貿是華信石油的全資子公司,所以為一致行動人的這兩公司,合計持有中化國際股權5.0004%,已觸舉牌「紅線」。

而華信國貿、華信石油間接、直接的母公司都是華信,也就是這起股權收購雖然碰觸監管紅線,但還是讓民企華信成功參股央企「中化國際」。

中化國際的實際控股人,是通過「中化股份」間接持股的「中化集團」。能源行業分析人士,能源石油行業中,民企傍國企的情況很普遍,但參股卻非常少見。

更令人驚奇的是華信精準的舉牌時間。華信參股后,2014年7月,中化集團獨資建設、坐落於「一帶一路」重要節點城市泉州的「中化泉州石化」建成投產,也使中化成為了繼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之後第四家擁有獨資千萬噸級大型煉廠的央企。明顯的是,華信5%的持股比例,已能達到與中化系業務合作的層面。

中化集團近年登上國際版面,是2015年8月12日震驚中外被傳是針對習近平的天津大爆炸,其禍首瑞海公司的董事和幕後金主被指都有中化背景。

而中化集團2004年迄今的集團副總裁張志銀,於2009年9月起主管中化集團石油中心,兼任「中化股份」副總經理、「中化泉州石化」副董事長等多項集團要職。在政壇,張志銀最引人注目的身分是曾慶紅的秘書。

就像傳銷直銷組織的金字塔架構,每一層可知在其以下的所有下線,但以上的上線最多只能知道一個。資本圈內有言,很多大鱷以為自己攀上了權貴,殊不知是「被攀上」,不少白手套其實不知道自己是誰的白手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