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商人或媒體近一兩年有個迷思,誤以為中國大陸電子付費加上人臉辨識好先進。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曾建元指出,大陸人民使用電子支付看起來很便利,同時他的財產、銀行資料、金錢往來都在政府掌控之中,享受方便之餘,卻忘了活在監控當中,付出更大代價。

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曾建元指出,大陸人民使用電子支付看起來很便利,卻忘了早已活在監控當中,得付出更大代價。(AFP/Getty Images)
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曾建元指出,大陸人民使用電子支付看起來很便利,卻忘了早已活在監控當中,得付出更大代價。(AFP/Getty Images)

淡江大學整合戰略科技中心執行長蘇紫雲表示,台灣商人或媒體都只看到中國付費系統科技先進的表象,殊不知中共的電子付費結合人臉辨視、虹膜辨識等生物資料庫,是藉由商業包裝監控系統,讓民眾的抵抗與警覺性降到最低。

蘇紫雲說,人臉、虹膜、指紋辨識等技術各國都做得到,台灣、美國、日本資訊技術絕對不會輸給中共,不做的差別在於自由民主國家的公權力與私隱之間有界限,會很謹慎處理,之前台灣海關說要做指紋辨識,在國內就引發爭議。

另一個反指標是日本。日本的資訊技術被世界公認先進,可是信用卡消費卻是全球倒數前三名,信用卡與電子商務付費系統使用率偏低,僅佔16%,因為日本民眾講求私隱,喜歡用現金交易,不喜歡留下電子消費紀錄。

日本的資訊技術被世界公認先進,信用卡與電子商務付費系統使用率卻僅佔16%,因為日本民眾講求私隱,喜歡用現金交易,不喜歡留下電子消費紀錄。圖為示意圖。(AFP)
日本的資訊技術被世界公認先進,信用卡與電子商務付費系統使用率卻僅佔16%,因為日本民眾講求私隱,喜歡用現金交易,不喜歡留下電子消費紀錄。圖為示意圖。(AFP)

諮詢公司統計:中共監視器逾1.76億部

蘇紫雲表示,淘寶網開始使用支付寶,到台灣目前跟進的一些系統,以及最早的代支付系統歐洲PayPal,比較不會牽扯到個人私隱。最恐怖、最需謹慎的是付費系統結合虹膜、人臉辨識等生物資料庫,這部份與數位倫理有關,自由民主國家比較不必擔心違背數位倫理,中共卻完全沒有數位倫理可言。中共目前正在建立大數據監控系統,對人民威脅蠻高的。

除了虹膜辨識、DNA資料庫,蘇紫雲說,聲紋辨識讓監控更加天羅地網。聲紋辨識結合街道監視系統、裝上麥克風,中共現在號稱監視率達93%,而且可以濾除背景噪音,人臉辨識如果被遮蔽,或景像取樣不好時,聲紋立刻作為輔助。人臉與聲紋結合讓辨識準確率接近99.8%,中共可以很輕易掌握民眾的一舉一動。

中國透過遍布的監視器,捕捉路人的臉部資訊以監控公眾行為。(BEHROUZ MEHRI/AFP/Getty Images)
中國透過遍布的監視器,捕捉路人的臉部資訊以監控公眾行為。(BEHROUZ MEHRI/AFP/Getty Images)

據美國諮詢公司統計,中國大陸監控系統約有1億7,600萬部監視器,蘇紫雲表示,從中共每年維穩經費高於國防預算來看,1億多部只是起碼的消費,之後依人口比例可能會增到4億部密度。監控系統在倫敦原本是用來反恐,人臉辨識、聲紋辨識只把可疑的恐怖份子生物資料輸入做比對,不會針對一般民眾,但中共卻拿來蒐集一般民眾的資料,是自由國家不會准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