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佔據世界各國媒體版面的話題,莫過於中美貿易戰。3月22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了一份針對中國「經濟侵略」(China' s economic aggression)的總統備忘錄,在網上掀起萬丈波瀾,褒貶不一,後果被渲染得很嚴重。但只要觀察到美國工商界的反應,考慮備忘錄簽署後還有60天磋商期,就會明白其中斡旋空間比較大。

美中兩國各自亮出甚麼牌?

這份備忘錄瞄準的主要是《中國製造2025》確定的關鍵戰略領域。該方案中確定的10個領域是:先進信息技術產品;自動化機床和機械人;航空航天裝備;海洋工程裝備;現代軌道交通裝備;電動和其它新能源車輛;電力裝備;農業機械裝備;新材料;生物醫藥和其它高性能醫療器械等等,涉及年度進口額高達600億美元。

中國在人工智能、機械化、量子電腦等方面,都與美國產生競爭,涉及到美國的國家與軍事安全。鑑於中國在盜竊知識產權方面臭名昭著,美國還加大力度阻止中資進入美國的戰略行業,打擊中國盜竊知識產權。

中國手中的牌不多,針對美國要對中國進口商品徵收關稅的計劃,北京宣佈的報復措施是:將對128種、總計30億美元的美國產品加徵關稅,其中包括水果、乾果、葡萄酒和豬肉等——2017年中國從美進口的這些產品總值30億,總盤是美國開出的1/20。除此之外,中國外交部還聲稱「將嚴肅對待美國採取的任何行動」,提到 「中國是美國飛機和大豆的第一大出口市場,也是汽車和棉花的第二大出口市場」,威脅將選擇波音(Boeing)飛機和美國大豆等作為潛在還擊目標。

在2017年美國對華出口的商品中,大豆在單項產品中居第二位,總值為140億美元。英國《金融時報》文章認為,大豆是一項具有政治意義的產品,因為美國的大豆產區是搖擺州,在2016年大選中支持了特朗普。中國官方也認為,近年來不斷被巴西奪走市場份額的美國大豆農場主們尤為擔憂。許多美國農業人口已因大宗商品價格下跌而受損,即使對華出口額下降10%,也可能給他們帶來痛苦。

美國商界的反對聲音

特朗普總統責成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在15天之內列出一份擬加徵關稅的中國產品清單,之後將就該清單徵求公眾意見,並給財政部60天時間制定限制中國以投資方式獲取美國技術的具體措施。為減少阻力,美國官員表示,很多消費電子產品都不會被列入清單中,比如iPhone。

但是,真正的阻力來自利益相關的各行業協會、巨型跨國公司,比如蘋果等依賴中國零部件供應鏈的廠商,以及在華府勢力很大的美國政界以及各種智囊機構的親中勢力。

目前,已有不少美國商界組織以各種形式表示,對中國產品加徵關稅將適得其反。美國全國商會(U.S.Chamber of Commerce)是世界上最大的商業聯合會,代表超過300萬個企業和地方商會、行業協會。該商會已經發表聲明:關稅可能會導致破壞性的貿易戰,這將對美國經濟增長和就業市場造成嚴重後果。如果美國政府繼續這個計劃,美國消費者、企業、農民和大農場主的生活將會面臨風險。華南美國商會是美國全國商會會員,旗下有2,300多家企業及個人會員,還特別單獨發表聲明,反對向中國大規模加徵關稅。先後表態反對的還有美國零售聯合會(National Retail Federation)、全國製造商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Manufacturers) 、信息技術產業理事會(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dustry Council)等。

農業行業組織「農場主支持自由貿易」(Farmers for Free Trade) 執行總監Brian Kuehl表示,加徵關稅將會「把一個靶子放在美國農民的背上」,「考慮到中國是美國農民和大型農場主的第二大出口市場,報復帶來的痛可能十分厲害。」

除此之外,反對聲音當中還包括不少經濟學家,例如201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美國著名經濟學家托馬斯薩金特、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高級研究員Nicholas R. Lardy等。

必將出陣的「擁抱熊貓派」

中國在這60天內,會充份利用多年培養的「中國人民的好朋友」——中、美關係中的「擁抱熊貓派」,通過各種管道游說白宮。在美國對華外交中,這是一支舉足輕重的力量,其中,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National Committee on United States - China Relations)是其核心支柱,該委員會的成員大都在美國歷屆政府中任過要職,卸任公職後,不少人進入各種智囊機構與「K街游說團隊」。前國務卿基辛格是其領軍人物,他創辦的基辛格顧問公司(Kissinger Associates, Inc.)更是大佬雲集,前駐華大使芮效儉、前國務卿伊格爾伯格等人都在該公司供職。

無論是布殊還是奧巴馬主掌白宮,「擁抱熊貓派」對美中關係都有很大的影響力。在中美關係的關鍵時刻,經常能扭轉美中關係方向。

特朗普的目的究竟是甚麼?

特朗普對中國實施懲罰性關稅,完全是合理的,因為貿易戰的始作俑者確實是中國而不是美國。自從中國加入WTO以後,國際社會多了一個行為不良的經濟夥伴,利用狡猾加無賴的方式鑽規則的空子,一點一點地逐步改變了國際經濟秩序。基於經典貿易比較優勢理論假設建立的WTO規則,完全不能有效懲罰中國踐踏秩序的行為。

在特朗普之前,布殊與奧巴馬都曾聲言要與中國打貿易戰,但最後在商界及「擁抱熊貓派」的游說之下都淺嘗輒止。特朗普在簽署備忘錄的當天發表講話稱,此舉是為了兌現他的競選承諾(讓美國重新偉大)。在他看來,全球性產能過剩以及不公平的貿易行為嚴重損害美國的國家安全,而美國希望構建公平、互惠的貿易環境。從特朗普懲罰性關稅的打擊的目標來看,他確實在考慮美國的長遠利益。

不少中國專家發出疑問:特朗普的備忘錄究竟是談判策略還是真要打一場貿易戰?我認為,特朗普確實準備打一場很有針對性且講究策略的對華貿易戰,針對中國《中國製造2025》中確定的關鍵戰略領域,目標是保護美國國家安全。但特朗普講究技巧:

一、特朗普「宣戰」之時正逢習近平最虛弱之日。對於習近平來說,這時剛在「兩會」期間將中共「家務」表面擺平,接下來對內要應付障礙重重的黨政體制重構,對外要應付各種對其「登基稱帝」的批判;中、美貿易戰開啟,最高興的當然是他那些政敵們,這些政敵會利用各種利差消息給他施加壓力。已經有人賦予這場貿易戰「重大政治任務」,預言貿易戰將讓北京領教不可承受之重,最後導致中共政權垮台。

二、特朗普為了北韓的無核化,甘冒風險要與金正恩會晤,日期暫定在5月前的某一天,並為此重新任命了國務卿。金正恩是個充滿了不確定性的人,美國政界、輿論都不看好這次「特金會」。特朗普選在這時對華發起貿易戰,給出「60天磋商時間」,目的在於阻止中國背後搗鬼。深諳談判策略的特朗普,在簽署備忘錄之後給出磋商期,既為中、美雙方避免貿易戰升級提供了一個談判機會,也為「特金會」減少了外部變數。但中國出手更快,3月25日金正恩半秘密出訪中國,無異向中國表態,北韓無意放棄其與中國的關係。這次會晤增加了金正恩在「特金會」上的籌碼。

這次貿易戰開打,結果必是中國忍痛讓美國剪點羊毛;但美國也休想完全達到目的。讓美國無法達到全部目的之力量,並非中國,而是美國國內的商界與「擁抱熊貓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