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4月4日表示,擬對原產於美國的大豆等商品加徵25%的關稅,有港媒認為,對大豆加稅可能成為中國通脹不能承受之重。

4月3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宣佈擬對1,333項,價值約500億美元中國制產品徵收25%的關稅,涉及鋼鐵合金、航空航天、衛星等行業。

4月4日,中共宣佈,擬對原產於美國的大豆、玉米、牛肉等106項商品加徵25%的等量關稅。

在中共加徵的關稅商品中,大豆成為引人關注的商品,因為中國大豆消費主要依靠進口,一旦對美國進口大豆加徵關稅,將會造成大陸大豆價格上漲30%,並引發連鎖反應。

據《香港經濟日報》4月4日報道,招商證券謝亞軒團隊認為,中共此舉恐要付出代價,如果大豆價格上漲30%,將額外拉動CPI同比上漲0.5個百分點,顯著抬升中國通脹壓力,壓縮中國貨幣政策的操作空間,可能對年內資本市場表現與大類資產配置策略帶來變數。

因為大豆壓榨出的豆油可以食用,也可以作為生物燃料;大豆可以製成中國人喜歡的豆腐等豆製品食品;大豆榨油之後可以產出豆粕,而豆粕是生豬養殖等肉禽養殖業的重要飼料成分。

招商證券認為,如果僅考慮這三個因素的影響,可以初步判斷CPI中與大豆相關的細項分別包括了糧食、食用油以及豬肉禽肉類等,而這三項在CPI中的累計權重達到約7.5%。

報告稱,在大豆價格上漲5%、10%、20%、30%的情況下,將額外拉動CPI同比上漲0.08、0.17、0.33、0.50個百分點,這將顯著抬升中國通脹壓力。

據國泰君安期貨農業研究員的報告顯示,2017年中國大豆產量僅1500萬噸左右,但消費量超過110,00萬噸,而且消費量還在不斷增加,美國大豆僅次於巴西,位居進口第二,單計2017年中國就從美國進口大豆3286萬噸,在約9600萬噸總進口量中佔比為34%。另一大進口來源地巴西的佔比約為41%。大豆是全球市場接近供需平衡的商品之一。假設中美貿易摩擦進一步升級導致來自美國的大豆進口量減少,那麼通過巴西等其它國家進行補償的可能性也很低。

凱投宏觀的首席亞洲經濟學家Mark Williams也表示:「除了美國之外,全球其它地方沒有足夠的大豆滿足中國的需求。」

招商證券認為,即使不考慮運輸等基礎設施的建設問題,事實上目前中國已經消耗了巴西大豆產量的33%、大豆出口量的61%,進一步提升的空間並不大。所以,中共加徵大豆關稅,美國「受傷」或有限,中共卻要面對大問題。

另據《路透》報道,美國大豆出口委員會(US Soybean Export Council)駐中國辦事處主管張小平在中共說要加徵美國大豆關稅之後表示,美國大豆被徵收關稅「令人遺憾」,這種報復手段「不會解決貿易不平衡問題」。

張小平表示,美國大豆行業早已經預料到此舉,但儘管有額外的關稅,如果市場有需求,中國仍會繼續購買美國大豆。

大陸豬飼料供應商天津天驕集團主席孫超說,美國大豆滿足中國農民10月份到2月份之間的需求,這個期間南美莊稼還在生長。所以「美國供應是不可取代的」。